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典故


余創豪

有些朋友不喜歡閱讀用典的文章,他們指出:採用典故而不加解釋,只會令讀者墮入五里霧中。也許是自己個性關係,我反而愛看用典繁富的文章。

例如吳淑鈿老師在【斗室消遙】一文中敘述讀書經歷時說:「覺得它(書)與我此時此地的心靈契合無間,大抵可以用王國維的第三個境界來形容這一段閱讀情緣了。」王國維的第三個境界是借用宋詞來形容求而不得、又不求而得之喜:「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用典精妙之處,是文字濃縮而文意含蓄,假若作者再加以解釋什麼是王國維第三境界,就會畫蛇添足。

在【西安掠影】中,吳老師在城牆上顧盼自行,「亦難免悠然生起驅動義山直奔樂遊原的向晚情意結」。這短短一句,精煉地帶出李義山的「向晚意不適,登車驅古原」。倘若作者將原詩引出,作者的句子和詩人的文句未免有太多重覆。

也許有人會批評:「不知道通曉王國維、李商隱詩詞的讀者,又怎會知道作者要表達什麼?」我個人認為:讀者有責任追求深入理解。莊子在【庚桑楚】的一段說話,可以應用在讀書態度上:「求學,要追求自己不懂的東西;做事,要做自己不能做的事情;辯論,要辯難以反駁的命題;求知,就是要把目標定在自己不能知的境界。」

其實,用典是否過於深奧,與讀者文化背景有關,對熟悉中國文化的讀者來說,作者徵引李白、杜甫、李商隱、王國維,應該不成問題。對華人讀者而言,也許有濃厚西方文化味道的典故,卻會成為挑戰。台灣作家胡品青的文章即為一例,胡品青熟悉英、法、德等多種文字與文化,在其文章堶情A西洋典故真是順手拈來,例如「伏爾泰的語言」、「艾爾西的腳步」、「波希米亞的生活」、「墨爾索型的異鄉人」、「阿奇里斯的腳跟」、「梅菲斯多費力斯式的否定」、「維尼式的傲岸」……。

起初,我對這種用典方法很不習慣,不論讀者是否理解什麼是「阿奇里斯的腳跟」、「梅菲斯多費力斯式的否定」,一篇漢語文章堶惕阬礸菑茼h翻譯文字,讀起來未免有點突兀。然而,想深一層,世上並無純粹的文字,今天很多常用的中文字,不是源於佛教和日本文化嗎?例如「傾偈」、「一剎那」、「七級浮屠」是佛教文化用語,而「社會」、「經濟」、「元氣」、「社長」則源自日文。

正如中國典故反映中華文化,西方典故也是幫助讀者認識西洋文化的門路;對作者來說,西方典故也是一個豐富的泉源,以達到言簡意深之效,例如寫「這是他事業上的滑鐵盧」,就勝於寫「他自以為戰無不勝,於是孤注一擲,結果事業失敗。」寫「總統心中充滿哈米吉多頓的恐懼,在決策上步步為營。」這樣勝過明顯而冗贅地說:「總統害怕觸發世界大戰,帶來世界末日,所以在決策上十分小心。」寫「她以林前十三章的胸懷,忍受丈夫的頂撞」,這種表達高明過寫「她堅信愛是恆久忍耐,故此對丈夫盡力包容。」寫「他克服了客西馬尼園的掙扎,毅然走向十架苦路。」這組句子在竟境上優越過「他知道若要完成任務,必然要負上沉重代價,他徹夜無眠,在內心堶接o生極大掙扎,最後他戰勝恐懼,決定不怕艱難、不計痛苦,毅然接受任務。」

希望讀者能以莫霍斯探員、葛克隊長之精神,去解盡天下典故。(莫霍斯是【X檔案】主角,專門調查難破之案,葛克隊長是【星空奇遇記】主角,勇於向外太空探險。)

2002.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