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暮色蒼茫,寒風凜冽,陰暗和寒冷卻對內子和我無礙,她眸子溢出興奮的光芒,我雙手有點發抖,但不知道這是由於心情緊張還是天氣確實寒冷,我們對基特峰天文台(Kitt Peak Observatory)觀星節目懷著極大的的期待。天文台必須要遠離市區的燈光,更加理想是在高山上面,因為強光和高溫都會影響望遠鏡的影像。我們不遠千里而來,目的是在最少障礙下觀察浩瀚的宇宙。基特峰天文台位於美國亞歷桑那州郊區一個七千英呎的山峰,以研究遙遠的超新星馳名,整個設施配備了二十六台天文望遠鏡,這是世界上天文望遠鏡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它那一台觀測太陽的望遠鏡,目前是全球最大的。

講解員在電腦上展示了一幅又一幅悅目耀眼的天文圖片,觀眾之間嘩然之聲此起彼落。突然之間,講解員俏皮地說:「今天晚上,你們絕對不會見到這些影像。」我忍不住叫出來:「為什麼?」講解員沉默了幾秒鐘,觀眾屏息起來,跟著他慢條斯理地說:「許多天文影像,其實肉眼是看不見的,以『馬頭星雲』(Horsehead Nebula)為例,顧名思義,這個星雲呈現出類此馬頭的形狀,很多人見到我們拍攝的照片之後,來到這堳K要求觀看馬頭星雲,但即使採用這堻怳j的望遠鏡,你只會看到一片漆黑。」

觀眾一臉茫然,講解員頓了一頓繼續說:「我們將照相機連接天文望遠鏡,向著同一天空拍攝三次,一次記錄紅光,一次是綠光,最後一次是藍光,每次曝光時間長達幾個小時,然後把三張照片合起來。為什麼要這樣呢?很簡單,那些星體距離我們幾十、幾百、甚至幾千光年,憑肉眼又怎可能感應到這些遙遠的光線呢?」我聯想起一九六一年蘇聯派遣人類首名宇航員探險外太空,那位名叫加加林的太空人宣稱:「我看不見上帝!」其實,人眼又可以看到甚麼呢?

正當觀眾露出失望之情的時候,講解員安慰我們:「這個晚上你們仍然可以看見一些平常看不到的天文現象。」他指著天文望遠鏡說:「首先,你們會觀察距離我們大約二百光年的『雙雙子星』,所謂雙子星,就是兩個太陽,但這個星系卻有兩組雙子星,加起來就是四個太陽的雙雙子星,不過 」他話口未完,我已經一個箭步將頭俯向望遠鏡,講解員大笑起來,他說:「你無法看到雙雙子星,對嗎?」我凝神地察看,只見到兩個光點,而不是四個太陽。講解員解釋:「如果你觀看整個圖像,每組雙子星的光線會混和在一起。不要心急,首先將注意力集中在下方的一組雙子星,這光點會分成兩個,跟著把視線移向上方的一組雙子星,那光點也會分成兩個。」我遵從他的指示去做,果然雙雙子星出現了!

在太太面前,我喜歡充當具有思想深度的哲學家,我對內子說:「起初我的肉眼蒙蔽了自己,是否看見真相,在於自己能否放下原本一套看事物的方法。」太太搖頭說:「什麼是真相呢?會否有一天更加強勁的天文望遠鏡發現到,原來雙雙子星是雙雙雙雙子星呢?」

跟著,講解員不停地調校望遠鏡,向我們展示出 M11M45M32 … 等多個不同星系。我們一次又一次讚嘆、喝采、敬畏

 

2006.12.10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