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價的尊嚴:

 

玉龍山之旅

  • 余創豪

去年六月到中國絲綢之路旅行的時候,我對導遊表達希望瀏覽西藏的心願,導遊說:「西藏地勢高聳入雲,不習慣高原的人會感到十分辛苦,我建議你首先去雲南的昆明、麗江、香格里拉,如果在那塈A身體狀況沒有問題,那麼才考慮到拉薩旅遊吧!」

於是乎,去年底我和內子踏上了雲南麗江的征途,麗江的高度大約為海拔二千三百多米,抵達麗江之後,旅行團中很多人都感到頭痛,這是典型的高原效應。「高原效應」又名「高山症」,由於高聳地帶空氣稀薄,所以人們需要額外的心肺活動去維持氧氣供應,頭痛祇是輕微的問題,嚴重的高山症會導致昏厥、大腦缺氧和腦細胞死亡。

 

由麗江城眺望玉龍山
 



當時我沒有頭痛,不過,二千三百米的麗江城祇是序幕,真正的考驗是玉龍山,玉龍雪山位於麗江的西北部,玉龍山接近山頂的地方有一條連綿不斷的冰川,遠看好像一條白龍,故名玉龍山。玉龍山最高峰有五千五百九十六米,由於通往山頂的道路被冰川阻擋著,直到現在玉龍山巔還未被人類征服,所以是一個「處女峰」。旅行團並不是專業登山隊,當然沒有打算攀登處女峰,我們祇是乘搭登山纜車去到四千五百米,由那媢C客可以繼續漫步到四千六百八十米的終點。

在出發的時候,導遊不厭其詳地解釋高原效應的危險,她發給每人一支氧氣筒,並且示範怎樣使用它,導遊說:「不要等到身體不適才吸氧氣,最好防患未然。在玉龍山一定要慢慢走路,不要奔跑,人家搶走了你的錢包,也不要追上去,你一定跑不過雲南人的。二十年前香港著名影星許冠傑前往尼泊爾拍攝電影【衛斯理傳奇】,拍動作片會損害心肺功能,結果他患上了高山症。千萬記著:不要跑!」我由此想起了金庸小說【雪山飛狐】和【飛狐外傳】,在小說中雪山飛狐胡斐與苗人鳳的武功在伯仲之間,我認為金庸錯了!胡斐習慣空氣稀薄的雪山,在高山上比武,苗人鳳連急速活動也有困難,他又怎會是胡斐的對手?


纜車抵步之後,旅行團中一位小女孩感到頭暈目眩,並且嘔吐,經驗豐富的當地人對小女孩的母親說:「要不停地對妳女兒說話,要她保持清醒,否則妳不知道她是睡著了還是昏厥過去。」

我帶著氧氣筒和兩部相機,向著四千六百八十米的高處進發,這是一段十分奇特的登山經驗,一百多米的路程本來就不算什麼,但這是名符其實的舉步維艱,每一步我的身體好像負荷著千斤墜,有好幾次我想打開氧氣筒,但終歸沒有,我自己明知這是一種幼稚的好勝心理,可是我情願要征服高山,也不要征服自己。

 


玉龍山
冰川



這時候有些小孩子在雪地上奔跑,一名成年人大聲呼喝:「不要跑!你不要命嗎?」那些小孩子置若罔聞、我行我素,成年人繼續吶喊。我心想:其實每一個人都一個「小孩子」在心堶情C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我終於來到四千六百八十米這個終點。我出神地望著終點牌以外的遠處,突然間,一位陌生人對我說:「離開這一點,就是不歸路,是 Point of no return。」我沒有理會他,陌生人繼續說:「人們說要征服處女峰,其實是處女峰征服了人,她散發出無比的魅力,令人神魂顛倒地朝拜她,為了什麼?就是在上面插一支旗。」



Point of no return
 



 

回到纜車站之後,我將氧氣筒原封不動地交還導遊,跟著傲然地說:「全團二十一人,只有兩個人登上了四千六百八十米,我是唯一沒有使用氧氣筒的。我是雪山飛狐,不,我是雪山火鳳凰(我住在亞歷桑拿州鳳凰城」)!」我期待著導遊的讚嘆,可是, 她祇是淡淡地說:「你沒有使用氧氣筒,我不會收你氧氣筒的錢。這個氧氣筒祇值人民幣三十元,我不知道你換得的是平價的尊嚴、還是昂貴的尊嚴。」

2006.1.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