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詩詞 侯斯頓太空總署


余創豪

年少時,我十分喜歡白居易的【長相思】:「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吳山點點愁……」這首詩充滿音樂性,可以琅琅上口。很多年來,一直以為吳山是一座山,心中常油然嚮往,希望能到彼山一遊。後來我才知道,其實「吳山」是泛指長江下游南方的山,在春秋時期,長江下游南方是吳國的領土,吳山包括紫陽、雲居、金地、清平、寶蓮、七寶、石佛、寶月、駱駝、峨眉等十幾個山。既然是「點點愁」,那麼當然是不只一座山了。

自己也很喜歡南宋詩人陸游之【訴衷情】其中兩句:「心在天山,身老滄洲。」這兩句與粵曲【昭君出塞】中的「身在胡邊心在漢」,有異曲同工之妙,充分表現出陸游思念故國的情懷、光復中原的心志。可是,天山是漢唐盛世西北的邊疆,為什麼南宋詩人會懷念天山呢?後來才知道,在這堙u天山」只是「假借」,是借作南宋的西北前線。此外,滄洲位於中國河北省,陸游晚年居住在浙江紹興,為何卻自稱「身在滄洲」呢?其實在陸游這首詞中,「滄洲」並不是指一個實在的地方,而是「水邊」的泛稱,因為陸游晚年居住在紹興的鏡湖之濱。

膾炙人口的【滿江紅】也有類似的修辭,【滿江紅】中有「踏破賀蘭山缺」一句,有些考據學家指出【滿江紅】並非岳飛所作,因為在岳飛時代,賀蘭山處於西夏,而大宋的頭號敵人是金國。我對這首詞的考據所知極少,所以不敢在這堸Q論【滿江紅】是否岳飛所著。但無論如何,即使賀蘭山是西夏所在,也可以假借為金國。在金國崛起之前的宋初,西夏已是宋朝的主要邊患,西夏成為以後宋代人邊患的標記,這是不足為奇的。

舉個西方的例子吧!在十世紀至十二世紀,西方國家與回教世界發生過很多場戰爭,史稱「十字軍東征」,十字軍由多個西歐國家的軍隊組成,包括第一次東征時由菲力大帝領導的法蘭西軍隊,而第二次東征時法蘭西軍進佔大馬士革,故此伊斯蘭世界以「法蘭西人」(Franks)統稱十字軍。最近反西方的回教激進主義,則以「十字軍」來統稱西方國家。簡單地說,對那些穆斯林來說,法蘭西人、十字軍己成為仇敵的象徵。

再舉個現代的例子吧!現代人常常指責獨裁政府是「法西斯」,法西斯主義源於一九三零年代義大利的墨索里尼政權,是近代史上最早的極權主義思想。後來的德國的納粹主義,亦統稱為法西斯。現代人呼喊「打倒法西斯主義」,當然不是指七十年前的墨索里尼,而是指眼前的敵人。

除了仇敵之外,拯救者亦有象徵的名稱,一九七零年美國太空船太陽神十三號在登月途中發生機件故障,一九九五年湯漢斯(Tom Hanks)主演一齣以此故事為背景的電影,扮演船長的湯漢斯向侯斯頓太空總署求救:「侯斯頓!我們有一個難題!」(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自此之後,侯斯頓成為了救苦救難的「觀音大士」。有時自己求救,我會說:「侯斯頓!」但侯斯頓太空中心當然不會來幫助我。

總括來說,古今中外,有不少語句是泛指、假借,這些文字之運用方法見於文學、政治、宗教……等不同範疇,很可惜,筆者見到一些人十分拘泥於字面意思,例如某些宗教領袖按照字面去解釋經典;某些哲學家亦以字面來分析語句的邏輯矛盾。面對這些「爭論」,有時我真是欲辯無言。「侯斯頓!我有一個難題!」

2003.6.1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