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在心田的

余創豪

最近香港電台節目【星期日檔案】,報道王財貴博士、鄧立光博士和一些有心推動中國文化的人,訓練小孩子自幼背誦四書五經等中國古典名著。當然,一些教育心理學者質疑這讀經運動的成效:小孩子能夠明白什麼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嗎?沒有理解而死記死背,到頭來只是枉讀詩書。但贊成者則認為:即使現在小孩子不明白,只要將聖賢之書牢記在心,他們長大之後,終有一日會恍然大悟而受用無窮。

從讀經運動我聯想起自己的一些故事,不過,這只是一篇結構鬆散的雜文,而不是邏輯嚴謹的論文,請讀者不要誤會我借用這些故事,來支持或者反對讀經運動。

二十年前,筆者在美國明尼蘇達州讀書,當時一位駐大學的浸信會院牧對我說:「當汽車偏離道路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手忙腳亂,於是乎大動作地扭動駕駛盤,例如汽車偏向右,有人便大力將駕駛盤向左轉,這樣汽車會失去控制,甚至乎翻車,正確做法應該是輕輕地矯正軚盤。」

當時我有如長八金剛,摸不著頭腦,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我說這番話,那時我既沒有駕駛汽車,亦沒有意思要在短期內考駕駛執照。在字面上我明白他說什麼,但實際上可以說我完全不明白,因為我並不覺得對我有任何實用意義。

六年之後,筆者終於考取了駕駛執照,領取牌照幾個月之後,我不知天高地厚,由奧拉克落馬洲開車到美墨邊境。整段車程需要大約十二個小時,途中在德薩克斯州某個渺無人煙的地方,我以為某條道路是單程路,所以錯誤地把汽車駛進了相反行車道,當時已經是深夜,前後左右都沒有其它汽車作為參考。行車一陣子之後,遠處有兩點車頭射燈,我不以為意,繼續前進,當迎面而來的汽車十分接近自己時,我才意識到兩部汽車快要相撞!

六年前院牧的說話,一剎那之間在我腦中噴發出來,我稍微轉動軚盤,自己的汽車便回到正確的行車道。院牧那幾句我從前以為完全與自己不相干的說話,在那一刻竟然幫助我逃過一劫。這並非誇張之辭,事實上,筆者有一些朋友在馬路上發生變故時,正因為大動作地轉動軚盤,結果造成嚴重傷亡。經過了德薩克斯州那次經驗之後,我有好幾次亦是在事故中因著穩住駕駛盤而履險如夷。

人生就是如此奇妙,一句金石良言的種子落在心田堙A你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發芽生長、什麼時候會開花結果。遺憾的是,有時候有些種子會在劣土中枯死,或者撒落在路旁,被飛鳥吃掉。

筆者在小學將近升中時,班主任對我說:「你的中文底子好,應該選擇中文中學。如果你勉強自己就讀英文中學,到頭來可能英文未必追得上,中文亦荒廢了。」坦白說,那時候班主任所說真是有點「突兀」,在殖民地政府統治之下,幾乎人人都認為讀英文中學比中文中學更有前途。我沒有認真地考慮班主任的勸告,糊里糊塗地升上英文中學,結果不幸被她言中,自己英文學不好,中文也停滯了。直到進入澳門東亞大學讀書時,筆者才重新投身中文寫作。

觀看【星期日檔案】的時候,我有點羨慕那些將詩詞歌賦、四書五經唸得滾瓜爛熟的小朋友,的確,一臉稚氣的「老人精」在朗誦「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時,難免會予人一種突兀的感覺。不過,突兀的感覺,終歸會隨著日子而消逝的。

2007.9.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