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他們憎恨我們?

東方巴黎與黑色九月的反思

余創豪


「因為他們憎恨自由」

美國總統大選已經塵埃落定,布殊時代將會結束,過去八年來,布殊的言行備受批評,例如在「九一一」之後,布殊向公眾解釋為什麼美國會受到襲擊時這樣說:「為什麼他們憎恨我們?因為他們憎恨自由。」這兩句話令布殊成為眾矢之的,批評者認為布殊將問題過於簡化,掩飾了美國政府過去中東政策的錯誤。

布殊是含著金湯匙出世的富家子弟,有趣的是,一位曾經飽受戰火和恐怖主義摧殘的黎巴嫩女作家,卻表達出與布殊類似的觀點,她就是【因為他們憎恨】一書的作者加栢列(Brigitte Gabriel)。加栢列是黎巴嫩的基督徒,青少年時期在黎巴嫩基督徒與伊斯蘭教徒內戰中度過,後來移民到美國。她不客氣地稱呼恐怖分子、巴勒斯坦民兵、穆斯林極端主義者為「伊斯蘭法西斯主義分子」,她說:「為什麼他們憎恨我們?因為他們憎恨多元化和自由,他們希望全世界只有一種聲音。」這篇文章並不是要為布殊辯護,加栢列的觀點亦未必絕對正確,但無論如何,加栢列基於親身經歷的反思,值得我們咀嚼細味。

「因為我們是不信者」

加栢列在書中陳述了黎巴嫩的歷史,與及自己本來天真無邪的童年生活,怎樣一夜之間變成了地獄旅程。一次大戰之前,黎巴嫩屬於土耳其鄂圖曼帝國的領土,土耳其戰敗後,黎巴嫩由法國接管,二次大戰爆發之後,法國迅速淪陷,一九四三年黎巴嫩宣布獨立,黎巴嫩的人口主要由基督徒與穆斯林組成,一九四三年的協議規定:總統由基督徒擔任,總理則是穆斯林,二戰之後黎巴嫩經濟迅速發展,因為其銀行業蓬勃,所以有「東方瑞士」之美譽,由於旅遊業亦十分發達,故此亦稱為「東方巴黎」。加栢列說基督徒總統掌權的時候,宗教多元化受到尊重,兼且她出生於小康之家,所有她的童年在和諧社會、繁榮經濟下度過。

黎巴嫩人並不屬於阿拉伯族裔,但在文化和語言上則是阿拉伯,一九四八年黎巴嫩參加了圍剿以色列戰爭,阿拉伯聯盟戰敗之後,黎巴嫩收容了大約十萬巴勒斯坦人。第二次巴勒斯坦難民潮則出現在一九六七年六日戰爭之後,第三次是一九七零年約旦驅逐巴勒斯坦人。黎巴嫩本土的穆斯林出生率比基督徒高,再加上三次難民潮,黎巴嫩的人口結構逐漸向伊斯蘭傾斜。

巴勒斯坦人進入了黎巴嫩之後,並沒有遵守向黎巴嫩政府承諾的協議,竟然演變成「國中有國」,巴勒斯坦人與黎巴嫩反基督徒的伊斯蘭民兵、信奉社會主義的左派結成聯盟,巴勒斯坦人與伊斯蘭民兵在貝魯特設立路障截查車輛,發現車上乘客是基督徒便格殺勿論,即使沒有開車上街的基督徒,亦被綁架和謀殺,被肢解的屍體散落在路旁。一九七五年三月幾名身份不明的槍手在一所教堂進行大屠殺,最後基督徒與穆斯林爆發全面內戰,直至一九九零年戰事才宣告結束。

在內戰時期一個寧靜的晚上,加栢列在父母身邊酣睡,突然之間炮聲隆隆,砲彈好像流星雨般落在他們的屋子,整個房子都變成一片火海,加栢列與父母都變成血人,但加栢列的傷勢最嚴重,炮彈碎片分散地插入了她的身體,加栢列的父母馬上將他送到醫院,當時物資匱乏,醫院沒有足夠的麻醉藥,醫生在加栢列的清醒狀態下為她取出碎片,在極度痛苦中加栢列聲嘶力竭地問:「手術還有多久?」醫生回答:「還有十分鐘。」這答案至少重複了五次,到最後她已經筋疲力盡,連叫痛的氣力也沒有。後來証實砲彈是由伊斯蘭民兵打過來的,加栢列問她爸爸:「為什麼他們憎恨我們?」她爸爸悲痛地回答:「因為我們是基督徒,因為我們是不信者(infidels)。」

東方巴黎變成人間地獄

後來以色列與敘利亞相繼介入黎巴嫩內戰,以色列是為了剷除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敘利亞則是為了支持巴解。有一次加栢列的母親在戰火下受了重傷,在黎巴嫩沒有生存希望,於是加栢列將母親送到以色列的醫院,結果她母親死堸k生。在醫院中有各式各樣的傷者,包括了猶太人、巴勒斯坦人、黎巴嫩基督徒、黎巴嫩穆斯林。加栢列目睹一名巴勒斯坦傷者對照顧他的以色列醫護人員說:「我希望你們全部死去,我憎恨你們。」當時加栢列感到震驚,她說:「一個連救命恩人也不會感激的人,是沒有靈魂的!」

