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Chinese essay by Alex Yu.

夜幕低垂,但我的眼皮卻垂不下來。想失去的萬憶百記卻揮之不去,不想失去的幾小時酣睡卻好像快要溜走了。情感、工作、得失、去留、取捨……為什麼在這寂靜的夜裡,我的腦袋卻是那麼喧鬧?為什麼在此時此刻、此情此景,枕邊卻無人可擁抱細語?

忽然,我無意中望見了房中的那一扇窗子,星月之輝,自窗外灑入了黑暗的斗室,皎皎皓月,彷彿是嬌妻的笑臉。斗室外,是遼闊的天地,但相對於銀河星海,這地球也是一個斗室。一樣的明月,照過了千百載的今者古人,在幾百年前,人們又為了什麼煩憂呢?

當君士但丁堡兵臨城下時,神學家還為了「一根針能夠承載幾多個天使」而吵得臉紅耳赤;當英國人威克里夫 John Wycliff 要把希臘文「聖經」翻譯成英文時,教廷極力反對把聖言以鄙俗的英文表達,威克里夫為此四處流亡,最終仍難逃一劫;在荷蘭當銀行金融制度初成時,借貸收息的銀行家被基督徒認為是「罪人」,銀行家的太太需要公開地不認同其夫所為,才可以接受聖餐……。

現在,我們嘲笑前人竟然為了這些小事,可以苦爭死鬥。然而,幾百年後,來者又會怎樣看我呢?

人生,是歷史的縮影,不要說千百年的歷史長河了,在蜉蝣人生中,每隔十年一回顧的往事,不是也令自己覺得十分可笑嗎?少年時為了考試成績而拼得焦頭爛額,但現在我已經記不起那些証書放在那堣F;青年時為了愛慕的戀人而銷魂蝕骨,可是現在卻笑自己當時有眼無珠。

今天至煩至憂的事,在十年之後回首一看(假若我仍然生存的話),也許無非是茶餘飯後的笑話。

這時,我想起了自甘淡薄而服侍殘障者的盧雲神父(Father Henri Nouwen),他在一本靈修書籍中說過這一個故事:有一個患有精神病的老婦,整天在手掌心死抓著一枚錢幣不放,彷彿那枚價值微不足道的硬幣,就是她生命的全部。

也許,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錢幣。

我起床往抽櫃拿出一個二十五美仙硬幣,不過隨即把它放回原處,換了一枚一仙硬幣,我凝望著這錢幣片刻,跟著走到窗前,將錢幣用力向外一擲,也不知錢幣落在何處,反正它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以為自己可以倒頭大睡了,但轉身時才驚覺,剛才拉開的抽屜裡,還有很多錢幣!於是我抓了一大把一仙硬幣,一個一個地把它們拋出窗外……             

1998.9.1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