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民進黨的蔡英文


 


說到冗贅的詞語

 

余創豪

最近台灣電視節目【101高峰會議】採訪了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主持人李四端問蔡小姐:「你的企圖心是什麼?」蔡小姐回答:「我的企圖心是民進黨在市縣選舉中大獲全勝。」蔡小姐又指出:「民進黨仍然是一個充滿理想性的政黨。」也許讀者以為我想評論台灣政治,對不起,這不是我在這堛漸纗洃腄C

蔡小姐的答案在預料之中,挑起我興趣的課題,反而是李四端與蔡英文的遣詞造句。其實,他們只需說「你的企圖是什麼」和「我的企圖是什麼什麼」便已足夠,在「企圖」後面再加上一個「心」字,未免是畫蛇添足。還有,說「民進黨仍然充滿理想」便可以,「理想」之後再加上「性」,便顯得有點冗贅。

基於同樣道理,橫跨港台兩地的著名文學家余光中曾經批評「性」用得太濫,例如「這本書可讀性甚高」,其實說「這本書很好看」或者「這本書真好讀」便已經充分表達意思。筆者更加擔心「性」氾濫會造成誤會,例如「這是挑釁性行為」,讀者會以為這是挑釁的性行為。

看到這堙A讀者也許以為筆者年紀漸老,開始「八股」起來,那麼,我就說一句:「話又要說回來。」有時候,多餘的文字是有其必要的。有些文史學家指出:「金兀朮元帥」或者「金兀朮將軍」是累贅的用語,金兀朮是中國南宋時期金兵的將領,「兀朮」就是「元帥」意思,金兀朮並不是姓金名兀朮,「金兀朮」是金國的將軍,他本來的名稱是完顏宗弼。此外,「戈壁沙漠」亦有問題,戈壁是蒙古語,有沙漠、礫石荒漠、旱地等意思,換言之,「戈壁」就是「沙漠」。還有一個最常見的錯誤,就是「孟姜女」這稱謂,羅文的經典歌曲【長城頌】便有「孟姜之女哭苦命」這一句,其實「姜」是指美女,例如樂府詩【隴西行】有云:「取婦得如此,齊姜亦不如。」【詩經·小雅·有女同車章】亦說:「彼美孟姜。」詩人不是說「齊姜女」或者「孟姜女」。

但筆者卻認為:保留那些多餘的名詞亦無傷大雅,在今天有幾個人會通曉南宋時期金國的文字、蒙古語、和中國秦漢以前齊魯之地的方言呢?在今天不流通和今人不理解的名詞之後加插現代人明白的註釋,無非是為了傳達訊息。這情況也發生在漢譯外來語中,舉例說,要咬文嚼字的話,「沙皇」便是多此一舉,「沙」(Tsar)源自羅馬的統治者尊稱「凱撒」(Caesar),俄羅斯、保加利亞、塞爾維亞都曾經以「沙」稱呼其皇帝,換句話說,「沙」亦即是「皇」,可是,若果作者寫「俄羅斯『沙』尼古拉二世」,讀者必定一頭霧水。為求讀者明白起見,採用「沙皇」這架床疊屋的名詞便無可厚非。當然,最乾脆的方法是用意譯而且不是音譯,例如從前德國人稱呼皇帝為「Kaiser」,但大多數人將「Kaiser Wilhelm」翻譯為「德皇威廉」,而不是「該撒皇威廉」。

此外,一些日常用語的重複是為了強調某些意思,例如「男子漢」,當然,「男子」就是「漢子」,這樣說無非是為了凸顯出「男子漢大丈夫」的豪氣。

最後,我想指出:筆者雖然仍然充滿理想性,但我的企圖心並非好像橫戈躍馬的金兀朮元帥、凱撒大帝那般宏大,我只希望能夠寫出可讀性很高的文章,好讓這地方不會變成文化的戈壁沙漠,內子余姜之女亦支持我的企圖心。

 

 2009.2.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