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寫作與文學

余創豪


我現在是主修美術及傳理,在這塈皕Q討論新聞寫作及文學的聯繫。

美術設計家祈理士說現代藝術已走向形式變成藝術(The form is the art);而傳 理大師馬歇爾麥勞咸(Marshal McLuhan)也強調:「謀介就是訊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新聞寫作這形式,構成了它內容訊息的特殊性。

不要誤會新聞再是平鋪直敘、有聞必錄的報告,那種「客觀新聞」已成明日黃花, 在美國已流行了「新新聞」或稱為「超新聞」許久,這是基於事實而以小說形式 寫出來的報道,它一方面求真,另一方面亦注入了作者的價值判斷。相信最典型 的技巧,是「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所創的DEE模式,即是找一 件例子來大加描述(Describe),然後再解釋(Explain)那事件只是某社會現 象,某大趨勢之一例子,最後是為這現象、趨向下評語(Elucidate)。

作文之常識是先說論點,再舉例子支持,但DEE是全部倒轉過來!我認為,以 故事開頭,無非是增加文章之吸引力,待解釋那故事背後還有許多相似事件時, 便更把讀者之驚嘆提升。

報道真實事件、力求可讀性與下評價判斷,成了新聞寫作三大「形式與內容」。 文學之形式與內容都是以想像、含蓄為主要成份,求真,豈非與想像衝突?下明 顯的評語,豈非失去含蓄?藝術是高度之象徵,當一篇文字再無象徵性時,它還 可以和文學扯上關係嗎?

或許有人認為這問題不值得去問,散文不是也記錄見聞,再加上議論嗎?在美國 有許多大學都設有寫作學碩士班,但只設有小說組與新詩組,而不設散文組,其 中道理正如上述。

在我赴美前,有位文學界前輩勸我發展新聞文學,因為人們已開始厭棄虛幻,所 以真實的文學大有前途。可是在美國正有不少人批評新聞文學不真實,尤其是在 某記者被揭發虛構了一篇報導來獲得普立茲新聞文學獎後,人們對「新新聞」開 始失去信心。

新聞寫作是文學嗎?請諸君原諒我問這個幼稚的問題。

(原載於澳門日報 一九八八、五、十一)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