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應該怎樣應付

二百年來未有之變局

余創豪


鐵達尼曾經受到七次冰山警告

奧巴馬總統可說是一位苦命的總統,因為他繼承了經年累月堆積的歷史包袱,現在為了各種問題而疲於奔命,例如國債如滾雪球般累積、房地產蕭條、失業率高企、氣候變化、對進口原油過度倚賴、醫療費用持續上升、教育質素低落 ……

以醫療問題為例,世界衛生組織將法國的保健制度列為全球第一,美國是第三十七,排名在多明尼加(35)、哥斯達黎加(36)這些發展中國家之後,諷刺的是,美國的醫療費用佔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十七,是全球第二高,換言之,其投資與回報不成比例。

美國三分之一的成年人屬於肥胖,兒童肥胖率則是每五個孩子中有一人,肥胖者比起一般人需要花費約一千四百美元的額外保健費用,美國每年近百分之十的醫療開支用來對付肥胖問題。最近前總統克林頓對這問題發表演講,他說:「在鐵達尼號還未曾撞向冰山之前,我們要嘗試改變其航道。」不過,克林頓沒有提及,其實在鐵達尼號未出事之前,船長已經先後七次接到冰山警告,但他仍然決定繼續前進。除了醫療問題之外,在過去幾十年,美國這艘超級遊輪在種種問題上已經接獲無數次「冰山警告」,但航道卻好像沒有多大改變。既然已往的「冰山警告」毫無效用,那麼奧巴馬、克林頓今天又憑什麼可以改變航道呢?

中西文化比較並不公平

由此筆者不禁聯想起自晚清以來中國一直面對的文化論戰,與及改革與保守思想的互相角力。承擔著幾千年文化的中華民族,難免會故步自封,在北宋靖康之難前後,國家面對著生死存亡的關頭,但文人羅從彥仍然著書立說,鼓吹「祖宗法度不可廢。」晚清時期中國面對西方的挑戰,但甲午戰爭失敗的一八九八年,慈禧太后懿旨中最頻繁出現的詞彙,竟然是「祖宗之法不可壞」,眾所周知,維新變法是受到她的阻撓而夭折。

年少時,筆者為到中華文化的保守性格而產生出「恨鐵不成鋼」的情緒,我不禁羨慕西方文化、特別是美國文化的進取精神。美國文化給予世界的形象是充滿創意、不墨守成規,這是部分正確的,美利堅是移民國家,在美洲發展初期,移民為了新生活而放棄歐洲,在某程度而言,美國與歐洲在文化上分割了,簡單地說,美國人一切從頭做起。然而,人性定律具有普遍性,經過二百幾年之後,歷史包袱便自然地逐漸形成。

美國一部分創新精神是在二十世紀三零年代經濟大蕭條中逼出來的,經濟大蕭條剛剛發生之際,胡佛總統仍然相信「祖宗之法不可廢」,沒有作出大刀闊斧的改革,羅斯福總統上任之前曾經做過許多蝕本生意,他的經營哲學是:作出新嘗試,不成功的話便承認失敗,汲取教訓,繼續作出新嘗試。入主白宮之後,羅斯福將這種經營哲學轉移到政治哲學,徹底地改變了美式資本主義的面貌。但美利堅成為全球霸主之後,政府的許多政策無非是要保護既得利益,人民也竭盡所能去維持現有的生活方式。

其實,過去中西文化比較是不公平的比較,清朝名臣李鴻章在上書倡議設立仿效西方的輪船廠時,指出中國面臨「三千年來未有之變局。」中國面對外來的優勢文化,幾乎被連根拔起,於是乎自晚清以來,中國人面對著「全盤西化」、「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中西合璧」等種種抉擇關頭。但美國人過去從來沒有面對過深重得自己體制無法解決的問題,根本沒有需要考慮應否放棄自己那一套,還是接受外國的一套。

外國方法不適合美國文化?

現在時代變了,美國在醫療、教育、管理學、工業技術等許多範疇已經落後於其他國家,而自己原有的方法已不足以應付當前危機,套用李鴻章的說話,美國正面臨著「二百三十三年來未有之變局」。在某個意義來說,美國人的保守性格比起中國人還要深重,中國人至少徘徊於「全盤西化」、「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中西合璧」之間,但今天又有幾多個美國政府官員、學者高調地鼓吹到外國取經呢?

