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essay on relationship

小莉

  • 余創豪

已經過了預約時間一個多小時,但是我的同事小莉還沒有出現,正當我打 算離開辦公室去吃中飯時,小莉氣喘喘地跑入來。她說:“對不起,我來不及開 會,因為我昨夜沒有睡覺。”

我開玩笑地說:“是否喝了我送給你的綠茶?”

小莉沒有一點笑意,卻一字一字地吐出:“我的前夫已經出了監獄。”

我僵住了,竟然忘記收歛起剛才的笑容,小莉繼續說:“他昨天打電話給 我,說要探望我和孩子們,並且要送聖誕禮物給我們……”

這時,我意識到要擺出嚴肅的臉孔。我開始注意到頭髮蓬鬆的她,眼球滿 佈紅絲,雙手還有輕微的顫抖,唉!可以想像她由昨天至現在,身心受到何等折 磨。

其實,她已經受了很多年的折磨,當她結婚時,她的丈夫彼得還是一個好 端端的人,可是,後來因為生意失敗而變得消沈,兩夫婦時常為了經濟問題吵架, 彼得甚至變得十分暴戾,往往在糾紛中毆打小莉。那時小莉卻沒有跟彼得離婚, 只是希望以諒解和關懷來化解一切困難,無奈彼得的情況越來越糟糕,後來還得 了精神病,在幾年前更因為襲擊一名餐廳侍應生而被判入獄,最後小莉決定解除 婚約。

小莉竭斯底里地呼叫:“他的精神不健全,而且有暴力傾向,我不想見他, 更加不想他接觸孩子們……”

我沒有說話,我知道此時小莉只想有一個聆聽者。

我聽過太多太多類似的故事,每次我都聯想起在婚禮中那盟誓:“無論是 富貴或是貧窮,無論是健康或是生病,兩人廝守一起,至死方休。”此刻,那盟 誓又再在我的腦海徘徊。那盟誓中提到的“生病”,是否包括了精神病呢?如果 是的話,小莉無疑背棄了那誓言。但是,有誰可以要求小莉在這情況下仍然至死 不渝呢?

小莉與彼得在教會中舉行婚禮,在離婚之後,教會拒絕為小莉再辦婚禮, 在幾年前,有一個準宣教師與小莉來往很密,可是後來因為小莉曾經離婚,所以 兩人沒有繼續發展。難道那盟誓只許一次?

年少時,我很愛讀英國大文豪魯益師 (C. S. Lewis) 的名著《四種愛》,其 中兩種愛是情愛 (Eros) 和聖愛 (Agape),前者是受魅力吸引的激情,是一種有 條件的愛,而後者則是沒有條件的愛,那時我認為理想中的愛是聖愛。年紀漸長 時,理想開始受到現實的衝擊,我開始質疑完全沒有條件的愛是否可能。有人說 父母對子女的愛屬於無條件的愛,其實,“子女”這名份已經是一種條件。

有些時候,“無條件的愛”這觀念,被傳播媒介美化到一個荒謬的地步。 也是在年少時,我看過名導演杜魯福的《蛇蠍夜合花》,在電影中一名女匪徒向 一位富商騙婚,盜去了那富商所有金錢,後來富商竟然謀殺了自己派去的私家偵 探,來掩護那女匪徒,他痴情地對女匪徒說:不管她是怎樣的人,自己仍然會不 顧一切去愛她。在結局堥k女主角在淒美的風雪中牽手而行。可是,在現實中這 種故事多是以悲劇收場。

有一些人執著“無條件的愛”這觀念,不設實際地要求伴侶接納自己一切, 給對方帶來難以承受的重擔。當另一方真的忍無可忍而放棄時,還要承受本來不 需要的罪咎感。然而,有誰能夠指責小莉是罪人呢?

這時,小莉開始冷靜下來,她說:“我在電話中對他說,我以後不想見他, 我約了他出來,準備找人去給他一筆錢,然後叫他離開這個城市。”

我問:“你準備找誰去呢?”

她以懇求的眼光望著我說:“你可以去嗎?”跟著她遞給我一個信封。

我沒有吃午飯,我呆望著在桌上的信封,裡面除了錢之外,可能還有一封 信,小莉會在信中寫什麼呢?

我無意識地拿起紙筆來塗鴉:“無論是富貴或是貧窮,無論是健康或是生 病,兩人廝守一起,至死方休……”

1998.12.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