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貝魯特

 
  • 余創豪

早上小李神色凝重地走進我的辦公室,我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還未等他開口,我已經追問:「你跟老婆吵架嗎?」小李氣沖沖地回答:「不是,前天我在某個互聯網論壇,看見有人引述某影評人說電影【藝妓回憶錄】的亞洲人形像,表現出落後的西方中心主義。」

我揮揮手,淡然地說:「那有什麼關係?人家有思想自由、言論自由。你不是打算長篇大論地反駁吧?」

小李說:「我正是認為沒有必要長篇大論,所以我在論壇中只簡單地說:『電影就是電影。』並且轉貼那句影評人的說話,然後加上一句:『有冇搞錯!』這句話緊隨著影評人的說話,用意是針對影評人,而不是引述者。」

我好奇地追問:「那麼,在什麼地方出了問題呢?」

小李說:「跟著互聯網論壇有很多煞有介事的討論,他們以為我批判引述影評人說話的那個人,而且將我那句『電影就是電影』發揮出連我自己也未曾想過的詮釋和批評。」

我搖搖頭說:「我希望你沒有加入爭論。」

小李說:「不錯,於是乎我想幽默一番、自嘲一番,企圖去避免更多的詮釋和批評,我在論壇上寫道:我不擅長於引用什麼理論作出分析,我思想怠惰,只想享受人生,『有冇搞錯!』應該對我自己說,而不是對他人說。」

我嘆氣說:「你這樣只會越描越黑。」

小李好像目光中含著淚水,說:「你說得對,雖然我整段說話沒有提過人、只提自己,但是有人將我的說話理解為對他們批判,而且措詞極具侮辱性。那人還是基督徒知識分子哩!」

我說:「其實,這無非是茶杯堛滬楫i,類似的事,每天在互聯網論壇發生無數次。

你與其怪別人想象力高,倒不若考慮適應他們的溝通方法,你以為言簡意賅,人家卻可以憑著片言隻字發揮出不同理解;你以為自嘲,人家會以為你嘲笑他;你以為幽默,人家卻會嚴肅地對待。如果你不願意花時間去為小題目長篇大論,或者不能承受侮辱性的回應,那麼就索性全盤 退出互聯網論壇。」

小李說:「但是,每當我看到一些令我感到『有冇搞錯』的說話,我就忍不住

我打斷他:「有沒有讀過紐約時報記者佛利民(Thomas Friedman)的【由貝魯特到耶路撒冷】?」小李搖搖頭。

我接著說:「這本書有一段記載一九八零年代兩個記者在黎巴嫩內戰期間於貝魯特的一段故事,那時候每天都有槍戰和爆炸,有一天一名記者聽見遠處有槍聲,他驚叫:『有人開槍!』另一名資深記者問他:『他們是向你開火嗎?』他回答:『不是。』資深記者再問:『他們是向我開火嗎?』他回答:『也不是。』資深 記者說:『那麼你繼續做自己事吧!』」

小李點點頭,跟著悟然一笑。

2006.2.12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