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平的世界

 
  • 余創豪

以下所說是真人真事,並不是筆者杜撰一個故事來含沙射影。

筆者在大學工作,職責是協調不同的研究計畫,協調過程其實並不容易,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和做法,而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包括筆者在內;研究過程也不容易,任何周詳的計畫,總有人會找出問題來,若果有一天沒有人發現有什麼問題,那麼沒有問題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這個學期將要結 束,昨天召開一個會議,為下學期某個研究計劃作最後準備。之前幾個月已開過很多次會議,達成了局部共識,我將研究計劃提案交給自己的研究助理,指示他繼續改善這個提案,希望在會議中得到最後共識。

誰料到,在會議中研究助理提出要全盤改變整個計劃,他要求所有參與計劃的教授都要改變教學方法,他並且提出自己會設計另外一個伺服器去收集數據。一名教授不耐煩地表示:「我們有沉重的工作量,絕不可能在幾星期內作出翻天覆地的改動。」電腦部門的主管也感到驚訝:「所有研究工作的伺服器都需要由我的部門裝置,我不可能容讓大學的電腦網絡陷入無政府狀態。」研究助理與教授、電腦主管唇槍舌劍,於是乎我打斷他們:「看來我們需要中止這次會議,我需要單獨和我的研究助理說話。」

其他人離開之後,我厲聲問他:「你到底在幹什麼?過去幾個月我逐步吸納了不同人的意見,建立起這個研究計劃的機制,現在你令我極之尷尬!」

年青的研究助理發表了一大堆宏論,他認為某教授的研究方法、教學方法埋藏著嚴重的錯誤,又認為電腦部門主管不可能將兩套不相容的伺服器系統聯繫起來,我搖著頭說:「採取什麼研究教學方法、怎樣裝置電腦系統,是他們的責任,不是你的責任!向他們反映意見是我的職責,不是你的!」

研究助理神情木然,他說:「那些所謂教授和主管,根本就沒有才幹,他們佔據著資源,但什麼是辦不好!我人微言輕,當然受到排擠,這世界太不公平了!」

我走近窗口,指著窗外熙來攘往的大學生,對他說:「你看見什麼?」他一臉惑然,我接著說:「這就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有錢人將子女送到哈佛、耶魯那些長春藤大學,中產階級家庭的子女,才會來到亞歷桑那州立大學,富家子弟可以有幾個私人補習導師,你要去為人家補習賺外快,這樣公平嗎?你可以領取助學金讀研究院,窮苦人家連上大學的機會也沒有,那麼,要怎麼樣才算公平?要推翻整個學制嗎?你要在哈佛大學校園堶惘蛣I抗議嗎?現在世貿組織在香港舉行部長級會議,富裕國家可以聘請一大隊智囊團,幾個貧窮國家才可以共用一個顧問,那麼,由你去重新規劃整個世界的秩序,這個世界會更加公平嗎?」

研究助理回答:「你扯得太遠了!我沒有說要改變世界,我只是想改變這個研究計畫;我沒有說要全世界所有事情都公平,我只是想自己的訴求受到公平對待。」我淡然地說:「你想要改變任何事,先要改變自己;你要謀求公平,必須先接受不公平。」我頓了一頓,接著說:「正由於我接受不公平的現實,我才有機會追求公平。從前,我常對自己說:『若果有一天我可以掌權,我會改革這個、改革那個。』但是,如果我好像你這樣,我就永遠不會掌權!」

一天之後,我接到研究助理的辭職信。

2005.12.1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