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 余創豪

黑暗好像重重簾幕,自四方八面掩蓋過來,車輛的燈光好像兩道利劍,破開重重障礙,為汽車開道。可是,我和太太卻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仰望頭上一片夜空,盡是燦爛的繁星,我們暢快地在星河下沐浴,車輛一直向上駛,彷彿我們將要衝離大地,奔向浩瀚星河。

當然,我們不是真的要飛向星際,我們的目的地是亞歷桑拿州羅厄爾﹙Lowell﹚天文台。羅厄爾天文台位於海拔七千多呎的發達﹙Flagstaff﹚市,在十九世紀末期羅厄爾博士選擇在這裡建立一個天文台,正是因為這裡遠離人間燈火,是一個理想的觀星地。

不要小覷這古舊的天文台,有不少突破性的天文學發現,都是在這裡成就。例如在一九一三年羅厄爾的天文學家發現有很多星球以極高速度飛離地球,這發現成為最早支持宇宙膨脹論的證據;還有,在一九三○年這裡的天文學家發現了太陽系的第九行星 -- 暝王星;後來還發現了天王星環。

到達羅厄爾天文台時,我們參觀了一些展覽和參加了一個講座,但是最精彩的節目,是通過那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望遠鏡去觀察土星。等著用望遠鏡的隊伍當然十分長,所以每人只有不到半分鐘時間。太太看完離開後,我將眼睛緊貼在鏡片上,可是我竟然找不到土星!土星有一個耀目的光環,應該十分容易辨認,到底那一顆是土星呢?可惜我的時間已到,只有讓位給下一位訪客。

我問太太:「你剛才有沒有看見土星?」太太手舞足蹈地答:「當然有!土星的光環十分漂亮!」我不甘心,於是重新回到望遠鏡前排隊。這一次我用心觀察,啊!我終於看見土星!在鏡片裡,土星和它的光環都是白色的,而且光環的角度幾乎是垂直。從前所有我看過土星的圖片,土星的顏色都是棕黃色,而且土星光環的角度幾乎是水平。因為自己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第一次我完全看不到土星。

可是,為什麼望遠鏡顯示的土星形像,跟圖片的不是一樣呢?我不禁笑起來,這困惑只是稍縱即逝。其實,所謂顏色並非是絕對的,我們感應顏色,是因為光線進入視覺膜,光由紅、橙、黃、綠、青、藍、紫組成,而顏色感應會由於距離而改變,上面提過宇宙膨脹論的證據之一,是因為有很多星球退離地球,當那些星球距離地球越遠,他們的光便越傾向於七色光譜中的紅色,故此這種情況稱為「紅移現象」﹙Red shift﹚。在不同距離以不同儀器觀察土星,見到的顏色當然不一樣。

角度和位置,也是相對的,所謂上下、垂直、水平,都是在有地心吸力的地球上面之觀念。同樣,在不同地方觀察土 星,光環的角度當然也不一樣。記得有一次我和太太參觀加州著名的水晶教Crystal Cathedral﹚,發現裡面的磚頭都是垂直擺設,導遊解釋起初磚頭都是按照傳統方式而水平地堆砌,但是教堂的創辦人蕭律伯﹙Robert Shuller﹚牧師認為垂直的磚頭,象徵著與上面的神聯繫,所以堅持要更改。其實,在宇宙中根本沒有上下之分,上帝可以在任何一個方向。

突然,我陷入沈思之中,幾千年前中國的老莊哲學,不正是強調人世間一切高低、美醜、成敗、大小都是相對嗎?他們不正是勸導人們不要執著嗎?此刻,我彷彿真的體驗到宇宙無涯、吾生有限的意義。

車子離開羅厄爾天文台,再次進入黑暗之中,然而,舉頭一望,又是燦爛晶瑩的星河。

2000.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