通過以色列這高度西化的國家,加栢列開始對西方文化產生好奇,相對之下,她對於深受阿拉伯文化薰陶的黎巴嫩表達批判,因為在阿拉伯文化底下,女性沒有地位。她指出:伊斯蘭法仍然保留著「榮譽殺人」(honor killing)的傳統,女性若被發現不貞潔,儘管不是當事人的錯(例如被強姦),長輩有權將那不潔的女子殺死,目的是保存家族的「榮譽」,有些被指控不貞的女人面臨著兩個選擇:背負著恥辱被自己人殺死、或者成為自殺式炸彈客殺死敵人,許多巴勒斯坦婦女無奈地選擇後者。加栢列憤怒地說:「即使是納粹黨,也不會驅使婦女作自殺式炸彈客。」

加栢列沉痛地說:「在三次難民潮中,我們伸開雙手接納巴勒斯坦人,他們卻把這東方巴黎變成人間地獄。」在任何一場戰爭中,交戰雙方都有平民死傷,有人會指出:在黎巴嫩內戰中,以色列與基督徒民兵都曾經犯下違反人道主義的罪行;加栢列受自身經歷和情緒影響,觀點可能偏頗。不過,加栢列提出的問題,卻不是可以輕易地一筆抹殺:為什麼一群難民會發動和介入收容國的內戰呢?古往今來有無數次難民潮,一九七五年南北越統一之後,越南船民湧向全世界、不丹有十萬難民寄居在尼泊爾與其他亞洲國家、蘇丹達爾富大屠殺亦製造了數以百萬計難民,但有幾多次難民會造成「國中之國」呢?

約旦國中有國

加栢列略略提及一九七零年約旦驅逐巴勒斯坦人,卻語焉不詳,其實,約旦的「黑色九月」事件,根本是黎巴嫩的翻版。一九六七年以色列打敗約旦之後,滯留在約旦的巴勒斯坦人增加至三十萬人,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法塔派竟然在約旦搞出國中有國,他們設置路障檢查站、徵收稅款、拒絕採用約旦政府發出的車牌,甚至乎不承認約旦國王胡辛的統治權,一九六八年胡辛向巴解組織提出了七點和平方案,巴解兩個支派不單只拒絕和平方案,而且宣稱約旦國土是將來巴勒斯坦建國之後的一部分,巴解領袖阿拉法又在電台廣播中呼籲推翻胡辛,一九七零年雙方衝突加深,胡辛遭遇到暗殺威脅,巴解成員在多個國際機場劫持客機,在某次劫機中巴解宣佈約旦一個地區已成為「解放區」,在忍無可忍之下,胡辛派遣軍隊掃蕩巴勒斯坦人,敘利亞馬上出兵支援巴解,情急之下,胡辛要求美國、以色列幫助,美國在越戰中泥足深陷,而以色列與約旦仍然是敵對國家,以色列不可能打正旗號幫助約旦,於是乎以色列空軍在敘利亞面前作「軍事演習」,嚇退了敘利亞軍隊。由於巴勒斯坦人被驅逐的事件發生在一九七零年九月,故此史稱「黑色九月」,其後一支巴勒斯坦恐怖組織命名為「黑色九月」,後來這組織在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運會謀殺了幾名以色列運動員。對照約旦與黎巴嫩,這兩段歷史何等相似!

戴高樂的思想實驗

黎巴嫩又名為「東方巴黎」,那麼筆者就以法國來做一個思想實驗:二次大戰時,法國在幾個星期內淪陷於納粹德國,流亡英國的法國將軍戴高樂宣告誓要光復河山,大批法國人逃亡到英國追隨戴高樂,英國首相邱吉爾給予道義上與物質上的支持。可是,戴高樂卻造成了「國中有國」,法蘭西人信奉天主教,戴高樂與北愛爾蘭的天主教徒結盟,聲言要推翻以聖公會為國教的邱吉爾政府,英國爆發了天主教徒與新教徒的全面內戰,邱吉爾政府陷於劣勢,於是要求對岸的納粹德國援手 ……。歷史當然沒有這樣發生,不過,假如這是真的,歷史會對戴高樂怎樣評價呢?他會被評為反霸權主義、反殖民主義、反帝國主義、追求民族自決的和平鬥士嗎?他會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嗎?

「為什麼他們憎恨我們?」加栢列提供的答案能否令人信服,相信是見仁見智。或者有論者會說:加栢列不應該將所有阿拉伯人、穆斯林當為一個整體看待,巴解組織與蓋達組織是兩個不同的團體,雖然「九一一」之後賓拉丹聲稱自己是為巴勒斯坦人主持正義,但阿拉法並不認同賓拉丹的做法。不過,約旦的「黑色九月」與黎巴嫩內戰這兩段歷史,無疑蘊藏著深刻的問題,無論讀者抱著什麼政治立場,我相信都可以從當中發掘出反思的材料。

2008.11.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