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白天鵝、黑天鵝、灰天鵝野天鵝

盡信專家不如無專家


影響歷史是非常事件

筆者的專業之一是統計學,但一直以來,我盡量避免在報紙雜誌的雜文中提及這極之枯燥的題目。不過,這次我要破例,我想向讀者推薦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博士泰力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撰寫的【黑天鵝】(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這是一本關於統計學和或然率的書籍,也可以說,這是一本反統計學的書,請讀者不用擔心,整本書並不是填塞著令人眼花撩亂的方程式,相反,它充滿著幽默和生動有趣的例子,真是值得一讀。

其實,這本書的主題十分簡單,只需用幾句話就可以說明:統計學家、經濟分析師、投資顧問、和各種專家企圖採用複雜的數學模式去預測未來,但到頭來大多數預測都不準確,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專家都只是用常態去分析事物,但往往深遠的影響歷史的事件卻是非常的東西,例如亞洲金融風暴、九一一、卡塔娜風災。

筆者頗有同感,任何人都會說:人生無常,沒有人可以把握明天。但偏偏專家卻要窮畢生精力,嘗試去發現常軌、去掌握脈絡、去預測未來,這就是人生堶捲釵h荒謬與弔詭之一。

最近美國【財星】雜誌預測:中國將會在二零一五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系,不過,讀者可曾記得:在十幾年前日本經濟如日中天之際,無數專家預測日本會成為全球經濟首強;在冷戰時期,無數政治學家斷言美蘇抗衡會持續到二十一世紀,一九九一年蘇聯崩潰,所有專家都跌了眼鏡。

軍事工業學術複合體的失敗

去年上映的電影【特務風雲:中情局誕生秘辛】(The Good Shepherd)明顯地表現出「事後諸葛」的態度,在電影中一名蘇聯特務對審問他的美國間諜說:「在蘇聯體制中,根本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運作,這是用油漆掩蓋的生覂K,蘇聯不會威脅美國,現在不是威脅,將來亦不是威脅。你們知道的,你們只是利用蘇聯的威脅來繼續支持『軍事工業複合體』。」如果這齣電影在一九九一年之前上映,筆者會佩服得五體投地,不過,在冷戰期間大部分關於美蘇爭霸的電影,都是核子戰戰爭的恐怖情境,在當時誰敢說蘇聯不是威脅呢?

筆者最近讀完了另一本表面看來跟【黑天鵝】毫無關係的書,那是紹伊爾(Michael Scheuer)的【邁向地獄:伊拉克戰爭之後美國和伊斯蘭的關係】(Marching Toward Hell: America and Islam After Iraq),紹伊爾原本是中央情報局特務,專門負責對付賓拉丹,後來紹伊爾對美國政府的政策感到極其失望,於是辭去職務,現在著書立說,分析為什麼美國在反恐戰爭中節節失利,他重複地說:「許多災難是無可避免,卻不是無法預測。」紹伊爾沉痛地指出:現在美國陷於困境,是因為領導者對歷史無知、自以為是。

然而,即使當代美國領導者或者其智囊團,對中東局勢政治、歷史、宗教各個層面都具有深刻認識,這情況又會否改善呢?波士頓大學政治學教授胡爾(Alan Wolfe)指出:不錯,布殊政府在計劃中東政策時,的確沒有廣泛地徵詢學者的意見,但是,在冷戰時期卻有無數專家、學者為美國政府服務,這是一個「軍事工業學術複合體」,到頭來中南半島一團糟,並不是知識份子「出賣靈魂」而沒有說出誠實的諫言,相反,他們給予政府許多錯誤的提議,事實上,沒有冷戰理論家會預測到中國蘇聯會分裂。

最不可能就是最可能

說穿了,泰力布的思想並沒有許多新意,休謨(David Humes)、波普爾(Karl Popper)、古德曼(Nelson Goodman 等許多哲學家,都先後警告過人類不應該以為世間事物必然循著一定的軌跡發展。這本書題目為【黑天鵝】,因為這是一個預測失敗的典型例子,從前西方人觀察過無數隻白天鵝,於是以為所有天鵝一定是白色的,將來出現的天鵝也一定是白色的,直至人們在澳洲發現黑天鵝,才推翻了從前錯誤的觀念。不過,泰力布當然不會只是將前人的話重說一遍,便可以成一家之言,他介紹了一個新觀念,名叫「灰天鵝」:儘管有些東西難以預測,但並非全無預警。

筆者學無所長,但仍然奢望可以成一家之言,我突然想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如果大部分專家的預言都是錯誤的,那麼,將專家的預言倒轉過來,豈不是會得到更加高的命中率?台灣武俠小說家古龍在無數小說中重複過這幾句話:「最可怕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按照這種邏輯思路,那麼最不可能發生的東西,是否就最可能發生呢?心理學家格加倫沙(Gerd Gigerenzer)亦指出:許多人基於直覺的判斷,比起專家詳細的數據分析更加準確 。

其實,在十多年前筆者已經預測到日本的鋒芒將會被遮蓋,我不相信一個要求員工放棄家庭生活、一天工作十幾小時的工作文化,可以永無止境地繼續下去;我也不相信一個出口導向的封閉型經濟體系,可以繼續在全球化趨勢下立足。可惜,當時筆者並沒有寫下什麼論文,否則我將會是經濟學界一隻「黑天鵝」。

也許,現在為時未晚,我姑且提出一大串與主流專家相反的預言: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將會入主白宮、美國次級按揭危機在兩年內消弭、經濟衰退並沒有預期那般糟糕、新的環保科技將會恢復美國的經濟活力、中國經濟卻在未來十年陷入窘境。

如果以上的預言有幸應驗,我將會著書立說。佛家稱外道異端為「野狐禪」,由於我預測的準則是跟名門正派的專家唱反調,筆者姑且將這學說名之為「野天鵝」。

 

2008.5.4


後記:眾所周知,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是奧巴馬勝出、麥凱恩落敗,而且美國次級按揭危機越趨嚴重,在2008年結束之前甚至爆發了金融海嘯,我沒有資格成為「黑天鵝」。

2008.12.1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