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很多時候跟人討論一些問題,最後都陷入「沒有結論的結論」:「你有你的立場,我有我的立場,很難說誰是誰非。」這種相對精神在個人主義發達的美國特別流行。

我對這種相對主義已經十分厭倦,其實,在很多場合中,只要細心思想,便會發覺正反兩方只有一方是對的,說穿了,反方暗地裡也支持正方,認為正方才是典範。

德國哲學家康德(Kant)舉了一個很好的例子:世界上有人誠實,有人喜歡說謊,誠實人希望人人誠實,但是說謊者亦期望其他人誠實!正因為其他人誠實,說謊者才可以欺詐那些「羊牯」(呆直的人)。這裡不存在著兩個標準的問題,標準只有一個,就是老實人和奸鬼也同意的誠實。

筆者是學生時,曾經迫於無奈地先後跟不少喜歡開舞會、聽吵耳音樂的人同住過,通常那些人的藉口是:「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你不能把自己喜歡的那一套強迫人去接受。」同上述一樣,這裡沒有兩個標準的矛盾,那些室友其實不知不覺也認同了「安靜住所」是理想的居住環境,由於我沉默,所以他們才可以享受那些勁歌,如果我也找四個大擴音機來播放大鑼大鼓任白戲曲,他們又怎可以安然聽自己的音樂?

這種分析也可以應用在宏觀的政治社會經濟問題。在社會中有些人好食懶非、游手好閒、不學無術;有些人則廢寢忘餐、懸樑刺股、金睛火眼。我常常聽見前一類人也用「價值相對」來為自己辯護,但這種辯護根本不合經濟學原則。幾年前諾貝爾經濟學得主占士布肯南(James Buchanan)來奧拉克荷馬大學演講,他十分強調工作倫理與整體經濟的關係,現場一位觀眾回應說:「如果我是一個懶人,我會去一個比較多勤奮者的地方居住,因為我可以搭順風車。」不錯!懶蟲根本也以勤力為標準,也期望人家做了自己沒有做的本份,這樣懶蟲才可以抄功課、領福利金和坐享其他人的成果。

由這樣的觀點來看,美國日本的貿易矛盾,其實不是兩國不同經濟模式的矛盾,而是日本的自相矛盾。美國主張市場開放,日本竭力保護市場,結果美國貿易赤字高企,兩國經常互相指責對方。信不信由你,日本人沒有意識到自己根本已經認同了美國的經濟模式,正因為美國開放市場,日本才可以把貨品排山倒海地湧進美國,假若全世界都採納日本模式而把大門關起來,日本貨又可以賣給誰呢?

還有,伊斯蘭極端主義者採取「無限制戰爭」之方略,簡單地說,就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殺人。然而,當英美聯軍轟炸阿富汗塔拉班政權時,他們卻將軍火軍人匿藏在清真寺和學生宿舍堶情A這種做法豈不是間接認同了現代文明社會的價值觀嗎?他們不是也期望英美聯軍不會轟炸宗教場所和無辜人民嗎?回教國家禁止其他宗教向回教徒傳播非回教信仰,他們振振有詞地說這是他們的法律。但是,回教徒卻可以在自由世界公開傳道,他們不是也默認了宗教自由的好處嗎?

簡單地說,當面對一個似乎是對立的矛盾時、或者有人用「價值相對」來維護自己的立場時,我們應該馬上去問:「對方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擁抱自己的價值觀,是否因為有我做的東西和我的價值觀去支持他?反過來說,我的行為和價值觀是否需要他的支持?」這樣去分析,你將會發現兩樣矛盾的東西,其實都接受一個共同的價值觀。

初稿寫於一九九八年三月三日

改寫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