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毀滅世界的

黃色蛋糕
  • 余創豪

新墨西哥州的格蘭(Grants),是一個只有八千人的小鎮,然而,我極其緊張地要盡快到格蘭一遊,因為從前全美國生產最多鈾二三五的礦坑,就是位於格蘭,鈾是製造核子彈的材料,無數間諜電影都以爭奪鈾二三五為故事主幹,現在格蘭建成了鈾礦博物館,公開展覽了真正的鈾礦石和提鍊過的鈾。

抵步之後,我馬上問博覽館的工作人員:「鈾礦石在那堙H」工作人員指著櫥窗上一排礦石,回答:「就是這些。」我細心觀賞那些鈾礦石,表面看來,這些略帶黃色的石頭真是毫不起眼,想不到它們竟然潛藏著毀滅全世界的威力。當我細讀說明時,就更加為了發現鈾礦的故事而感到驚訝,在格蘭發現鈾礦的並不是科學家,而是一名教育程度不高的印第安人。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隨之而來的全球性衝突是美蘇冷戰,由於核子軍備競賽如火如荼地進行,故此鈾成為搶手貨。一九五零年,一名經常在格蘭群山遠足的印第安人,偶然見過一塊鈾礦石的樣本,他記起在登山時也見過這種黃色的石頭,於是走入荒山野嶺尋找鈾礦石,隨後那名印第安人一舉成名,新墨西哥州的鈾礦,為美國軍方提供了源源不絕的核子彈材料,格蘭因而繁榮起來。但好景不常,一九八零年代之後,軍備競賽放緩,格蘭的鈾礦亦隨之而關閉。無論如何,那位單純的印第安人,當初又怎會想到自己漫不經意的遠足,竟然令自己在美蘇冷戰堶情A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自己對核子物理學、礦物工程、地質學一竅不通,所以現在無法覆述很多在博物館展出的儀器,到底是什麼玩意。我最感到新鮮的東西,是一瓶看來有點像蛋糕粉、或者咖喱粉的「黃色蛋糕」(yellow cake)。所謂「黃色蛋糕」,是從鈾礦石提鍊出來的黃色粉末,不過,「黃色蛋糕」還需要經過多幾個工序,才可以成為核子彈原料。

我細看說明後,確定展品是真正的提鍊鈾,而不是蛋糕粉。於是,我對博覽館的工作人員說:「真希望可以買一小瓶『黃色蛋糕』,作為紀念品。」工作人員馬上收斂笑容,聲音低沈地回應:「我相信恐怖主義組織也很想收購『黃色蛋糕』,這是非賣品。」

本來是輕鬆愉快的瀏覽,因著這兩句話,我的思緒突然間變得嚴肅起來。科學,有時如脫疆野馬,不知道這頭野馬會否終有一天踐踏主人。原子彈終結了二次大戰,但隨之而來的核子軍備競賽,卻令全人類活在哈米吉多頓的陰影底下,冷戰結束之後,恐怖分子使用骯髒彈的可能性,又成為新的威脅。

面對著「文明」的威脅,有人主張反璞歸真、拒絕文明,例如居住在他豪(Taos)的皮布印第安人(Pueblo Indian)、聚居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安曼人(Mennonite Amish),他們連傳統電力也不要,更遑論核子發電;有人主張絕聖棄智,正如不同宗教的基要主義者;有人提倡絕對的和平主義、單方面裁減武器,好像耶和華見証人教派、一九八零年代的西歐反核運動。然而,我並不以為沒有核子物理學、沒有曼克頓計劃,今天就會天下太平,即使美國單方面自我克制,蘇聯和其他大國亦不會就此罷手。這是一條悲劇性的不歸路。

由此聯想起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聖經故事: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偷吃了禁果,眼睛明亮、得到智慧,但失去了純真,亦失去了樂園,無奈,帶著火劍的天使,把守著伊甸園的入口,人類已永遠不能重返樂園!面前是一條漫漫而修遠兮的不歸路!

Left: The yellowish stone named "Uraninite" that contains Uranium 235.
Bottom Right: Drilling equipment in the mine.
Bottom Left: The yellow cake refined from Uraninite. 

 

 

 

2005/1/2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