上海遺憾


 

余創豪

還有一個小時,要乘坐的飛機就要離開上海,計程車飛快地趕往機場。

在上海行程匆匆,未免有走馬看花的遺憾。在上海,自已最想參觀而又沒有去過的地方,是抗戰時中國八百壯士死守四個月的四行倉庫,那時日本侵略軍以優勢兵力席捲上海,謝晉元團長率領部下退守四行倉庫,在孤立無援下擊退日軍六次進攻,逼使對方三易其帥。

司馬遷撰寫【屈原賈生列傳】以表揚其忠烈,他說:「觀其自沈處,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意思是:在屈原投江的地方憑弔,未曾沒有不流淚,而且很想親自認識屈原的為人。同樣道理,我十分渴望親身到四行倉庫,憑弔謝晉元團長和八百壯士。

唉!可惜此行未能遂願,我對太太說:「不知道四行倉庫在那堜O?」太太攤出雙手,示意不知道,計程車司機突然插口:「四行倉庫在河北岸。」我興奮地說:「那裡現在是歷史博物館嗎?」司機搖頭道:「現在四行倉庫是傢俱店和保齡球場,不過在牆上還有一個小小的標示,說明那奡翱O戰場。」

我的心不禁涼了一大截,即使自己有機會到四行倉庫一遊,難道我對著傢俱和保齡球憑弔,會感動得「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嗎?」


薄霧中的上海外灘


不過,看來這位司機懂得不少地方,於是我順口問他:「長城喜峰口在那堙H就是張自忠將軍跟日本鬼子作戰的喜峰口。」我和太太遊覽北京時,只到過萬里長城的居庸關。其實自己最想去的是喜峰口,因為那堨蝚O先賢先烈灑熱血、拋頭顱之地。

司機不假思索就回答:「喜峰口在潘家口和景忠山附近。在北京和上海都有街道名叫自忠路,那當然是為了紀念張自忠。不過,除了張自忠之外,宋哲元、馮志安、趙登禹…都先後帶兵在喜峰口抗敵。」當司機提起一位又一位中國名將的名字時,本來冷卻的心,忽然間又火熱起來。令我動容者又豈止是昔日的民族英雄?眼前這位司機的歷史地理知識,亦令我欽佩萬分。

車子到達機場後,太太說:「那司機真不簡單!很多華人受過不少教育,卻不知道四行倉庫和喜峰口是何地,更不知道謝晉元、張自忠、宋哲元是何許人也。」

我的思緒仍然浸潤在歷史長河裡,我沈默了一會,跟著輕聲說:「有些人表示:俱往矣!俱往矣!是非成敗轉頭空,又何必再撕開歷史的傷口?」我頓了一頓,接著說:「無論如何,下次再到上海,我一定會參觀四行倉庫,那管它己變成傢俱店和保齡球場。」

這時揚聲器作出廣播:「日本航空公司二八二號班機,現在開始安排乘客登機。」太太說:「我們上機吧!機上有你最喜歡喝的綠茶。」

2001.2.8

 

後記:筆者在二零零八年重遊上海,旅遊車經過自忠路,可惜沒有機會下車拍照留念。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