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斯里小說與【聖經】

余創豪

我十分愛看科幻小說,科幻小說是變種的神話,本來,科幻小說和神話都引領人逃避現實,可是,有一些科幻小說,卻迫使我面對現實 -- 殘酷、無情、赤裸的現實。

很多年前讀過為衛斯里小說【紅月亮】,那是一個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故事,在書中一群外星人計劃殲滅所有地球人,目的是要在地球殖民,衛斯里指責外星人殘酷冷血,外星人卻振振有詞地指出地球人是缺乏理性的低等動物,根本沒有權利在地球生存繁衍,於是外星人播放一些紀錄片,來証明地球人是何等非理性。在其中一個片段堶情A兩方人馬瘋狂地扭打,他們不是保衛國土的戰士,也不是爭地盤的黑社會,而只是一群球迷,為了擁護自己的球隊,他們毫不留情地向「敵人」拳打腳踢。衛斯里為此而羞愧萬分。

【紅月亮】中的外星人,彷彿扮演著上帝的角色。【聖經啟示錄】警告這罪惡世界走到盡頭,就要面對最後審判,整個人類文明將會受到毀滅。

在另一部衛斯里小說【消失】中,衛斯里被俘虜至一艘外星人的太空船上,在船中他遇上一名日本女子,原來一九四五年原子彈投下廣島時,外星人將她和一些日本人提上太空船,讓他們逃過一劫,她震驚於人類戰爭的殘酷,所以不願意重返地球,衛斯里感嘆人類是「盲目的可憐蟲」。

這是一個充滿善意的神話,也許,在廣島長崎消失的幾萬人,不是被核熱溶解,而是被帶離這醜惡的世界,在一片干戈止息的淨土中,享受更高等的外星文明。

這裡外星人又扮演上帝的角色。【聖經】記載在世界末日之前,上帝將部份人類提走,被提者可免除經歷地上種種災殃。

在【盡頭】裡面,衛斯里發現人類文明已經走至盡頭,為什麼人類不斷地苦苦困鬥呢?原來一些外星人遙遙地控制了大多數人的腦電波,令人無法作理性判斷、無法在罪惡深淵自拔。

我不禁聯想起【聖經羅馬書】中保羅的吶喊:「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作;我所恨惡的,我倒去作。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

心理學家容格(C. G. Jung)指出:在人類集體的深層意識裡面,存在著共通於任何民族、文化的「神話原型」。由此來看,無怪乎相距幾千年的衛斯里小說和【聖經】,對人類的罪性、最後審判的恐懼、得贖被提的盼望,都有如此深刻的描寫。

然而,多數人只是當衛斯里小說是消閒品,而很多人並沒有讀過【聖經】。到底衛斯里的吶喊、【聖經】的警告,幾時才可令沈睡者甦醒呢?

2001.1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