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社會的反自由

終身制的故步自封

余創豪


美國總統奧巴馬自從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之後便人氣急升,但他能否將理念化成現實,還有待考驗,若果失敗的話,三年之後他便可能保不住白宮寶座。雖然民主制度與自由社會容許職位的流動性,但有些對社會影響深遠的位置,卻仍然是終身制。奧巴馬委任西語裔女性索托瑪約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時,曾經引起廣泛辯論,因為原則上大法官是終身職位,在某個意義來說,其影響力比總統還要深遠。

為什麼在民主社會也會有終身公職呢?理由是保持司法獨立性,大法官不會受到民意和行政部門的壓力,便可以放膽地高懸明鏡。說起來這十分理想,但任何良好制度,在敗壞人性之下都會出現問題,那些五十年不變的老人家,可能會阻擋著歷史的巨輪前進,但在金飯碗的保障之下,即使總統亦無可奈何。

一九三零年代美國發生了經濟大蕭條,羅斯福總統便察覺到這個金飯碗問題,那時候九名大法官中間,有六位已超過七十歲,羅斯福稱他們為「九大元老」。一九三五年最高法院否決了許多羅斯福頒布的「新政」,指斥許多政府介入經濟的措施是違憲,羅斯福當然不高興,他認為這些食古不化的老法官,根本無法接受新思維。為了去除絆腳石,一九三七年羅斯福實行了司法機構重組法案(俗稱「法院壓縮計劃」),強迫老法官退休,然後讓總統委任更年輕,更開放的法官。但那時候民意卻傾向同情最高法院,即使時隔七十多年,歷史學家鮑威爾(Jim Powell)仍然批評羅斯福改變祖宗之法,無非是為了一己私利,為了方便新政推行。

筆者不熟悉法律,我無意在這堭q法學角度探討是否需要終身制維護司法獨立,但是從心理學的出發點來看,六十歲以上的老人,頭腦的確不如中年人和年青人靈活,而且難以接受改革的理念。羅斯福時代的大法官之一麥克雷諾茲(McReynolds),退休時年屆七十九歲,若果將一間工廠或者一個企業交由一名七十九歲的爺爺打理,我相信你會提倡注入新血,那為什麼還要將國家大事交在七十九歲的老法官手上呢?

大法官並不是唯一的終身職位,大學教授由助理教授級別晉升到副教授級別之後,亦可以獲得終身職位。不消說,這制度產生出不少問題,筆者耳聞目睹過無數如下的例子:有些終身教授教書馬馬虎虎,對學生不理不睬,每星期只有幾小時在辦公室,但這些作風絕對不會有任何後果。哲學家克萊頓(Philip Clayton)可說是現代的羅斯福,最近他發表關於大學改革的演說,他大膽地提議:實行強迫退休制度,取消終身制,改為合約制度,每六至七年教授要通過考核,才決定是否續約,這樣一來可以刺激教授繼續進步,二來這機制可以令老教授退下來,那麼年青的學者才有機會引進新理念。

在演講中,一名老教授提出了典型的反駁:「終身制保障了學術的獨立與自由,教授可以放膽發揮任何題目,不會害怕得罪權貴而丟掉飯碗。」筆者心想:其實現在的情況剛剛相反,終身制不但不會刺激教授自由發揮,而且造成了故步自封。如果按照那位老教授的邏輯,那麼許多行業都應該轉為終身制,傳播媒介被稱為立法、司法、行政以外的「第四權力」,傳媒必須自由與獨立,才可以不怕強權貴,才可以執行監察任務,那麼記者、編輯、新聞主播是否應該採用終身制呢?

寫到這堙A筆者意識到自己的獨立與自由也必須受到保障,才可以放膽寫作,我懇請編輯將我這片園地變成永久專欄,我可以晉升為終身作家。

200910.28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