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代罪羔羊的「制度」


最近希拉莉的選情可謂一波三折,除了因為她在一九九六年波斯尼亞之行的故事與錄影片段不符合之外,還有她曾經描述一個沒有醫療保險的受害者,但最後又被傳媒查出來與事實不符,兩宗事件都成為人們攻擊她的把柄。

相信讀者可能已經從不同渠道中獲悉詳情,我在這堨u是簡單地敘述第二個事件。在威廉克林頓總統第一個任期內,希拉莉曾經全力催谷全民保健計劃,在今年總統大選期間,她再次提出一些美國老百姓沒有醫療保險的痛苦,希拉莉舉出一個例子:在俄亥俄州,一名懷孕的三十五歲女子因為沒有醫療保險,所以被醫院拒絕收容,最後母子性命不保。後來傳媒追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記者發現實際上當事人有醫療保險,那間醫院根本沒有拒絕收留她。但早些時候,當事主還未有醫療保險時,她在另一間診所欠下大量醫療費用,在懷孕之後她到該診所求診,但診所要求事主至少付出一百美元,才可以繼續享用服務。診所的發言人澄清:他們已經盡力寬容沒有能力償還債務的貧窮病人,在懷疑病人有能力卻不願意還款的情況下,他們才會限制服務,而且,在緊急情況下,即使病人沒有付款,診所絕對不會見死不救。雖然後來該名女子轉到醫院接受照顧,但因為延醫而母子雙亡。

筆者感到納悶,原因是傳媒將注意力集中在希拉莉的誠信問題和美國的醫療制度,卻沒有提及該名女子本身的責任。她並不是十多歲的無知少女,一個三十五歲成年人,沒有理由不知道在房事之後可能會夢熊有兆,亦沒有理由不知道懷孕期間和將來養兒育女需要龐大資源。我同情不由自主地患上心臟病、癌症的病人,但懷孕與否是可以選擇的,或者有人會這樣反駁:成為母親是女性的天賦權利。但後來當事人終於得到醫療保險,那麼她為什麼不稍等一下呢?什麼人們只覺得這全是制度的錯誤呢?

由這次事件,筆者聯想起一段中國歷史:呂后專政。我並不是要將希拉莉比作呂后,那麼,為什麼筆者要把這兩件看來風馬牛不相及的事相提並論呢?請讀者耐心看下去。漢高祖劉邦曾經考慮廢掉他和呂后生下來的劉盈之太子地位,以自己和戚夫人生的劉如意取代劉盈,反對此舉的張良便邀請德高望重的「商山四皓」為劉盈撐腰,結果劉邦取消廢立太子的念頭。呂后曾經殺死開國功臣韓信和彭越,劉邦預料到自己身故之後,性格殘酷的呂后可能會對戚夫人和劉如意不利,於是派遣自己信任的高昌輔助劉如意,劉邦駕崩之後,劉盈登基為漢惠帝,他顧念手足之情,全方位保護劉如意,誰料到有一天劉盈出外打獵,呂后便派人將劉如意毒死,並且虐殺戚夫人。

風靡全中國的文化節目【百家講壇】曾經探討這個問題:這是中國歷史堶惜@段極不光采的事件,這到底是誰之過呢?【百家講壇】的答案令筆者感到詫異:「這是封建王朝制度的錯誤。」筆者認為應該剛剛相反,這是沒有制度、或者有制度卻沒有遵守的錯誤!根據封建王朝的制度,皇帝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皇后應該沒有任何實權,漢高祖在世時大可以下詔禁止呂后胡作非為,漢惠帝全力保護弟弟,照道理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呢?但為什麼一個在政治架構堶惆S有任何職銜的女人,竟然可以違背皇帝的旨意呢?

其實,許多過錯都同時具有個人和制度的因素,而不能一味推賴制度,可惜, 無論古今中外,所謂「制度」,彷彿成為了代罪羔羊。也許你覺得筆者將兩個相距遙遠的事件拼湊一起,因此文章結構鬆散,其實,這是投稿制度的錯誤!

 

2008.4.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