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勝招?

余創豪

年少時,筆者十分喜愛閱讀武俠小說,有兩段故事,我至今仍然記得。

一段故事見於古龍的【浣花洗劍錄】,在小說堶惘釣潀黖揖@高手是同門師兄弟:紫衣侯、朱衣侯。紫衣侯稱讚朱衣侯的武功造詣在自己之上,因為自己有過目不忙的本領,任何讀過的武學祕笈,他都可以牢牢地記著一招一式,朱衣侯卻剛剛相反,任何學過的武功,他很快就忘記得一乾二淨。

另一段故事出自金庸的【倚天屠龍】,話說有一回武當張三丰向張無忌示範太極劍法,示範了幾次之後,張無忌說所有劍招都通通忘記了,張三丰大聲讚好,因為他要求張無忌學習的並不是墨守成規的劍招,而是劍意。

年青時讀了這些充滿禪機的故事之後,以為自己領悟了什麼高深哲理。後來,自己仍然是走上學「死功夫」的舊路,學位讀完一個又一個,但「生」學問卻不見得好到哪堙C

幾年前,我懷著一腔熱誠去修讀科學哲學,幾年後的今天,我竟然質疑自己應否嚴肅地對待學過的東西。一九七九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溫伯格(Steven Weinberg),對科學哲學的價值有頗多商榷,他說哲學對物理學的價值,就好像初期民族國家(Nation-state)對人民一般,民族國家保護自己的百姓,令他們不受其他國家侵犯;同樣道理,哲學對科學家提供思想保護,接受了某種哲學假設的科學家,就不會相信基於不同哲學假設的科學理論,於是乎,科學家被「招式」的框框困著。

無獨有偶,英國劍橋大學天文物理學家霍金斯(Stephen Hawking)也不喜歡哲學,他坦言自己不會花時間思考某某主義,他曾經批評數學家彭羅斯(Roger Penrose)太注重形上學,彭羅斯是一位柏拉圖主義者,他煞有介事地思考數學公式建構的世界是否真實、是否能夠如實地反映物理現象,霍金斯乾脆說數學就是數學,管它真實與否。

其實,在哲學之外,其他學科亦存在著類此的予盾,讀書太多、思考太深,結果自陷於桎梏。社會學家卡斯拿(Barney Glaser)攻讀博士學位的過程,也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卡斯拿的師傳是社會學的一代宗師墨頓(Robert Merton),當時墨頓剛剛發表了一篇關於科學社會學的論文,他認為尋求新發現是科學家從事研究的動力來源,墨頓深受科學歷史學家孔恩(Thomas Kuhn)的影響,孔恩指出科學之進步在於新典範取替了舊典範。卡斯拿卻不以為然,他認為墨頓的想法只是按照理論而「想當然耳」,卡斯拿決定把博士論文從頭做起,他放下所有理論假設,分析科學家的心路歷程,結果,他發現其實大多數科學家都沒有雄心壯志尋求突破,而只是希望出版足夠的論文,以獲取升職加薪。後來卡斯拿自立門戶,創建了實地理論(Grounded Theory),強調要在研究中摒除先入為主的觀念。

溫伯格、卡斯拿是現代的朱衣侯、張無忌。不過,如果你以為筆者鼓勵你不去讀書,鼓勵你走「無招勝有招」之捷徑,那麼你就誤會了!朱衣侯、張無忌並不是完全不學任何招式,而是 學過之後沒有死守招式;溫伯格、卡斯拿也不是束書不觀、游談無根,而是讀書之後抱著「盡信書不如無書」的態度。

筆者曾經修讀美術,不幸地,許多年青人以為一下子就可以變成朱衣侯、張無忌,他們連基本繪畫技巧也未能掌握到,就大搞破除所有成法的所謂「現代藝術」,筆者曾經對字體秀麗的內子說:「我連楷書也未能寫好,我應該稱呼自己的字為『後現代書法』!」

慚愧得很,筆者既不是紫衣侯,亦不是朱衣侯,我就是卡斯拿所說,那種但求出版足夠的論文、獲取升職加薪的凡夫俗子。

2006.3.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