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 余創豪

筆者年少時參加的一所香港教會中,有位名揚四海的主任牧師,他的學問已經受到普遍肯定,不過,他在取得神學碩士學位之後便沒有再繼續進修,有天我跟他閒聊時隨口問:「你為什麼不繼續攻讀博士學位、更上一層樓呢?」他笑著回答:「本身沒有料子的話,讀多一個學位仍然是沒有料子;有料子的話,沒有讀書還是有料子。」驟耳聽來,這好像是很大口氣,但平心而論,這不無道理。

在香港時筆者與許多青年作者來往,這些騷人墨客有不同背景,有些是學院派,有些是自學成才,香港詩人吳呂南在香港大學取得學位,後來計劃到嶺南學院繼續進修,可是嶺南學院中文系系主任梁錫華博士卻告訴他「讀書沒有用」,之後吳呂南以輕鬆手法在【香港文學】雜誌發表了這段往事。其實,讀書當然有用,我猜想梁錫華教授的意思是:「正規教育或者學位沒有用」,更加精確地說,這應該是「正規教育或者學位對培養學術與智慧沒有幫助」。

再說遠一點,十六世紀法國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家蒙田(Michel Eyquem de Montaigne),曾經嘲笑那些在學府堶推馴|方帽的人是「萌塞者」,他說那些沒有讀書和在餐檯上放屁的人,仍然是完整的人,這與陸九淵所說「雖不識一字, 亦能堂堂正正做個人」,可說是互相輝映。現代英國作家博頓(Alain De Botton)是蒙田的信徒,他並不覺得劍橋大學的高材生,在許多重要問題上會比一般人更有智慧,例如「怎樣才算是好家長?」「應該怎樣應付焦慮?」「真正愛情與意亂情迷有什麼分別?」劍橋大學未必能教導你怎樣對應這些問題。

學位跟智慧沒有關係,這是被無數人重複過無數次的話題,贊成者可以舉出一大堆例子,反對者亦可以。不過,最近史丹福大學社會量化研究所的兩位學者,對這問題提供了實質數據,這兩位學者是尼爾(Norman Nie)和高特(Saar Golde),他們分析了二十世紀美國人教育程度與語言能力的資料,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現象:首先,資料顯示出個人所受的教育越多,語文能力越高,驟眼看來,這好像印証了「正規教育有用論」。

可是,以宏觀掃描整體社會,卻得出一幅完全不同的圖畫,二十世紀初期,美國人平均只接受十年教育,二十世紀晚期,這已經進步到十四年教育,亦即是說許多人都有機會讀兩年大學、或者取得副學士學位。在二十世紀上半葉,只有百分之六美國人有機會讀研究院,在一九七零年代這數字增加到百分之十六,但出奇的是,在整個世紀堶情A美國人平均的語文能力考試分數卻沒有絲毫進步,在圖表上形成一條平坦的線。尼爾和高特認為:個人的語文能力提高其實並不是正規教育的結果,本身已經聰明的人,受教育之後如虎添翼,普及教育給每個人讀書機會,但本身不是讀書材料的人,勉強進入學校亦不會有什麼成就,最後平均學術程度被拖下來而停滯不前。這令我想起主任牧師那兩句話:「本身沒有料子的話,讀多一個學位仍然是沒有料子;有料子的話,沒有讀書還是有料子。」

筆者在大學和研究機構打滾多年,對尼爾與高特所說有很大共鳴,我見過無數碩士、博士、教授,在自己專業堶惟|且略知一二,但在其他範疇的思辨能力卻不甚了了。每逢有些長輩勸喻年青人應該要勤力讀書而剛剛筆者又在場的話,他們都會以我為例子:「你看余叔叔讀書多麼用功。」通常我沉默不語,因為我自知一開口便會高唱「正規教育無用論」。很多年前有一次一位朋友訓誨弟弟要用功讀書,若然沒有學位的話,將來只能做餐廳侍應生,我忍不住插嘴:「職業無分貴賤,做侍應生有什麼不好?你進入餐廳不是希望有侍應生招呼你嗎?沒有侍應生,餐廳還可以營業嗎?為什麼你期望人家的子弟要做侍應生服侍你,你自己弟弟卻不可以從事餐飲業呢?一個人有用與否、聰明與否,跟讀書沒有關係。」

不過,話又得說回來,上述那位主任牧師至少擁有神學碩士學位;梁錫華勸誡吳呂南不要繼續進修,但自己是文學博士;蒙田家境富裕、受過良好教育,他父親甚至為他聘請私人導師;博頓質疑劍橋大學能否教導人生智慧,他自己正是畢業於劍橋大學;陸九淵不單只不是文盲,而且識很多字,他是宋朝理學大師;尼爾在史丹福大學做研究,而高特則是史丹福大學經濟學系博士班候選人。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和戴爾電腦公司創辦人米高戴爾,雖然沒有完成學位,但至少讀過大學。主張「讀書無用論」,是不是有點像霍英東或者李嘉誠說「金錢並不能使人滿足,請各位不要追逐名利」呢?

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受過教育的人才會說正規教育沒有用,這正如嚐過名成利就滋味的人,才會深刻地體現出「人若賺得全世界亦不會快樂」是什麼意思。中產階級對一貧如洗的人,說什麼「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這只是不著邊際的高調。

同樣道理,現在我會這樣對年輕人說:「你應該去進修,但學位不是一切,當你受過正規教育之後,若果最後發現受教育與否並不重要,那麼這就是最成功的教育,而你亦得到人生最大的智慧了!」【儒林外史】描述「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但沒有趕科場而得到經歷官場的機會,那又從何辭官歸故里呢?

2008.9.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