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珍珠港事變六十七周年:

醒覺島有令沉睡者甦醒嗎?

余創豪


一場鮮為人知的戰役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是珍珠港事變六十七周年紀念日,六十七年前日本偷 襲珍珠港就好像二零零一年的「九一一」事件,對享受盛平已久的美國人來說,真是仿如晴天霹靂。不過,與珍珠港事變同期發生的另外一場戰役,卻鮮為人知,那 就是威克島(Wake Island)之役,筆者認為:威克島(Wake Island)之役比起珍珠港事變和「九一一」,卻更加令美國人蒙 羞。

威克島位於夏威夷以西,雖然它只有四百五十多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和少量飛 機把守,但對日本太平洋艦隊仍然構成威脅,所以在攻擊珍珠港的同一期間,日本海軍亦嘗試取下威克島。在第一波攻擊中,日軍以優勢兵力排山倒海地撲向威克 島,美國守軍負隅頑抗,竟然擊沈或重創了日軍七艘船艦,日軍連接近灘頭的機會也沒有。

Wake Island這 次小勝利振奮了美國的軍心士氣,美國傳媒對此大書特書,一九四二年派拉蒙電影公司甚至將這事蹟接拍成電影,筆者在十多年前觀賞過這部黑白片,在電影中威克 島的美國指揮官康林罕(Winfield Cummingham)表現出寧死不降的氣概,結果全體官兵壯烈殉國。但電影歸電影,歷史事實卻是另一回事。在第一 次登陸失敗之後,日軍重整旗鼓,預備捲土重來,康林罕當然要求夏威夷珍珠港的美軍前往威克島支援自己,起初珍珠港確實派遣了艦隊火速駛向威克島。此時,威 克島守軍戰意高昂,康林罕吩咐部下要戰至最後一人,因為他們知道日本在中國並沒有拘留戰俘,無論是軍隊平民、男女老幼,一概格殺勿論,與其坐以待斃,不若 成仁取義。

援軍不戰折返、守軍優勢投降

十二月二十三日,日軍發動第二波攻勢,雖然日軍成功登陸,但遭受美軍頑 強抵抗,大量日軍死在海岸,根本無法深入島嶼,換言之,美軍大佔上風,在戰鬥期間,美軍向著海洋引頸長盼,看看什麼時候援軍來到,可以內外夾攻日軍。可 是,正當美國艦隊快要接近威克島時,威廉派斯(William Pye)將軍卻突然改變主意,珍珠港事變之後,美國餘下的船艦無多,他害怕支援威克島會導致更重大的 損失,於是下令艦隊折返珍珠港,任由威克島官兵與平民自生自滅。支援艦隊的官兵嘩然,他們一心想拯救威克島的兄弟,一心想迎頭痛擊日軍、為珍珠港事變而報 復,現在一聲令下,便無奈地不戰而返。

康林罕知道沒有援軍之後,恍如洩了氣的氣球,他一直在防空洞堶惚揮, 沒有目睹地面的情況。早前在日本飛機的狂轟濫炸之下,島上的通訊系統已受到破壞,他失去了與地面美軍的聯絡,便以為許多據點已經失陷,在十多日之前還信誓 旦旦、要戰至最後一人的康林罕,結果改變初衷。他舉起白旗巡遊全島,吩咐部下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美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這兩次戰鬥中,美軍只折 損了一百二十人,日軍方面有八百二十人陣亡,為什麼在處於上風之際竟然棄械投降呢?

威克島之役中被擊毀的日本船艦

山姆大叔變成紙老虎

康林罕起先根據中國經驗的推測是正確的,美軍投降之後,日軍準備將他們 全部處決,在行刑之前,突然之間東京傳來指示,要保留這批降兵,他們才逃過一劫。之後,這批戰俘被送到中國的監獄,但在中途有五名美兵被斬頭,一九四三 年,留在島上的九十八名美國平民被屠殺。

在文章開頭筆者曾經說:比起珍珠港事變,威克島之役更令美國蒙羞,為什 麼呢?珍珠港事變是日本攻其無備,損傷慘重乃非戰之罪,可是,威克島之役是有備而戰,由十二月八日至二十三日,珍珠港有足夠時間支援威克島,若果珍珠港與 威克島的兩支軍隊攜手合作,是有機會擊退日軍的。這戰果會迅速治療了珍珠港事變帶來的心理創傷,而日軍知道美國人會拚死一戰,也許之後會減慢在太平洋擴張 的速度,但威克島之役卻令到日本人以為美國無非是紙老虎,日本人繼承了武士道傳統,深信可殺不可辱,所以他們恥笑投降的戰俘,說美國人是「沒有榮譽」的懦 夫。此後日軍在太平洋節節勝利,直至到中途島之戰,美軍才扭轉形勢。

威克島之役變成浪漫史詩

由威廉派斯與康林罕,筆者聯想起國共內戰期間許多類似的事件,一九四九 年內戰已接近尾聲,當時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的校長是張耀明,長期以來他以十二字訣訓導學生:「負責任,守紀律;不貪生,不怕死。」在巨變前夕,他還表示要 跟學生同甘共苦、生死與共,但第二天便坐飛機去了台灣,三千零子弟兵頓時變成群龍無首,最後不少人不戰而降。

在中國內戰結束超過半個世紀之後,許多史學家、作家仍然翻出這些事件來 作為鑑戒,但是,威廉派斯與康林罕卻在歷史中湮沒,不但威克島之役被荷李活電影浪漫化,即使是忠於史實的【歷史頻道】,在二零零三年拍攝關於威克島之役的 紀錄片時,也不恰當地將紀錄片命名為【太平洋的亞拿蕪】(The Alamo of the Pacific)。「亞拿蕪」是指一八三六年美國與墨西哥的一場戰 役,墨西哥派出七千大軍攻擊位於今天德克薩斯州的亞拿蕪,美國人威廉.查佛﹙William Travis﹚和占士.寶兒﹙Jim Bowie﹚率領一百八十人抵 抗,結果全軍覆沒。正如以上所說,威克島之役並不是戰至最後一人,兩者不應該相提並論。換言之,威克島之役不但沒有成為一個令人反省的教訓,反而被扭曲成 「亞拿蕪」形式的史詩。也許,這是因為二次大戰的結局是美國勝利、日本戰敗,要求對威克島之役作出反省,便好像是多此一舉。諷刺的是,威克島的直譯是「醒 覺島」,但它可曾令沉睡者甦醒呢?

結語:抗命軍官、世間罕見

無論如何,威克島之役倖存的退伍軍人,直到今天仍然受到英雄式的對待, 要艦隊中途退縮是威廉派斯的決定,在處於上風時棄械投降是康林罕的抉擇,這群退伍軍人當然沒有責任。但我不禁追問:當時支援艦隊的官兵是否應該選擇違背威 廉派斯的命令,繼續開往威克島呢?昔日在威克島戰場上氣勢如虹的美軍,是否應該不理會康林罕而繼續作戰呢?二次大戰之後,許多被拘捕、審訊的納粹軍官為自 己的罪行辯護時說:「我無非是遵從命令。」紐倫堡軍事法庭並不接受這個解釋,他們認為軍人應該接受個人的責任、對形勢作出適當判斷。但對於支援艦隊與威克 島的官兵,這要求又是否太過苛刻呢?熟悉中國歷史的讀者會知道,南宋抗金名將岳飛曾經漠視皇命、揮軍北上、直搗黃龍,要等到第十二面金牌才撤軍,畢竟,世 上又有幾多個岳飛呢?

2008.12.20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