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知道

自己做什麼

  • 余創豪

某次回香港時,跟青年作家銀孤交流,他問我:「有沒有可能將來人們認為獨裁者是好的領導呢?」

有可能,特別是在非常時期,例如古羅馬共和政府在戰爭逼近眉睫之際,會暫時授予一位最高元帥無限權力,目的是快速地決策和有效地調配資源,這元帥就是「獨裁者」(dictator),在當時「獨裁者」並沒有現代人聯想起的負面意義,相反,這是一個充滿榮譽的職銜。

令人心寒的近代獨裁者,首推納粹德國元首希特拉,不過,一生自以為是的希特拉,在某個重要關頭卻因為集思廣益而耽誤戰事。在一九四四年盟軍登陸諾曼第之前,德國密鑼緊鼓地在諾曼第部署「大西洋堡壘」,當時名將隆美爾主張把坦克車、機動化部隊放在最前,步兵在後,目的是盡量阻擋盟軍登陸。隆美爾的頂頭上司是七十多歲的老將軍,他仍然保留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略觀念,在第一次大戰中,交戰雙方都是躲藏在戰壕堶情A德軍的戰壕比較舒適,相反,英軍的戰壕卻環境惡劣,英軍沉不住氣向前衝殺,德軍便可以誘敵深入,再進行圍剿,故此,老將軍認為要反過來將步兵部署在前面,坦克車、摩托車則放在後面,讓盟軍登陸之後才一舉將之殲滅。兩名將軍爭持不下,希特拉這獨裁者卻意外地採取折衷辦法,一部分防線上機械化部隊放在最前,另一部分則步兵在前,這種非驢非馬的戰略,是自毀萬里長城、自斷千尋鐵鎖。 希特拉根本不知道自已做什麼。

盟軍這邊廂也為了不同的戰略意見而鬧得面紅耳赤,陸軍認為應該在潮水高漲時登陸,這樣可以減少搶灘的距離,但海軍卻主張應該在低潮時行動,因為低潮時海灘上的障礙物會暴露出來,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上將的最後結論是:在高潮與低潮之間登陸。

對於空降傘兵,盟軍指揮部又有不同意見,一派認為應該深入敵後空降,另一派認為最好在淺處空降,還有一派說空降會造成重大傷亡,乾脆不用傘兵。但這一次艾森豪獨排眾議,他派遣傘兵進入敵後縱深之處,傘兵著陸之後要盡力控制橋樑和各類運輸線。艾森豪的獨斷,對整個戰局起了重大的作用。

到底是英雄做時勢,還是時勢做英雄?這是千古以來爭論不休的問題,無論如何,我相信英明領袖在歷史中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他需要知道什麼時候要集思廣益、什麼時候要一意孤行。

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合理化獨裁,這故事還有下文。諾曼第大反攻之前,艾森豪巡視軍隊,檢閱完畢之後他離開群眾,跟著掉下眼淚,因為他知道自己送這些年青人去死。諾曼第這擔子實在太沉重了,艾森豪對自己的私人助理說:「我希望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有些時候你必須將自己整個人豁出去、將生平所學全部放入考驗之中。」

艾森豪這兩句話不時在我腦海中浮現,我並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有時候也會直接或者間接地扮演著領導角色,直接是指在正式工作崗位中運籌帷幄,間接是指通過輿論影響公眾意見、或者通過教書影響學生思維。

坦白說,有時候我要乾坤獨斷,但我誠心希望,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2006.10.21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