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秋葉

何 時 了 ?


暮春三月,筆者每天都緊張地盯著電腦螢光幕,我並不是留意股市行情,亦不是等待樓宇價格回升。那麼,是什麼東西令筆者魂牽夢縈呢?無他,每年三月是阿歷桑那州野花盛開的季節,這時段恍如蜉游的生命,轉瞬即逝,通常人們只有三個星期的機會觀賞野花,但令人惆悵的是,野花季節並沒有一定的開始與終結日期,這完全視乎雨水、氣溫而定。

香港有追蹤藝員的追星族,阿歷桑那州則有「追花族」,有些網站每星期鍥而不捨地報道不同地點的開花情況。不瞞你說,筆者亦是「追花族」的成員之一,為了不讓機會流失,筆者每天都緊盯著這些網站的最新消息,好讓自己知道春花何時開、何時了。

去年雨水充足,是攝影「大豐收」的一年,當時筆者置身於「失蹤荷蘭人州立公園」的一片花海堶情A在陽光下,墨西哥金色罌粟花是何等燦爛奪目,我不禁想起那首膾炙人口的聖詩【野地的花】:「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 …..。」我曾經打趣地對人說:「見過野花怒放之後,我對園藝完全失去興趣。自己幾番努力去打理幾十平方呎的花圃,竟然也一塌糊塗,但那位隱形的園丁,卻可以令連綿幾十、甚至幾百公里的花海色彩繽紛、生機勃勃。那麼,我又何苦浪費自己的精神、時間、金錢呢?失蹤荷蘭人就是我的前花園,猶他州錫安山國家公園就是我的後花園。」

今年降雨量大減,阿歷桑那州的野花比去年略為遜色,但筆者的興致仍然沒有消退,最近我跟隨鳳凰城攝影學會,參加了波氏湯普遜(Boyce Thompson)州立植物公園的野花團。雖然失蹤荷蘭人與波氏湯普遜同屬於州立公園系統,但前者完全是沒有人工修飾的野地,後者則是由專業園丁悉心照料的植物公園。來到人工植物公園觀賞野花,聽起來好像是到動物園參觀野生動物,或者到威斯康辛養參場購買天然人參。

波氏湯普遜公園的主要植物是仙人掌,管理當局任由不請自來的野花與仙人掌一起生長,兩者屬於不同種類,當然不會爭姸鬥麗,相反,雄武、素色的仙人掌,跟嬌俏、艷麗的野花互相配合,構成一幅和諧的圖畫,其實,遊人若不是先有了背景資料,那麼誰可以說出什麼是人工、什麼是野生呢?

當時我忍不住向導遊提出了一個愚蠢的問題:「為什麼我家的前後花園只有令人討厭的野草,卻沒有這些可愛的野花呢?」導遊笑一笑,跟著耐心地回答:「其實那些野生植物包含了野草和野花,你在她們剛剛生長出來時便拔掉她們,沒有給予她們機會。」他頓了一頓,之後繼續說:「我不會馬上剷除所有野生植物,我等待她們長大之後,看她們變成什麼樣子才作出決定。」聽後,筆者感到無比欣慰,因為從今開始,我有藉口對太太說自己不需要拔野草。事後我轉述這番話予太太,她一言不發,沉思一會之後,她說:「這番話有很深的寓意。」

那天,導遊還介紹了不同的野花,令我大開眼界。他指著一束小黃花問遊人:「有誰知道這是什麼花?」有團員大聲回答:「沙漠萬壽菊(Desert marigold)。」導遊繼續問:「對,這是屬於什麼種類呢?」這一次,所有人都沉默下來,導遊揭開謎底:「這屬於向日葵。」我睜大眼睛,心想:「向日葵不是那種花瓣巨大的黃花嗎?這小黃花是向日葵嗎?」他解釋:「向日葵的特點之一,是中心呈圓碟形,若果你細心觀察的話,中心圓碟是由很多細小的花朶組成,這可說是花中之花。」我俯身觀察,鼻子幾乎貼近花瓣,果然中心是一堆花。隨後,導遊向我們介紹了白色、紫色的向日葵,她們都具有共同結構。想不到毫不起眼的微型花,拼湊起來竟然是清麗脫俗的花中之花。

除了「追花族」之外,在這媮晹酗@群「追葉族」,每年十月底至十一月初,本來綠油油的樹葉,卻被隱形的化妝師塗上了紅色、橙色、黃色的胭脂。跟春天的野花一樣,秋天的黃葉也是匆匆過客,在周而復始的四季路上,她們不期然地回眸一笑,於是,「追葉族」便費煞苦心地追尋芳蹤。通常秋葉都是蒼涼、肅剎的象徵,印度詩人泰戈爾曾經說:「讓生命成長時麗似夏花,凋零時則美若秋葉。」其實,秋葉並不是只具有凋零美,在猶他州錫安山國家公園漫山的秋葉,紅得熱情如火、橙如豐沛陽光、黃似遍佈幸福的手絹。

現在為時尚早,我姑且賣個關子,在十一月時我將會告訴你追葉的故事。現今,隱形園丁已經悄悄地自四季路上淡退,但在遙遠的地平線上,隱形化妝師的身影卻開始浮現。

2009/4/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