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神童熱潮」聯想起

余創豪

陳易希、何凱琳、沈詩鈞這些天才兒童相繼被香港科技大學、中文大學、浸會大學破格錄取之後,香港掀起了一陣討論關於怎樣培育優秀兒童的熱潮。其實,在「神童熱潮」之前,每年會考香港傳播媒介都會高調地報道考獲九優的「狀元」,一方面,我為那些「神童」和「狀元」取得優異成績而感到高興,但另一方面,我不知道這些高調報道對於成績平平的學生會構成什麼心理影響。

嚴格來說,「狀元」是中國古代科舉制度的最高榮譽,中學會考優異的學生應該只可以比作最基本的「秀才」資格。在學業長跑中,由秀才至狀元是一場漫長的耐力賽,我希望成績普通的考生不要妄自菲薄。

在這塈琱ㄔ景潀A細說「愛因斯坦第二次投考大學才被取錄」、「情緒商數(EQ)比起智商(IQ)更加重要」這類說話。我只是跟大家分享筆者在青年時代聽過的一個故事,那是關於十九世紀美國佈道家慕迪(Dwight Moody)先生的傳奇,慕迪先生出身寒微,沒有受過高深教育,全職投身傳福音工作之前在鞋店工作。他曾經到英國講道,當時英國人有一種文化優越感,有些英國聽眾在參加慕迪先生的演講時,聚精會神地做筆記。演講結束之後,那些英國人以嘲笑的態度來到慕迪面前出示筆記,他們說:「上便記錄了你錯誤的英文文法。」正當挑戰者一臉得意的時候,慕迪先生回答:「你的英文那麼好,為什麼你不去為耶穌基督講道?」無論這個故事是真、是假、還是半真半假,筆者深受鼓舞。

除了巡迴演講之外,慕迪先生還在芝加哥創立了慕迪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這間學院在一個世紀以來訓練出無數傳道人和宣教士,其中不少宣教士在海外殉道。筆者遊覽過芝加哥四次,出於對慕迪先生的敬意,故此有兩次專誠造訪慕迪聖經學院。

我是慕迪的「信徒」,有時候一些美國人趾高氣揚地批評我的英文不好,他自己怎樣了得,我便會說:「你的英文那麼好,為什麼你不去寫?」有一句我藏在心中沒有說出來:「你的英文學術著作比我多嗎?」

在筆者的工作環境中,四周圍的人不是博士便是碩士,坦白說,許多人都比我智慧高超,編寫電腦程式技巧遠勝於我的人,數不勝數;數學邏輯令我難以望其項背者,多如天星海沙;我不是地道美國人,英文當然不及自幼在這文化中浸淫的人,但關鍵並不是知道多少,而是願意做多少。在筆者同事堶惘酗@位曾經是主修英文的博士,在某個合作計劃中她花了八個月時間,在三催四請之下,最後只交給我三頁紙加兩行。縱使她是莎士比亞再世,亦於事無補。

除了慕迪先生妙絕的回答之外,筆者還深刻地記得自己在明尼蘇達州漢能大學(Hamline University)讀書時一位教授的說話:「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提出要點。」(The most important point is to make a point)當時的場合是在課堂上教授提起學期論文(Term paper),有學生問他是什麼意思,他解釋:簡單地說,要提出要點,你便要提起筆來開始寫。

有讀者問我為什麼可以如此「多產」?讓我悄悄地告訴妳自己的「獨門要訣」、「看家本領」:「要出產文字作品,只需要走到滑鼠和鍵盤面前開始寫;要製作攝影藝術,只需要提起攝影機,走入深山之中。」

同樣道理,我認為家長和老師不需要複雜的教學理論和科技去培養出優秀兒童,讀書的要訣就是:拿起一本書在手上,跟著開始去讀。

2007.8.27

圖:慕迪先生於一八九九年剛剛離開世界之後的面部石膏倒模,現收藏於芝加哥慕迪博物館。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