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馬鈴薯的人生大道理

 
  • 余創豪

這篇文章的題材是馬鈴薯,自問撰寫了太多哲學、神學、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大道理的文章,現在轉換口味,談一談食物,那麼我的神經可以鬆弛一點,讀者也不會頭昏腦脹。

今天馬鈴薯已是日常食品,到快餐店買漢堡包附送薯條,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但曾幾何時 ,歐洲人卻堅決拒絕吃馬鈴薯。馬鈴薯並不是歐洲本土的農產品,當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西班牙人陸續抵達美洲探險,在印加帝國(現今的玻利維亞、智利和祕魯)西班牙人發現了馬鈴薯這新奇的植物。

十六世紀時,西班牙人將馬鈴薯帶回歐洲,歐洲人卻拒絕吃馬鈴薯,馬鈴薯是埋在地底下的莖類植物,歐洲人接受了農作物應該種在地上這觀念,因此,他們認為由泥土中挖出來的馬鈴薯不夠乾淨,有些基督徒甚至乎認為馬鈴薯是不聖潔的東西,故此,當時馬鈴薯有一個外號:「魔鬼植物」。不消說,在很長時間堶掠邦a薯都受到冷落,一些歷史學家慨嘆:由十六至十八世紀歐洲發生過很多次饑荒,而且飢餓民眾因著不滿現狀而導致無數次流血革命,其實這一切都可以避免。馬鈴薯是十分粗生的植物,可惜當時大多數歐洲人寧願餓死也不肯轉換腦筋。

歐洲人逐漸接受馬鈴薯,可以說是被逼出來的,在十七世紀初歐洲發生了長達三十年的宗教戰爭,那時候軍隊不但殺戮敵人,而且會焚燒對方的稻田,斷絕他們的糧食供應。但是,一小部分種植馬鈴薯的田地卻不受影響,因為軍隊無法迅速地焚燒埋在地下的東西。於是乎,一些歐洲皇族和達官貴人開始推廣吃馬鈴薯。在十八世紀,普魯士腓特力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和德意志威廉大帝先後推行吃馬鈴薯運動,威廉大帝派發馬鈴薯給全國人民,並且教導他們怎樣種植馬鈴薯。法國人亦努力宣揚吃馬鈴薯無害,一些著名人士被邀請試食馬鈴薯,目的是消除公眾對馬鈴薯的恐懼,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便是示範食馬鈴薯的名人之一。

現代人回顧歷史,可能會因著歐洲人那種畏懼馬鈴薯的態度而啞然失笑,不過,幾百年後,我們的子孫又是否會因為現代人排斥基因改造食品,而感到莫名奇妙呢?

上述那位歷史學家說過,若果歐洲人早點接受馬鈴薯,也許很多大饑荒和革命都不會發生。這未必盡然,十七世紀至十九世紀愛爾蘭全民都以馬鈴薯為主要糧食,可是,愛爾蘭過度依賴馬鈴薯,一旦馬鈴薯失收,愛爾蘭馬上陷入大饑荒。其實,馬鈴薯並非是真的失收,那時候愛爾蘭人文化比較不發達,在收成好的時候,不懂得用塩腌或者曬乾的方法,將剩餘的馬鈴薯保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卻任由多餘的馬鈴薯腐爛。愛爾蘭大饑荒時代,英格蘭人拒絕援助這個「落後」的民族,造成了愛爾蘭對英國刻骨銘心的仇恨,愛爾蘭為了脫離英國而獨立,幾百年來進行過無數次流血鬥爭,北愛爾蘭共和軍的恐怖手段,更是眾所周知。

無論有沒有馬鈴薯,結果飢荒和革命仍然發生,歷史是一個大諷刺!

唉!即使提起馬鈴薯,到頭來我仍然離不開說大道理,真不知道以番茄、椰菜花、紅蘿蔔、牛白腩為文章題目,我是否會依然死性不改,其實自己跟從前的歐洲人不是一般固執嗎?

2005.12.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