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侯門深似海美國研究院

余創豪

筆者在英國殖民地政府統治下的香港成長,以往對英式精英主義教育十分反感,後來因為美國式的「有教無類」,我才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所以在教育上一直「反英崇美」。不過,多年來目睹了美國教育制度的怪現象之後,現在不得不修正一些想法。

在美國讀研究院,可以用「一入侯門深似海」這句話來形容,無數青年人將七至十年青春消磨在攻讀博士學位堶情A若有學生希望三四年內畢業,教授會認為這是不可能辦到、不應該接受。而讀碩士也要花掉兩至三年光陰。

在大西洋彼岸的英國,考取博士學位只需要三至四年時間,一些在英國讀書朋友對我說:如果學生的進度緩慢的話,教授會想盡法子催谷他快點完成論文。而英國的文學碩士(MA)學位亦只需一年時間就可以完成。有些大學甚至不需要學生在學士程度和博士程度之間的碩士橋樑,例如牛津大學、劍橋大學的學士,畢業之後若干年,即使沒有再進修任何課程,學士學位會自動升格為碩士學位。而且,大部分研究院都可以接受具有學士資格的申請人報讀博士班,故此,在英國二十多歲的年輕博士並不罕見,相對之下,美國的博士畢業生年紀偏高。

眾所周知,英國教育制度的法律學院、醫學院屬於學士課程,但是美式的律師、醫生訓練屬於研究院課程,換言之,在美國,若你想成為律師、醫生,便需要花多幾年時間。美國管理學大師常常強調效率,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做過研究,証明用了七年時間訓練出來的博士,學術程度遠超過三年畢業的博士,或者英國式的律師、醫生,其專業水平不及他們的美國同僚,倘若兩者是不相伯仲的話,那麼美國制度便十分缺乏效率。

筆者並沒有做過任何事科學研究,但是基於個人經驗和心理學常識,我認為時間拖延得越長,結果可能會更加糟糕。許多學生在進入美國研究院的時候滿懷大志,到了第五、六年還未能「打出木人巷」,便開始失去學術理想,到最後不理三七廿一,只求交差。

對整體社會來說,這種「馬拉松」教育是弊多於利,現在大多數美國科學項目的研究生都是外國學生,本土人反而變成了少數民族。一位美國人坦白說:「讀了個博士學位之後,我可能還需要讀『博士後』(Post-doc),博士後的一年薪水只有三四萬美元,之後做個助理教授,年薪只有五、六萬。將那十年光陰用來工作,我肯定可以平步青雲。」

為什麼講求效率的美國文化,會容許教育制度消耗龐大資源而得到與資源不成比例的效益呢?我猜想這與美國文化重視「宏大」有關。幾十年前,美國三大汽車廠製造的汽車是名副其實的巨無霸,汽車需要大量鋼鐵材料製造,由於車身笨重,故此耗油量極其驚人,若果不是在七十年代三大車廠受到日本小車的挑戰,這種「宏大」但又缺乏效率的汽車會延續一段長時間。這種追求宏大的文化至今仍沒有銷聲匿跡,中國第一電器名牌海爾的執行董事長,曾經細心研究不同市場的文化,他指出美國消費者仍然喜歡「宏大」。也許,美國教育制度是宏大取向文化的表現,許多我認識的教授都認為干淨利落的東西總是有點不足,他們一定認為要花長時間、大量金錢、複雜方法的東西才算是研究。

當年日本的挑戰改變了美國工業,也許美國教育也需要面對英國、歐陸的挑戰。

2007.1.1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