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巴搖狗

 
  • 余創豪

最近全美國西裔新聞從業員聯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ispanic Journalists)舉辦了一次研討會,主題是關於湧入美國的非法移民,據估計,目前大約有一半在美非法移民是西班牙裔人,而當中有半數來自墨西哥,長期以來,怎樣處理非法移民問題一直困擾著美國。在研討會中,一名墨西哥官員指出:當年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簽定自由貿易協定時,並沒有加入美國援助墨西哥改善基本建設的條款,這是一個很大的疏忽,假若墨西哥的生活環境改善,偷渡潮就會退減。

他舉出歐洲的例子來支持這個說法:在西歐中西班牙較為落後,曾幾何時,西班牙輸出人口到其他歐洲的發達國家,後來德國給予西班牙許多援助,現在西班牙反而變成了人口輸入國,很多北非人都選擇移民到西班牙。

那位墨西哥官員說話態度十分誠懇,完全沒有半點兒恐嚇的口吻,可是,筆者聽見這番話的時候,心中卻滿不是味兒。貧窮,可以是一種政治籌碼。我聯想起年少時讀過一本科幻小說,書名是【海天龍戰】,這部書由很多個短篇故事組成,其中一個故事是某個國家企圖大量輸出非法移民,兵不血刃就可以佔領鄰國。

從前一些左派理論家提出了「倚賴模式」(Dependency model)去描述富裕國家和第三世界的關係,富國擁有絕對優勢,第三世界便要永遠臣服於前者。其實,這種關係並不是一面倒的,貧窮國家可以對富裕國家說:「若果你不幫助我們,敝國的問題會繼續輸入貴國。」最近墨西哥學者魯畢歐(Luis Rubio)也就著這個課題,撰文批評自己的總統,他說墨西哥總統霍斯(Fox)要求美國幫助墨西哥解決很多自身的困難,卻沒有對美國提供任何回報。但無論美國有沒有得到報答,她膽敢不理會墨西哥嗎?

這種倒轉過來的倚賴模式(Reversed dependency model),在政治學堶惘酗@個非正式名詞:「尾巴搖狗」(The tail wags the dog),在中國文化堶情A「狗」是一個不敬的謔稱,在英文堶惚o沒有很重的貶意,按照常理,狗控制怎樣搖擺尾巴,但這種主從關係,有時候會倒轉過來。專門研究泠戰歷史的耶魯大學教授伽達斯(John Lewis Gaddis)指出:在美蘇抗衡期間,美國為了爭取盟友,不惜支持一些獨裁政權,在很多人眼中,這些政權是受到主子擺佈,這現象稱之為「狗搖尾巴」(The dog wags the tail),但諷刺的是,這些專制政權卻可以反過來向美國苛索援助:「無論我怎樣專制獨裁,你可以不站在我這邊嗎?若果你不支持我,我可能會倒台,也可能被蘇聯國際共產運動吞噬,你就會失去一個戰略據點。」伽達斯稱之為「尾巴搖狗」。

「尾巴搖狗」也可以應用在經濟學上,一位熟悉商業運作的朋友說:「如果你欠下銀行十幾萬美元,銀行可以絕對控制你,例如可以隨時沒收你的房地產;但如果你欠下銀行幾十億,你就可以控制銀行,無論你那盤生意怎樣經營不善,銀行必定會誓死繼續支持你,倘若你的公司倒閉,銀行就會吃下一大筆壞帳。」

筆者在教書時代亦有過類似的經歷,往往最差的學生竟然最能夠擺佈老師,這便是我放棄教鞭的原因之一。但箇中細節,請恕我不在此透露,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向銀行借幾十億元,但每個學生都可以玩弄「尾巴搖狗」的手法,為免教壞人,我就此擱筆。 

2006.6.2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