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國慶日談叛徒

 

 

 

余創豪

 

 

為美國革命失去一條腿的阿諾德

在七月四號美利堅國慶日期間,華盛頓、傑佛遜這些開國英雄頻頻出現在不同的美國傳媒當中,不消說,他們享受著無數人的崇敬,而兵敗的英國將領當然無人過問,至於昔年獨立戰爭的叛國者,就更加受人齒冷。

阿諾德(Benedict Arnold)就是一個由英雄淪為「狗熊」的叛徒,他的故事實在令人唏噓不已。阿諾德出生於一七四一年,在二十二歲時已經事業有成,因為他不滿意被英國人剝削,所以毅然投身於革命行列,他眼見所謂革命軍無非是烏合之眾,於是乎不惜奉獻自己的財產和時間去訓練革命軍。一七七五年,華盛頓派遣阿諾德率領一千多人攻打加拿大魁北克,當時革命軍資源有限,在這三百五十里的長征途中,阿諾德與軍隊必須要吃蠟燭、狗肉、皮鞋去維持生命,在一場戰役中阿諾德一條腿受了傷,傑佛遜為此在大陸國會中高度讚揚阿諾德。

有人的地方便會有政治,革命軍也不例外。目睹許多尸位素餐的將領平步青雲,阿諾德心中滿不是味兒,在另一次戰爭中阿諾德奮勇作戰而身受重傷,不幸地,他的腿傷上加傷,結果阿諾德變成了瘸子,正當他在醫院療養時,另一名將領竟然將所有戰功攬到自己身上,受此打擊之後,阿諾德的情緒低落到極點,他開始懷疑是否值得繼續為革命效力。

阿諾德批評新政府沒有理會士兵的死活,美洲大陸資源豐富,但許多士兵三餐不繼,這些批評令他四面樹敵,當他面對許多無理的指控時,他寫信給華盛頓說:「我為國家服務,犧牲家財、流血、甚至變成殘廢人,我沒有想過會得到同胞這樣毫無感恩的對待。」在萬念俱灰底下,阿諾德終於投奔英國人,美利堅政府馬上塗抹他過去的軍功,並且將他的名字和「撒旦」連在一起。

後來阿諾德在英國定居,但英國人並不欣賞他的「棄暗投明」,他們認為叛徒就是叛徒,縱使是投奔英國的叛徒,今天他可以出賣美利堅,難保他明天不會出賣不列顛。

人的眼光只能夠注視眼前,有幾多人可以在迷惘痛苦中考慮自己會流芳百世,還是遺臭萬年,坦白說,若果筆者是阿諾德,我不肯定自己會做出什麼抉擇。

與袁崇煥出生入死的祖大壽

在中國歷史堶惜]有很多投降者,例如明末的祖大壽、洪承疇,從前筆者讀中史無非是為了應付考試,考試範圍以外的細節我一概不理,老師提到祖大壽、洪承疇、吳三桂這些漢奸時,我自然地流露出鄙夷之色,但後來細讀明朝歷史,才知道世事並非黑白分明。

祖大壽曾經與袁崇煥出生入死,在「寧錦大捷」中打敗了努爾哈赤,後來努爾哈赤繞過山海關直搗北京城,袁崇煥、祖大壽火速回京師救駕,在兩次大戰中,袁崇煥、祖大壽的疲弊之師奮勇地擊退努爾哈赤,在其中一場大戰中袁崇煥身中多箭,好像刺猬一樣,幸好盔甲堅厚而倖免於難。但令祖大壽驚訝萬分的是,袁崇煥不僅沒有得到任何獎賞,反而含寃下獄,為此祖大壽憤而率領部隊離開北京,筆者認為,祖大壽當時有大條道理可以發動兵變,拯救袁崇煥,自己黯然離開已算是仁至義盡了。

袁崇煥在下獄九個月之後被崇禎皇帝處死,他面對的死刑並不是一般的斬頭,而是極之痛苦的凌遲,亦即是一塊又一塊肉被切下來,千刀萬斬而死。心中有千萬個不服的祖大壽繼續為明朝效力,他在錦州被困年餘,彈盡糧絕,到最後選擇了投降。

被一件貂皮大衣感動的洪承疇

相傳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洪承疇降清的野史亦跟美女扯上關係。洪承疇是明朝的兵部尚書,曾經在打擊民變中屢建奇功。在松錦大戰中,他所率領的十三萬大軍幾乎全軍覆沒,洪承疇被俘虜之後,他拒絕進食,打算以身殉國,傳說皇太極派莊妃大玉兒與洪承疇同寢,洪承疇中了美人計而投降,但這並沒有歷史根據。【清史稿】記載皇太極親自到監獄探望洪承疇,那時候天氣寒冷,皇太極將貂皮大衣披在洪承疇身上,洪承疇感動不已而嘆說:「真命世之主也」,於是跪地稱臣。

為什麼一件貂皮大衣就可以令洪承疇軟化呢?大有可能洪承疇將皇太極與崇禎皇帝比較。在粵劇【帝女花】堶情A崇禎皇帝被描繪為一個企圖力挽狂瀾而失敗的悲劇人物,他在煤山自盡時,指著屬下說:「朕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彷彿崇禎對國破家亡沒有責任,但正史沒有記載崇禎自殺之前留下這遺言,事實上,崇禎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暴君,他曾經處死、廷杖、處罰過無數官員,有什麼不順他意便殺、殺、殺,袁崇煥便是一個例子。洪承疇在明朝做官時膽戰心驚,崇禎從來沒有這樣禮遇他,與其說皇太極工於心計,不若說崇禎倒行逆施、將屬下逼反。

發揮原諒精神的日子

中國和西方文化都會對逼上梁山、落草為寇的人物寄予同情,例如中國有【水滸傳】的一百零八條好漢,西方有俠盜羅賓漢。請恕在下才疏學淺,我不知道有沒有文學作品曾經對被逼反的投降者寄予悲憫。在許多文化之中,「叛徒」是永不超生的一群,許多歷史學家、政治評論員都喜歡說功過「七三開」、「八二開」,例如縱使尼克遜總統因著水門事件而下台,人們仍然紀念他打開中美建交大門的功績,詹森總統由於越戰而焦頭爛額,無論如何,人們認為他對推進民權和福利有著不可磨滅的建樹,今天尼克遜總統圖書館矗立在加州,詹森總統圖書館則位於德克薩斯州。然而,只要一觸及「民族大義」,便完全沒有轉寰餘地,固然沒有人立像設館紀念阿諾德、祖大壽、洪承疇在投降之前的彪炳戰績,更遑論在小說電影堶悼璆N他們心中的掙扎和苦衷。

七月四號是歌頌英雄的日子,但對我來說,也應該是一個發揮原諒精神的日子。

 

2008.7.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