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長期沉睡者、有用的儍瓜,




 
說到玉石俱焚、無限制戰爭

 

電話喚醒長期沉睡者

筆者並沒有修讀過政治學,亦沒有受過軍事訓練,卻偏偏喜歡討論世界大事、全球戰略。今天我又要通過回顧歷史去檢討當前世局,我打算探討這個問題:到底冷戰歷史對今天的恐怖主義有什麼意義呢?外行人往往倚靠報紙雜誌的材料,我更加糟糕,我的資料來源是電影。一九七七年,銀壇鐵漢查理士布朗臣主演了一齣關於美蘇冷戰的電影,名字是【電話】,故事內容是關於在一九六二年古巴飛彈危機之後,蘇聯安插了一批間諜在美國,他們經過洗腦之後,完全忘記了自己本來是蘇聯人的身分,這批假扮美國人的俄羅斯人長期生活在美國,但一旦接到包含著某個特殊信號的電話之後,便會突然甦醒過來,跟著去執行任務,摧毀美國的軍事設施。

這故事聽起來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華裔英國作家張戎在自己一本近著堶情A詳細地鋪陳歷史資料,指出蘇聯和其盟友怎樣巧妙地安插「長期沉睡者」(long term sleeper)到敵人的軍政核心,這些真實的長期沉睡者並不像【電話】中的間諜,神祕得連自己本來是誰也不知道,但他們可以十幾年來有意識地隱藏自己真正身分,在鬥爭的緊要關頭中突然露出真面目,結果起了扭轉戰果的作用。

在國共內戰期間,國民黨高級將領劉斐在南京指揮徐蚌會戰,其實他是長期沉睡者,把國軍機密傳送到共軍手上,中國易幟之後,劉為章當了人民共和國水利部長,政協副主席等職位。反右運動時他遭受批判,毛澤東為他辯護:「其實今天我們能夠解放全國,劉斐同志是立下了大大的功勞的,因為他曾經冒了非常大的危險,勇敢的把國民黨所有的軍事作戰計畫,通通供給了我們,我們才能按原定計畫把國民黨打垮。」

筆者一位朋友的弟弟在越南戰爭時期於南越軍隊中服役,他在指揮部負責傳遞訊息,一九七五年戰事吃緊之際,指揮部偵測到北越軍隊的行蹤,他馬上傳呼空軍去轟炸敵人,但是所有飛行縱隊不是說沒有飛行員,就是說沒有燃料,他意識到自己空軍已經被對方滲透,在取勝無望之下便乾脆逃離指揮部。

有用的儍瓜扯人後腿

除了「長期沉睡者」之外,蘇聯集團還有另一批人,在敵人後方幫忙自己,這些人並不是直接受命於蘇聯,但在長期的宣傳底下,有些生活在資本主義下的知識分子接受了社會主義,或者對市場經濟、美國政府極為不滿,於是乎在言論上不斷扯西方陣營的後腿,右派人士稱他們為「有用的儍瓜」(Useful idiots),據云這句話是列寧利用西方記者和知識分子為蘇聯宣傳時說的,但並無歷史文獻証明這句話確實出自列寧。

這個詞語現在已經有點被濫用,例如美國右派作家卡倫(Mona Charen)甚至乎將前副總統戈爾、前國務卿歐布萊特 ( Madeleine Albright ) 女士都列入「有用的儍瓜」之列,歐布萊特本來是捷克人,她舉家就是為了逃避蘇聯控制的捷克極權政府而流亡到美國。不過,單單是為了爭論誰是「有用的儍瓜」,美國內部社會已經陷於分裂,蘇聯集團的宣傳戰可謂湊效。

「長期沉睡者」、「有用的儍瓜」之所以能夠成為有效的武器,是基於一個大前提:對方是一個相對地開放的社會。即使是右派的專制政體,在經濟、文化和其他層面都會保留著人民活動的空間,這些空間便成為了滲透、顛覆的渠道。

反投射與清算異己

以鬥爭的角度而言,蘇聯的那一套的確高明,但這種鬥爭方法培養出來的心態,也令他們自掘墳墓。蘇聯和其盟友政權都有一個特徵: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大規模清算自己人,說中間有特務和不忠誠分子,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所謂抓特務無非是排除異己的藉口,但從心理學角度來看,這是一種「反投射」,那些鬥爭專家可能會這樣想:既然自己可以派遣大批「長期沉睡者」到達對方心腹之地,人家亦可能「以彼之道,還施己身」,為了心安,他們情願殺錯一百個無辜者,也不願意放過一個真正的特務。這種無了期的清算、批鬥,令自己喪失大量精英和摧毀了健康經濟體系的本錢: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日裔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指出:戰後的日本和德國在經濟上比法國和義大利更有效率,是因為前兩者國民比後兩者更加能互相信任,在經濟活動中較少需要政府的干預。

此外,蘇聯集團深知道開放系統會出現「有用的儍瓜」,目睹對方被「有用的儍瓜」自亂陣腳的時候,他們就更加要封鎖資訊、篏制言論,但這種短暫有用的鬥爭哲學,卻不利於長線的經濟發展,在講求高科技的經濟中,創意、個體自由之重要性,已經是不需贅說的常識。

