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至名歸與有名無實

余創豪

今年中一位名叫史丹利密勒(Stanley Miller)的著名美國科學家逝世,密勒窮一生之力追溯生命的起源,他自無處來,現在往返無處,也許正如存在主義者所說:惟有在跨過彼岸之後,人們才可以 對生命之奧祕恍然大悟。

密勒還是一名二十來歲的研究生時便已經成名,從前科學家相信,在遠古時代地球大氣層類似木星,而且生命的基本元素就是蛋白質,構成蛋白質便需要氨基酸。密勒追問:在古地球的環境下,氨基酸是否可以自然產生呢?密勒並不只是枯坐冥想,而是坐言起行,一九五三年密勒在實驗室設計了一個封閉系統,模擬古代地球大氣層,經過人工閃電之後,果然製造出氨基酸!

這實驗不單止令密勒一夜成名,而且引起了極大爭議。既然生命元素有可能自然產生,那麼人們是否還需要相信一位創造主呢?在具有深厚基督教傳統的美國社會,這無疑是一個敏感的題目,無怪乎密勒的研究備受注目。不過,後來普遍科學家卻認為真正的古代地球大氣層,並不似密勒實驗室所模擬那般。其實,在密勒發表實驗報告的幾個星期前,另外兩名科學家發表了一篇同樣是探討生命奧祕的文章,這篇文章在當時並沒有好像密勒的實驗般受傳媒高度關注,這篇文章認為蛋白質並不是生命最重要的一環,那兩名科學家就是後來揭開了 DNA 祕密的華生(James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Crick),這真個是「在前的會在後,在後的會在前。」

在這篇雜文堶情A我並不打算評價密勒實驗的歷史地位,更絕不敢奢望破解生命起源的奧祕。我只是想提出這段大歷史中的一段小插曲:按照大學不明文的規矩,研究生發表學術論文,都會加上教授的名字,當時密勒的老師是一九三四年諾貝爾獎得主哈諾德尤瑞(Harold Urey),本來密勒的原稿上面有尤瑞的名字,但尤瑞卻堅持發表文章時要除去自己的名字,他本著無功不受祿的原則,要學術界給予密勒配得的名譽。

說了一大堆,其實這篇文章的主角不是密勒,而是道德與智慧都令人折服的尤瑞。尤瑞當然有道德,但為什麼我說他的行為有智慧呢?教授以自己名義發表學生的研究成果,甚至在文章上塗去學生的名字,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不費吹灰之力,便可以「著作等身」,表面上這是十分聰明的做法,其實,令自己浪得虛名,是極不智慧的。當那些人一隻字也未寫過時,明眼人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一位朋友甚至說:「一個人有沒有料子,跟他談幾分鐘就可以知道。」試想像,假若當日尤瑞吹噓自己是製造出氨基酸的原創者,行家只須問他設計實驗的詳細情形,假裝者就會無所遁形。再者,一時之燦爛,可能不是永恆的光輝,幸好尤瑞並沒有邀功,如上所述,雖然密勒的學說不算全盤被推翻,但是後來華生和克里克的發現,肯定地蓋過了密勒的光芒。

可惜,科學歷史堶惚o充滿著許多大愚若智的人,十七世紀丹麥解剖學家、地質學家尼古拉史坦諾(Nicolaus Steno)的老師布萊斯(Gerard Blaes),就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反面教材,史坦諾在解剖學、地質學都具有影響深遠的創見,在成名之前,他在荷蘭跟隨布萊斯醫生學習解剖學,跟密勒一樣,史坦諾喜歡實幹多於理論,當時許多人都盲從教科書,史坦諾卻抽絲剝繭地解剖屍體,終於他發現了唾液的輸送管,他向布萊斯報告解剖結果時,布萊斯嗤之以鼻。後來醫學界承認這是一項新發現時,布萊斯竟然宣稱自己才是最早的發現者,於是乎師徒反目,二人不斷地舌劍唇槍。

當時史坦諾寂寂無名,相反,布萊斯醫生擁有受人尊崇的學術地位,看來史坦諾難免會處於下風。不過,真金不怕紅爐火,史坦諾多次公開示範解剖的詳細過程,並且發表精密的報告,他不單止清楚地描畫出唾液輸送管,而且顯示了眼淚輸送管的生理結構,布萊斯根本一知半解,當然無法提供相應的証據。

世上有人實至名歸,有人有實無名,例如有人有名無實,有人無實無名。筆者自嘆資質平庸,當然不能實至名歸,但我情願無實無名,這總勝過有名無實。

2007.7.1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