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文化無相神功

 
 

余創豪

 


為什麼差勁學生認為自己天資聰穎?

筆者在澳門讀大學時,許多在美加國家留學歸來的教授都不約而同地指出:中國學生習慣了單向式的聽書,在討論時整個班房鴉雀無聲,這跟外國的學習文化大相逕庭,例如美國學生喜歡探索新觀點、挑戰老師的權威,這風氣是發明大國的人力礦藏。世事沒有絕對,經過多年的體驗之後,筆者對這種學習文化有所保留,為什麼呢?

一九九九年,兩位研究人格心理學與社會心理學的美國學者,經過資料搜集之後,發現了一種有趣的學生文化:那就是有時候自我形象與實際能力存在著很大差距,成績好的學生固然認為自己學習表現優良,成績平庸的則認為自己一般而已,那麼成績差勁的學生呢?他們也認為自己天資聰穎、所向無敵,其自信心與好學生不相伯仲。筆者教書時常常碰上這類有霸氣而無霸才的學生,有些美國學生甚至連英文也寫不通,卻認為自己非要拿甲級成績不可。起初我以為自己運氣不好,奇難雜症不成比例地在我身上堆過來,後來看了那兩位心理學家的著作,才明白這是普遍問題。

那麼,這些學生膨脹的自信心從何而來呢?那兩位心理學家沒有圓滿解釋,但根據筆者的觀察,那些人的自信心是從多說話而來的,由小學、中學、大學,至研究院,美國學習文化都鼓勵人多發表意見,儘管那些意見無的放矢、穿鑿附會,無論如何,善於辭令者會得到種種有形無形的獎賞。

無相神功令人成為各式各樣的專家

這種獎勵制度延伸到學校以外,在工作上往往能夠平步青雲、扶搖直上的人,並不是具有實質工作能力的耕耘者,而是說話天花龍鳳的空心樹。在金庸小說【天龍八部】堶情A一位名叫鳩摩智的高手,懂得一種稱為「無相神功」的武術,即使鳩摩智完全不懂得其他們派的武功,他可以模仿得十分神似,好像已經具有幾十年功力。許多美國人都是「無相神功」的高手,曾經有人這樣形容尼克遜總統:只要幕僚花十分鐘對他扼要地介紹某個課題,之後他便可以就著這個題目高談闊論一個小時,彷彿自己就是這範疇的專家;在筆者經驗堶情A與美國人或者受美式教育的人談起歷史,他們會突然之間變了歷史學家,談起政治,便變成了政治學家,提及電腦,便搖身一變,好像是比爾蓋茲的化身。在開會時,未曾發表過半篇學術論文的同事,會煞有介事地教訓我應該怎樣設計研究計畫;在課室中,連基本概念都未曾掌握的學生,會以大師口吻批評這個、批評那個

後現代文化與互聯網文化有責任嗎?

有人將這種文化現象歸咎於「後現代文化」,因為後現代文化的特徵就是質疑權威、鼓吹多元,不過,筆者懷疑到底有幾人真的了解後現代文化是什麼,其實,許多「無相神功」的高手並不是反對任何權威,而是認定自己就是權威;他們並不是鼓吹多元、開放,而是認為自己一元的見解就是最絕對。

有人認為這文化現象與「互聯網第二版文化」(Web 2.0 culture)有關,因為 wiki、部落格、youtube大行其道,所以現在任何人都可以變成作者、變成製片人,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放言高論而建立自信,不過,無相神功的現象遠在互聯網第二版之前已經出現,充其量我們只能說互聯網第二版強化了這種趨勢。

包拗頸文化與狗咬人不是新聞

我認為語言學家黛博拉坦南(Deborah Tannen)的一本書名,準確地表達出美國當今的文化病徵:「包拗頸文化」(Argument culture)。坦南指出:美國文化推崇自由奔放、鼓吹個性發展、獎勵創意更新,沒有爭論便彷彿失去整個文化的活力,有一次坦南與詩人羅勃布萊(Robert Bly)舉辦過一個座談會,記者蜂擁而至,期望這兩位著名學者會唇槍舌劍,誰不知道他們溫和地交換意見,而且在很多課題上同意對方,記者感到很失望,他們認為若果沒有針鋒相對的爭論,便沒有什麼值得報導,這就是所謂「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

坦南亦批評學術界的審稿制度,按照常規,所有投給學術期刊的文章都要經過熟悉那題目的專家審核,通常那些審核者老實不客氣,什麼尖酸刻薄的話都可以說出來,任何文章都可以找出一大堆毛病。筆者領教過這種審稿制度,幸運的話,往往一篇文章要經過五六次修改,拖延一年半載才可以面世,不幸的話,文章會埋地三尺、永遠不見天日。這也難怪,若果那些審稿人沒有批評、沒有找出文章的缺點,便不會顯得自己見解精闢、眼光獨到。

這種包拗頸風氣並非只影響傳媒或者學術期刊,美國許多政治社會經濟問題已經迫近眉睫,例如燃油危機、社會安全保障陷於破產、醫療費用直線上升、學生程度不斷下降 ,許多耍出「無相神功」的「專家」仍然喋喋不休地爭論,最後不是原地踏步,便是進一步、退兩步,以提高學生程度為例,幾年前聯邦政府提出「有教無類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筆者專業之一是心理測量學(psychometrics),於是嘗試幫助一些學校改善考核學生的方法,在這過程中,幾乎所有參與者都忽然變成了心理測量學家,每個人都不贊成其他人的做法、或者陽奉陰違,幾年之後,結果一事無成。中國俗語有云:「少說話,多做事。」美國文化卻鼓勵相反的走向:「多說話,少做事。」

理想的總統候選人

今年是總統大選年,麥凱恩、奧巴馬都說出一大堆偉論,假若其中一位候選人說出類似以下的一番話,我不但會投他一票,而且會義不容辭地為他拉票:「在能源問題上,對方候選人所提出的幾點方案,其中兩點我十分同意,我認為這是可行的。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對方的見解也不無道理,我會以之為參考,有可能修訂原本的政策。在次級按揭危機上,坦白說,我並不是經濟學家,我的智囊團亦沒有這方面的專家,所以暫時並沒有一套有效方案,我不打算浪費時間跟人爭論自己一無所知的題目。現在氣候變化這問題極之嚴重,我們沒有時間再爭論十年,我們必須在短期內提出相應措施。」我恐怕這候選人在夢中才會遇見。

2008.9.1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