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心病


余創豪

每年美國亞歷桑拿州州立大學都舉辦一個教育科技的學術會議,過去幾年我都在這個會議中主講關於教育科技、或者數碼攝影的講座,這次也不例外。不同的是,我再沒有炫耀尖端科技,相反,我祇是以一部廉價的藝康(NikonCoolPix 5000作為示範器材,我對觀眾說:「攝錄優美的作品,並不在乎你有多少高科技器材,而是在乎心思與眼光。」

主辦單位每年都邀請遐邇馳名的教育專家演講,主題都是環繞在互聯網、iMovie、和其他高科技怎樣改善教育。過去我都興致勃勃的參與,現在反而對此意興闌珊。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主張科技無用,我祇是認為,現代學生的教育水準,跟教育界投入的科技資源,實在太不成比例。根據國際學生評估計劃(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的報告,在二零零一年,平均來說美國十五歲學生的數學水準,在二十五個已開發國家中排行第十八,在二零零四年,美國學生的排名降到第二十四。要成績優良,關鍵不是有多少部高效能電腦、有多少五彩繽紛的多元媒體軟件,要他們學習,就要他們扔掉任天堂遊戲機、微軟 X-Box、新力 PlayStation,周末不要去酒吧、舞會,只需要培養基本的學習態度,只需要修心養性,拿起一本白紙黑字的書籍,關起房門來細心閱讀。

幾年前布殊政府通過「有教無類」(No child left behind)法案,銳意改革美國教育,措施之一是統一標準、建立嚴格的考核制度,在過去幾年,考試亦因而趨於高科技化,例如有些考試機構採用「閃式模擬」(Flash simulation),令考生在面對類似真實的情境下解決難題,複雜的心理測量理論也應運而生。坦白說,自己在香港時經歷過公開考試的噩夢,故此對這種考試並無好感。最近全國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委派的一個小組,發表了一份名為〈知道學生知道什麼〉(Knowing what the students know)的報告,在報告堶惘酗@點我頗為同意:現在美國逐漸趨向大規模的考試制度,卻忽視了在班房中老師對學生的直接觀察。我不禁拍案叫絕!孔夫子跟門生不是一起「行、藏、息、遊」嗎?筆者認識很多考試成績優異、事業平步青雲的人,他們「打敗」了所有複雜的考核制度,但是只要跟他們共事、交談,就可以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有學問、能耐。

在工作環境中,迷信高科技亦蔚然成風,筆者曾經在不同機構任職,很多同事都採用流動電話、BlackBerryPalm PilotMicrosoft ProjectMeeting Maker……等高科技玩意,目的是建立有系統的組織、得到高效率的成果,但是,事與願違,往往越多這些「玩具」的人,開會遲到越是家常便飯,組織散漫、效率低劣更不在話下,其實,重信守諾、辦事認真的工作倫理,比起高科技何止重要千倍。有幾次我瀏覽電器市場,差點買了 Palm Pilot,結果我只是買了一本價值兩美元的白紙黑字記事簿。

另一個高科技失敗的戰場是國民健康。一位從事保險業的醫學博士對我說:美國擁有全世界最先進的醫療科技,可是,在種種健康指標上美國卻落後於其他發展國家,例如在發展國家之間,美國人的平均壽命只是排行二十一。如今有三分之二的美國成人過於肥胖,三分之一屬於痴肥,百分之三十美國兒童亦過重,在過去二十年,兒童糖尿病患者竟然增加了十倍。打開雜誌報紙、扭開電視,不時看見減肥產品廣告,不外乎是經過專家設計的健身器材、營養食譜、特效減肥藥……,然而,痴肥和「富貴病」仍是有增無減。說穿了,任何高科技都無法改變好逸惡勞的生活態度。

中國古語有云:「心病還須心藥醫。」不知何年何日,專家才可以領悟到箇中道理。

2005.3.1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