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美沙的滄海桑田

余創豪


【安德魯哈珀鮮為人知的報告】(Andrew Harper's Hideaway Report)是一份權威的旅遊指南,但最近一篇哈珀的報告,卻令到筆者感到愕然,這份報告列舉了好幾個作者認為是名過其實的美國旅遊景點,包括了新奧爾良的波旁街、紐約的華爾街、德克薩斯州的阿拉莫(Alamo)、三藩市的漁人碼頭、長灘的瑪麗皇后遊輪、洛杉磯的荷李活、亞歷桑那州的木化石森林國家公園(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對於這張清單,我同意一部分,但木化石森林國家公園實在不應該榜上有名。

最近筆者參加了由美國地質調查局地質學家布賴恩高帝(Brian Gootee)主講的講座,不消說那講座是關於阿歷桑那州的地質學,高帝列出了二十個阿歷桑那州最有趣的地貌,木化石森林國家公園就是其中之一。

維持了樹木的形式,但實質上是石頭的木化石

筆者先後到訪過木化石公園四次,平心而論,它已經失去了昔日的光輝,木化石是一種億萬年之前被石質侵入而取代其木質的死樹木,木化石維持了樹木的形式,但實質上是石頭,木化石瑰麗奪目,故此從前被遊客逐件搬走。受政府立例保護之後,木化石公園維持了幾十年不變,但木化石並不是筆者認為值得一而再、再而三觀賞的東西。那麼,到底是什麼有趣的地貌,令筆者多次重遊舊地呢?

一九九八年的藍色美沙

在木化石公園堶情A有一個名叫藍色美沙(Blue mesa)地方,「美沙」是西班牙文,意思是平台或者坪。藍色美沙的沙土原本是藍色的,這是因為有機物在土層堶掩G化後釋放出碳質。筆者第一次遊覽藍色美沙是一九九八年,當時藍色美沙名副其實,但以後每隔幾年到訪一次,便一次比一次褪色。從前國家公園管理局這樣解釋:在阿歷桑那州南部、墨西哥北部、還有加州的發電廠和其他工廠排放出來的污染物,漸漸令沙漠圖畫褪色。那麼,筆者是否要宣傳環保主義而去監察藍色美沙的變化呢?事實上,一些攝影師的確每隔一段時間便拍攝同樣的冰川,通過冰川溶解來提出氣候變化的警告。

二零零八年的藍色美沙

不過,這並不是筆者有興趣於藍色美沙的原因。去年筆者重遊藍色美沙時,國家公園管理局連關於藍色美沙的解釋也改變了。在上面提過的地質學講座中,高帝也無法精確地提供藍色美沙褪色的原因。既然原因不明,筆者當然不會環繞著環境保育而大做文章。筆者的想法十分簡單:無論是人為還是自然,「滄海桑田」就是一個永恆的迷思,一方面,人類在心底中希冀穩定、甚至永恆,但另一方面,世事常變,這種無法協調的張力,便成為了無數藝術、哲學探討的主題。例如蘇軾【前赤壁賦】的其中幾句,既有文學的美,亦有哲學的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

藍色美沙在每一秒都在演變之中,但在變化背後卻仍然有不變的元素。雖然藍色美沙已經失去了往日通過藍色散發出來的神祕美、沈鬱美,但藍色美沙現在的泥土顏色,卻增添了大漠的嵩峻美。不變者是美的永恆規律,是創造主深植於善變萬象背後的穩舵。

2009/8/1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