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

余創豪

 

一九九零年代初期,南斯拉夫各個族群產生衝突,老布殊總統派遣美國國務卿爾伯格(Lawrence Eagleburger)嘗試調停,但是各種族派系堅持己見,內戰一觸即發,爾伯格晦氣地說:「那些人沒有理性,將來無論發生甚麼事,他們是咎由自取。」

可能讀者會以為筆者採用這段引子來討論當前伊拉克的內戰危機,請放心,這不是一篇政治評論,我引出這段說話,重點是指出一個老掉牙的歷史教訓:彷彿人類真的缺乏理性,很多悲劇人類都是自取其咎。

不是嗎?一些身體健康出現嚴重問題的人,即使受到醫護人員、親友苦口婆心的忠告,但仍然煙酒不絕,高膽固醇、高脂肪、低纖維的食物不斷往口媔諢C

一些財務陷於極度困難的人,卻沒有盡量開源節流,反而將金錢浪費在完全沒有必要的東西上面。

一些在處事做人方面不斷碰釘子的人,仍然不斷重複著同樣錯誤,即使是千夫所指也「九死而猶未悔」。

一些人擁抱著只有理論、沒有實際的意識形態,這些思想其實經不起時間考驗,但他們仍然罔顧現實、堅持到底。他們要繼續做社會實驗,那管以往無數次社會革命帶來了什麼災難。

從前筆者修讀心理學的時候,所研習的大部分心理學模式,都隱隱然對人性存著樂觀態度。例如著名心理學家安達臣(John Anderson)開宗明義地假設:人類是理性的。安達臣的假設是基於進化論,進化論者認為因著生存壓力、激烈競爭,所以人類必須理性地選擇有利於自己族群生存的行動。

一些進化心理學者把本來是自我毀滅的行為,反過來解釋成為有利於族群繁衍的理性行動,例如萊特(Robert Wright)問:為什麼男性傾向於到處留情,而女人對配偶卻十分揀擇呢?答案是:因為人類需要繁殖,而男人可以生產大量精子,所以要到處播種;相反,女人只能每個月排卵一次,故此女人不會風流成性,她們一定要小心地選擇怎樣受孕。其實,古代人又怎會有關於精子和卵子的知識呢?古希臘文明是哲學和科學的搖籃,但是古希臘人以為母親無非是一個在懷孕過程中的「儲存室」,胎兒完全是父親放進去母體的。但更加重要的是,沾花惹草並不是有利於族群生存的理性行動,因為這樣會導致性病傳播。

十幾年之後,我這個所謂心理學者,只是對心理學給予「口頭上的服務」,換言之,我並不接受進化論的假設,我不相信人類在心底深處是理性的,人類並不必然選擇有利於自己生存的行動,相反,不少人的生活恍如燈蛾撲火。

坦白說,有時候筆者對別人的痛苦只抱著類似爾伯格的態度:「將來無論發生甚麼事,他們是咎由自取。」我並不是隔岸觀火、幸災樂禍,但我知道一般的心理學方法於事無補,而且只會越幫越忙。

相比之下,基督教對於人性的剖析,比起建基於進化論的心理學更加有深度,聖經不客氣地指出:人性是敗壞的,是骨子堨R滿罪性的。人類企圖理性地自我覺悟、自我救拔,到頭來只會徒勞無功。當然,「罪性」並不是講究科學精神的心理學可以探測出來的東西,但筆者相信,它就在我們中間!

2007.1.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