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美沙 說到 生活的消耗         


Ø         余創豪

提起沙漠,你會聯想起甚麼呢?是渺無人煙的萬里黃沙、還是鬼哭神號的沙漠風暴?無論如何,沙漠跟秀麗風景好像扯不上關係。其實,沙漠也可以是無限好風光。

在美國亞歷桑拿州東北面,有個地方名叫木化石公園暨沙漠圖畫(Painted desert),顧名思義,那沙漠是七彩繽紛的。有些山石經過不同年代的風化和礦物堆積,外表好像千層糕一般,每一層都有不同顏色。

有些地方因為沙土含有大量鐵質,所以呈現一片棕紅色,在濛濛的陰天或雨天下,紅色沙漠恍如一幅稀淡的水彩畫,在艷陽照耀下,卻又似一幅著墨豐富的油畫。

不過,沙漠圖畫中最奇詭的景色,是藍色美沙(Blue mesa),「美沙」是西班牙文,意思是平台,由於藍色美沙是高山上的一大片平原,故取此名。那麼,為什麼那兒的沙土是藍色呢?這是因為有機物在土層堶掩G化後釋放出碳質。如果紅色沙漠是一幅畫,那麼藍色美沙就是一首詩,詩貴含蓄蘊藉,而藍色就是一種神祕美、沈鬱美。

然而,以上是我在一九九八年四月遊覽沙漠圖畫的印象,在二零零零年暑假我重遊故地時,藍色美沙已經變成綠色,當時我想:也許是季節不同,下次只要選擇適當時候來,藍色美沙會重現眼前。無奈,今年二月再訪沙漠圖畫,藍色美沙竟面目全非,平原已成灰綠色。

據說,在阿歷桑那州南部、墨西哥北部、和加利福尼亞州發電廠和其他工廠排放出來的污染物,漸漸令沙漠圖畫褪色。有一個科學理論名為「混亂論」(Chaos theory),它指出世間萬事萬物是互相關聯而又不可預測,例如在南美洲一隻蝴蝶拍拍翅膀,可能會間接引起北美洲一場風暴。從前讀這理論只是覺得有趣,現在卻為其真實而震驚萬分,想不到千里以外的發電廠,會令藍色美沙變成灰色醜沙!

年少時聽說:「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青山常在,綠水長流。」「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年紀稍長時,才知道自從有了工業文明之後,青山不常在,綠水不長流。可是,當時以為自然環境漸受破壞,是幾十年後的事,現在,只是短短幾年之間,美景已無情地消逝。

即使沒有工廠,人的出現也對自然生態構成威脅。今年初太太和我到澳洲南部的菲利浦島觀賞神仙企鵝上岸,神仙企鵝是一種身高只有一呎的小動物,牠們每天在天亮時出海捕魚,薄暮時分才聯群結隊回到岸上,由於牠們嬌小可愛,故此其上岸地點吸引了成千上萬遊客。在天色還未轉黑時,海灘已經黑壓壓的坐滿了人,當夜幕低垂之際,我屏息以待,可是,我們一直都沒有看見小企鵝蜂擁而至的壯觀場面,相反,小企鵝只是零零星星地登陸,身後一位老伯伯對我說:「二十年前我曾在這堙A那時上岸的神仙企鵝數以千計,陣容鼎盛。唉!人越多,企鵝越少。」

人類不但威脅自然,也捐耗自身文化。兩年前太太與我參觀法國梵爾賽宮,導遊說:「這裡的油畫和藝術品漸漸褪色,因為每天無數遊客用閃光燈照相,令顏料加速氣化,請各位合作,拍照時關掉閃光燈。」可是,仍然有遊客開動閃光燈,導遊喝止:「再過幾十年,你我的子孫就什麼油畫也看不到!」

雖然我沒有在墨西哥開設發電廠,也沒有在博物館內用閃光燈攝影,但是,我不是每天都有使用電器嗎?我不是經常駕車而排放廢氣嗎?我正是那千千萬萬瀏覽菲利浦島的遊客之一,為了一睹奇觀,而騷擾了小企鵝的正常生活。然而,按照混亂理論來說,即使我身在千里之外,自己喝一瓶可樂,也許會引起一隻小企鵝死亡。生活,本身就是一種消耗,任何文明也隱藏著粗暴,任何秩序亦包含混亂,任何創作都附著破壞,任何臨在都帶來干預。

2002.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