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到底我們應否吃麥當勞的芝士漢堡包?」讀者一定會以為這是關於健康飲食的一個問題,請不要詫異,這也是一個關於猶太教傳統與現代文明之衝突的「神學問題」。

【舊約聖經】是猶太教的經典,當中《出埃及記》和《申命記》多次提及:「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因此,有些猶太教派不容許將奶和肉一起煮吃。可是,麥當勞餐廳卻提供芝士漢堡包,芝士就是乳酪,漢堡包當然有牛肉,那麼,吃芝士漢堡包豈不是違反聖經教訓?

猶太教宗教領袖和學者曾經為此展開討論,一位宗教領袖指出:「這些經文的意思是不要將動物的兩代(羊和羊的媽媽)都殺掉,重點是山羊羔母,而不是羊奶,如是者可以保持自然生態平衡。所以,吃芝士漢堡包應該沒有錯。」有些宗教學者認為:「用奶煮肉是舊約時代異教獻祭的風俗,這些經文是吩咐以色列人不要仿效這些風俗。現在,吃芝士漢堡包並不是一種宗教儀式,所以沒有問題。」

從前,我會對這些辯論嗤之以鼻,我真不相信吃芝士漢堡包是犯了彌天大罪、會招致上帝的懲罰。但現在,我卻對這種態度不但多一點諒解,甚至乎有一點敬佩。我並不是猶太人,試想像,假若我是猶太教徒而整個人浸入他們的世界堶情A我又對這文化傳統十分認真,也許我會問同樣的問題。

類似以上看來十分「無聊」的辯論,也曾經發生在基督教堶情C【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都曾經提及不可以吃帶著血的東西,那麼,吃豬紅粥和沾血的白切雞是否違反聖經教訓呢?不瞞你說,我曾經跟人辯論過這題目,為此我甚至做過學術性研究,並且寫了一篇有八個參考書目的小型論文,結論是:吃豬紅粥和白切雞並沒有違背基督教精神。

是否只有宗教才會如此「無聊」呢?當然不是。在研究院修讀「數學邏輯」這門課時,我常碰到一些不明所以的「難題」,例如:「証明 x=x」、「証明 t=t」。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當然不會追問:「我怎樣可以証明余創豪等於他自己?怎麼可以証明一百美元等於一百美元?」坦白說,讀中學時,我極之討厭數學,因為我覺得那一大堆符號和方程式,完全與現實生活脫節,當我問老師為什麼要花時間學這些勞什子的東西時,老師並沒有給予我滿意的解釋,於是我對數學採取完全放棄的態度,而香港的大學亦放棄了我。

二十年後,我的想法完全改變過來,數學家 Christopher Leary 為我解答了中學老師沒有解答的問題,Leary說:「數學堅持要証明,除非得到驗証,否則任何數學語句都不會被接受。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在四十歲時才首次接觸幾何學,他發現在幾何系統堶惟狾釭F西都互相印証,因而無懈可擊,這思想衝擊改變了他一生。」正因為數學家對真理執著,所以凡事都要証明。「証明 x=x」,這「無聊」的習作的確沒有任何實際用途,但在這過程中我卻學習了一種嚴謹地求証的態度。

一個人嚴謹地對待任何東西,無論是宗教、藝術、數學、或者是日常生活的事情,總會做出一些看似「無聊」的玩意。我姑且斷章取義地引用一句古語:「古來聖賢皆寂寞」,來作為這篇無聊文章的總結。(不過,我不相信「惟有飲者留其名」。)

2004.10.4


關於是否可以吃帶著血東西的文章,請參考:

http://www.creative-wisdom.com/teaching/sunday_school/acts15.html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