以上述的肥胖問題為例,在二十九個工業化國家堶情A日本的國民肥胖率與南韓一樣排在最低(3.2%),就現代化、都市化程度而言,日本跟美國不相伯仲,但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卻與美國人很不一樣,舉例說,美國麥當勞的炸薯條可謂熱量驚人,那是五百七十卡路里,日本麥當勞的薯條份量小一點,只有五百二十九卡路里。日本營養學家山口說:日本人習慣吃飯只達到八成飽便滿足,而且日本人不會將所有東西放在碟上,所以一套餐看起來小巧精緻。【為什麼日本婦女不會老化和癡肥】的作者森山亦異口同聲地指出:他的母親教導他不要將飯菜填滿整個盤子,少吃多滋味。美國明尼蘇達州大學一項研究發現:平均來說,日本人每天比美國人少吸收二百卡路里。日本人吃的文化具有高度參考價值,但只需要一句「不適合美國文化與國情」,便可以將日本的經驗拒之門外

曾幾何時,中國人亦以「不可生硬地移植外國經驗」、「不可以全盤照搬」、「不適宜中國國情」等藉口來拒絕變革,看來,傾向於停留在「安舒地帶」(comfort zone)是普遍人性。有趣的是,若果美國人認為外國經驗不適切美國社會而加以拒絕,這是自相矛盾的。一九六一年美國總統甘迺迪簽署行政命令,成立了「和平部隊」,和平部隊是志願者計劃,這組織派遣美國志願者到全球七十多個國家,幫助當地人改善教育、商業、信息技術、農業、居住環境 ……等不同範疇。除了和平部隊之外,很多美國人亦到全球輸出美國的一套,例如日本豐田汽車公司採納了美國管理大師戴明(Edwards Deming)的全面質量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結果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公司。既然美國模式適合其他國家,那麼為什麼其他國家的模式卻不能應用在美國呢?

加拿大能,為什麼美國不能?

若果說文化差異是「不可生硬地移植外國經驗」的理由,那麼向同文同種的國家借鏡應該可以吧!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CED)有一項名叫做「學生能力國際評估」的計劃(PISA),每隔三年 OCED 便舉行國際性考試,比較不同國家十五歲學生的閱讀、數學與科學水平,二零零六年的評審結果顯示,美國學生得分低於其他二十二個國家,其中十六個是 OCED成員國(如加拿大,英國和日本),美國學生的科學平均分數是489 ,低於平均值500,跟美國文化相似的加拿大,獲得的平均分數為534,是第三個得分最高的國家,而同樣是說英語的英國學生之平均分數為515,執牛耳的是芬蘭。在不屬於OCED的國家與地區之中,香港學生的表現最好。

加拿大和美國都是比鄰國家,在人口結構、文化各方面都極其相似,過去有些美國白種人推賴美國學生分數偏低,是由於被少數民族拉低了平均分,但事實上加拿大亦有龐大的非白種族裔人口;有些美國人說東亞學生(包括日本、台灣、香港、新加坡、南韓)擁有受儒家文化影響的讀書精神,難怪考試成績卓越,但美國和加拿大的主要宗教都是基督教,可是加拿大學生也在 PISA名列前茅。

一九八零年代日本經濟迅速起飛時,一位台灣學者曾經問:「日本能,為什麼我們不能?」這問題很有意思,因為日本深受中國文化影響,日本的大化革新基本上參考中國唐制,而台灣在日治時代亦吸收了日本文化,兩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說「全盤西化」是橫的移植,那麼向日本學習卻包含著「縱的繼承」。同樣,加拿大與美國文化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麼加拿大能,為什麼美國不能?

結語

我相信奧巴馬總統具有求變的決心,但我恐怕一時的政策並不能顛覆蒂固根深的保守文化。要打破悶局,便需要注入新血,奧巴馬總統起用了美籍華人朱隸文擔任能源部長、駱家輝擔任商務部長,並且委任西語裔女性索托瑪約(Sonia Sotomayor)出任大法官,這當然可以帶來新思維,但我認為奧巴馬應該採取更加激烈的做法,既然法國的保健制度列為全球第一,那麼就索性聘請法國專家出任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或者全國保健委員會(NIH)的公職、至少擔任顧問,用以改良美國的醫療制度,此外,奧巴馬還可以向 日本咨詢怎樣引進「小食多滋味」的文化。

PISA顯示出芬蘭、加拿大等國家的學生水準遠超美國,那麼乾脆派遣大量美國學生到芬蘭、加拿大等國家留學,或者大舉邀請人家的學生來美國留學,用以刺激自滿的美國學生,至於聘請加拿大和各國專家出任美國學校的校長,更加不在話下。還有,奧巴馬動用了五百億美元挽救通用汽車公司,何不以幾千萬美元年薪為餌,向豐田汽車公司重金挖角,然後由日本執行長來掌控通用汽車?新公司可以改名為「通豐用田」。 即使不是由日本人管理,也可以改一個日本名字,例如福特汽車可以稱為福田。

上面提過,日本曾經深受中國文化影響,在中國的隋唐時代,日本派遣了很多來華學習的遣隋使、遣唐使。奧巴馬總統何不採取日本模式,成立遣中使、遣歐使、遣日使 ……。又或者奧巴馬可以改變「和平部隊」的性質,除了是輸出美國模式之外,和平部隊也可以在全球各地引進外國模式,這部隊可以改名為「偷師部隊」或者「借橋奇兵」。

 

2009.8.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