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論文的修辭

余創豪

提起修辭,大家自然會聯想到文學,很難想像,修辭跟科學有什麼關係。最近閱讀了一篇科學論文,那位作者的修辭,卻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那位作者指出另一位科學家說謊。

當萊溫斯基醜聞鬧得如火如荼時,美國前任總統克林頓不得不承認:「沒有漂亮的方法(fancy way)表達我自己犯了罪。」非也!非也!統計學家費沙(R. A. Fisher)正是採用漂亮的修辭法(這堿O指廣義修辭),指出生物學家曼杜(G.. Mendel)不誠實。

曼杜和費沙都是大有來頭,曼杜是遺傳工程學之父,費沙是現代統計學之父。相信大家都聽過遺傳基因,生物就是將自己的特徵,通過遺傳基因傳送給下一代,最早提出這理論的人,是十九世紀的科學家曼杜,曼杜通過植物實驗,宣稱自己証明了遺傳基因理論。可是,在二十世紀初期,費沙檢驗曼杜的數據,卻發現其中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在一九三六年,費沙發表一篇論文,指出曼杜可能「改造」資料,令資料符合理論。

費沙的修辭堪稱一絕,有些對曼杜的評語是明褒暗貶,例如:「曼杜是一位富有經驗和成功的教師,他可能採用一種適合上課講學的方法來寫作,他不想將內容複雜化,所以省去不必要的枝葉。」這段的上文下理是:曼杜隱瞞了部分資料。

費沙在另一處含蓄地提出:「在處理事實時,曼杜採取了過度和不必要的自由態度。」費沙的意思是:曼杜歪曲事實。

費沙又隱晦地說:「曼杜在維也納學習數學時,很少留心於或然率理論,但是他也曾參與和統計學有關的科學研究,例如氣象學、太陽黑子,很難想像,他身邊沒有書籍或者朋友幫助他客觀地分析資料。」說得坦白一點:曼杜自己所受訓練不足,又沒有查看參考書或者請教專家,他根本沒有資格作客觀研究。

在文章尾後費沙仍然十分客氣地說:「可能以往的實驗令他對自己的理論有一個誇張的印象,他太清楚在實驗中預期什麼,所以他的實驗只是用來示範遺傳基因理論,而不是為了啟蒙自己。」簡單地說,曼杜堅決相信自己的理論,實驗只為証明自己信念,而不是求取真理。

讀者可能感到奇怪,曼杜在一八八四年逝世,身處二十世紀的費沙,根本不需要害怕掀起筆戰、或者惹來尷尬的人事關係,為什麼費沙不乾脆說曼杜科說謊、講大話、不誠實、歪曲事實、隱瞞真相、大話西遊、車無煙大炮、沒有職業道德、胡說八道、不知所謂、一竅不通……?

畢竟,科學論文講求客觀性,要避免情緒化的字眼和人身攻擊,難怪費沙要在修辭上大費周章。因著要求客觀性的緣故,某些學會甚至要求論文不能有「我」、「我們」等第一身稱謂。由於這些限制,故此有時科學論文的修辭,比起文學的還要精彩。

 2001.10.2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