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飯無事幹
 

余創豪

 

站在講台上的英國學者富拉第(Frank Furedi),其身材並不是典型的英國人,由於原居北歐的諾曼人曾經統治英國,一般英國人的體型都很高大,但富拉第卻十分瘦削矮小;坦白說,他真是其貌不揚,他的兩隻門牙之間有十分明顯的空隙。講者的學識和演講內容,應該跟他的身型和門牙完全沒有關係,為什麼我會介紹其外貌呢?讀者諸君,且聽我分解。

富拉第的演講是介紹他的新書【心理治療文化】(Therapy culture),他指出:許多人採用心理學角度,解釋為什麼世上會有政治獨裁者、社會滋事者,那些人必定有什麼童年陰影、未經處理的情緒(unprocessed emotion)、他們必定沒有面對自己(come to terms with oneself),但是,人類的心理真是如斯脆弱嗎?富拉第舉出了幾個相反的例子:

原子彈投下廣島、長崎,是人類自有戰爭史以來最具毀滅性的轟炸,但在廣島、長崎的日本人,其復原速度之快,卻遠超心理學家所能想像;在北愛爾蘭,當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互相仇殺之際,心理學家、社會學家都以為精神病率、自殺率會因為持續的恐怖攻擊而大幅上升,出乎意料之外,那時候精神病率、自殺率卻不增反降;一九九四年,盧旺達發生五十萬人慘死的大屠殺,但是,當西方人抵達盧旺達時,卻發現當地人的字彙堶情A並沒有「創傷」(trauma)、「抑鬱」(depression)這類詞語。現代文化側重心理治療,但人們是否真有那麼多創傷需要治療呢?人們是否將很多事件過度「心理化」呢?

富拉第的演講內容跟他的其它著作完全一致,他在【恐懼的文化】(Culture of fear)一書中,批評傳播媒介誇大了許多社會問題,令人產生杞人憂天式的恐懼;在另一半書【疑神疑鬼做家長:為什麼不信專家意見才對孩子最好】(Paranoid parenting: Why ignoring the experts may be best for tour child),富拉第批評許多專家令家長過份擔心,家長以為只要有半分行差踏錯,就會誤了孩子一生。其實,許多所謂專家的育兒見解都有矛盾,父母親應該相信自己的父愛本能、母愛本能。

以往讀心理學時,常常聽見「學習而來的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這名詞,所謂「學習而來的無助感」,就是一個人受到極度壓迫下,最後對任何事情都採取放棄態度,自己不能幫助自己。我一直懷疑,到底那些人是「不能」幫助自己、還是「不願意」幫助自己,富拉第彷彿說出了我心中話。有些人嘲笑基督徒將所有不幸或者罪惡推諉在「撒旦的攻擊」上,其實,「學習而來的無助感」比「撒旦的攻擊」更加「方便」、更加有「說服力」。

筆者認識一些人,論外貌、身型,都可算是人中龍鳳,都遠遠超過富拉第;論際遇,他們擁有的機會、資源,都遠在我之上,但是,他們卻選擇了頹廢、甚至是沉淪的道路。往往,心理學家為他們找出諸般解釋,無數社會資源亦花費在怎樣幫助青少年,在大學工作時,我曾經跟兩位社會學家合作,採用複雜的統計學模式,研究為什麼大學生會醉酒、吸毒、性濫交。研究結果在學術期刊發表,當然要採用許多高深的心理學、社會學術語。

其實,我的真正解釋是:「他們吃飽飯沒有事情做。」

2004.2.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