史太林作法自斃

史太林一生培養了大量「長期沉睡者」、「有用的儍瓜」,但亦可能因此而造就了自己多疑的性格,在統治期間他處死、監禁了幾千萬人。史太林之死因一直是歷史懸謎,一九五三年一個晚上,他昏倒在地十多個小時而無人理會,有些歷史學家認為這是由於史太林清算了太多人,所以其身邊的人,包括了特務頭子貝利亞,故意讓史太林延醫暴斃,免至自己成為下一個清算對象。有人則認為:這無非是史太林近身侍衛害怕得罪這位喜怒無常的獨裁者,故此明知道有事發生也不敢衝入史太林的私人地方。史太林被抬上床之後,群醫束手無策,因為史太林曾經清算了許多蘇聯境內的猶太人,包括有經驗的猶太人醫生。無論史太林是被刻意延醫,還是侍衛恐懼動輒得咎,史太林可算是作法自斃。

簡單地說,蘇聯戰略成功之處,亦埋下了自己覆滅的種子。一九四零年代美國外交官和歷史學家肯南(George Kennan)提出了極有遠見的「圍堵政策」(Containment),以對付蘇聯的擴張主義,圍堵政策只限制蘇聯的影響力,長遠來說,蘇聯的倒行逆施必定會令自己崩潰。可惜,後來的美國總統卻把注意力集中在軍事行動,肯南批評這是完全曲解了圍堵政策的精神。

冷戰和恐怖主義之戰的共通點

冷戰和恐怖主義之戰有兩個共通點:第一,真正的交鋒並不在於飛機對大炮的大會戰;第二,蘇聯集團和伊斯蘭極端分子有效的鬥爭方法,亦必將會導致自己的敗亡。

要明白伊斯蘭極端分子的鬥爭手段怎樣厲害,便要從歷史中找出對照。今年是匈牙利起義的五十周年紀念,一九五六年蘇聯坦克駛入匈牙利,無情地鎮壓匈牙利人反抗蘇聯扶植的傀儡政府,在短短十 二日之間蘇聯已經控制了局勢,蘇軍損失了七百人,二千五百名匈牙利人被殺,二萬六千人被捕,其中一千二百人後來被處決,之後二十萬匈牙利人逃亡到美國。

一九六八年捷克爆發了反蘇的「布拉格之春」,蘇聯和華沙公約國軍隊進入捷克,七十二名捷克人被殺之後,幾天之後布拉格之春變成了布拉格之冬。

反觀今天的阿富汗和伊垃克,塔拉班和伊垃克武裝分子比匈牙利人、捷克人頑強何止千萬倍!蘇軍在捷克、匈牙利只需幾天至十幾天就可以完成任務,美軍在伊垃克、阿富汗卻陷於困境,暴力事件無日無之,撤軍時間表遙遙無期。

玉石俱焚、無限制戰爭

跟東歐的抗蘇分子很不一樣,伊斯蘭極端派有兩種令人頭痛兼心寒的武器,第一,玉石俱焚的自殺式襲擊;第二,不分青紅皂白的無限制戰爭。以常規戰爭的方法面對這種非傳統戰爭,實在難以取勝。但這情況仍然有樂觀的一面,但好像安插「長期沉睡者」、「有用的儍瓜」會導致內部永無休止的清算和洗腦,玉石俱焚、無限制戰爭會帶來短線的軍事效益,但這種不惜一切摧毀敵人的仇恨、濫殺無辜的偏執,到頭來伊斯蘭極端派連自己人亦會仇視而變成互相傾輒,上面提過,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一個健康經濟體系的重要條件,其實,除了經濟效益,由信任別人而產生安全感,可以說是整個社會能夠正常操作的必須條件。

十九世紀土耳其莫圖曼帝國的蘇丹王鴨都哈密(Abdul Hamid)公開露面時,必定會攜帶一名小孩在身旁,因為他相信任何稍有良心的刺客,都會顧忌誤中副車而不會下手。可是,有一次駐伊美軍派發糖果予伊拉克兒童,炸彈客竟然在這個時候出手,幾十名兒童成為了幾名美軍的陪葬者。在玉石俱焚與無限制戰爭底下,鴨都哈密對人性的信任是大錯特錯。摧毀伊斯蘭文明的將不會是「霸權主義」、「帝國主義」,而是激進的穆斯林。表面上,捷克人、匈牙利人好像是缺乏戰鬥意志,但正是由於高度自制,捷克、匈牙利在幾十年後得到和平解放。

結語

法國的拿破崙、德國的威廉大帝、希特垃、日本的田中義一、東條英機,在擴張之時並沒有擾亂自己經濟,相反,日本、法蘭西、德國在科技、經濟上都是首屈一指,在軍事層面,也可以說他們初期的軍事勝利令自己貪勝不知輸,最終走上滅亡之路,但是在非軍事層面,他們卻沒有自我毀滅的傾向,故此只有通過打硬仗才可以將他們拉下馬。拿破崙戰爭之後的法蘭西、二次大戰之後的日本、德國,都可以迅速地復原,軍事失敗並不是致命一擊,只要經濟制度、文化精神健在,就可以重新步入常軌。

二次大戰之後,核子武器改變了人類鬥爭形態,它保証了「雙方共同毀滅」(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簡稱 MAD),所以有人戲稱這是最威力巨大、但同是最沒有用的武器,因為一旦核子戰爭爆發,雙方 會同歸於盡,所以無人敢用這種武器。其實,比核子彈更加可怕的「武器」是長期沉睡者、有用的儍瓜、玉石俱焚、無限制戰爭,因為這些策略在短期來說好像十分有效,但用者卻不知道到頭來它們會蠶蝕自己。

2006.11.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