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ing chess-Chinese essay by Alex Yu.

無敵的棋手,就是不戰的棋手!

彼得和湯姆仍埋首對奕,但彼得已兵敗如山倒。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 看得出這不是彼得一時失手、湯姆一時幸運,這是湯姆週詳佈局的結果,他引誘 彼得一步步的深入進攻,然後一舉把對方殲滅。在彼得的主力盡失之後,不消一 分鐘,湯姆一聲「將軍」,棋賽就此結束了。彼得悄然引退,我對湯姆說:「我 想跟你下一局,可以嗎?」湯姆望一望手錶,然後答:「對不起,午飯時間快過 了,還是改天吧!」在湯姆離開後,我向彼得解釋剛才他錯在那堙C另一位同事 說:「真可惜,我巴不得看你怎樣把湯姆殺個片甲不留。」

本來這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過了一天之後,我卻在同事間聽見一些誇大 扭曲的傳聞:「湯姆自知不是亞余的對手,所以找藉口打退堂鼓。」「湯姆對彼 得的殺著,亞余全都看出來了,他的棋藝必定凌駕於湯姆之上。」「除了亞余之 外,我們中間幾乎所有人都是湯姆的手下敗將。」

我不禁沾沾自喜,心想以後不要再挑戰湯姆了,就讓我「棋藝精湛」的神 話一直去流傳吧!突然,我領悟到:無敵的棋手,就是不戰的棋手!

奕棋的「神話」,跟學問的「神話」,是同出一轍。現在我再沒有教書, 只是從事研究工作,有一些研究生卻要求我給他們「個人導讀」,有幾個甚至要 求我成為他們博士論文的指導。他們說:「現在我從那些教授身上學到的十分有 限,如果你開一門課就好了。」「你為什麼不教書呢?我十分希望能夠學到你的 東西。」我心想:如果我真的設課授徒的話,現在我就是那些他們常常批評的教 授之一了!由此我牽強地想起宋代理學家的「無言垂教」,無言垂教,反而可以 為他們保留一點幻想與希冀。

其實,這些幻像的形成,不是由於我棋藝高超、學問精湛,大部份原因, 是同事不甘受湯姆挫敗,學生不滿教授們的教學。我又豈敢自溺於幻像之中?

世局如棋,不戰的棋手未免過於消極,但不懂急流勇退的棋手,最後被漩 渦捲下,也是令人唏噓歎息。現今俄羅斯之經濟陷於崩潰邊緣,葉利欽總統受千 夫所指,但回想幾年前葉利欽的聲望,卻是如日中天,那時戈爾巴喬夫受群魔軟 禁,眼看蘇聯的改革就此煞車,葉利欽卻不畏強權,振臂一呼,解了戈爾巴喬夫 之圍,嬴取了國內外的讚賞。如果當時葉利欽功成身退的話,那麼現在俄羅斯人 民會說:「可惜葉利欽太早退休,不然現在國家也不致如斯不振。」「假若今天 葉利欽當權,他決不會容許這般政策。」我相信葉利欽的神話會不脛而走,葉利 欽可以名垂千古。幾年前人民對他的愛戴,也許是基於對蘇聯的不滿,葉利欽未 必一定有更優異的治國才能,然而,葉利欽卻選擇了自暴其短。放眼世界,波蘭 的華里沙、菲律賓的科拉桑,不是也有相似的「棋遇」嗎?

反過來說,懷才不遇、或英年早逝,也許是一種祝福。有誰可以保證,一 旦有了一展抱負的機會,就必定可以大展鴻圖呢?說不定他們會黯然慘敗,大嘆 「願那天未曾遇」哩!

現在,就讓自己享受「不戰而勝」、「無言垂教」的幻想與希望吧!

1998.9.1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