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希臘哲學是極其枯燥乏味的,蘇格拉底(Socrates)與眾辯士常舌劍唇 槍,問題翻來覆去,結果仍是什麼也沒有解決,也許他的問題是太大、太「終極」 了。

德裔美藉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說神學是一種「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 而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所舉出的人生宇宙大問題,如 「人可以知道什 麼?」和「人可以希冀什麼?」等等,都是大大的、「終極」的問題。青年學子 難免會為此種理想所動,但一位朋友坦白地對我說:「如果你投身去研究這些人 生宇宙大問題,你所得到的,無非是跟朋友討論時的刺激。」言下之意是,在研 討過後,所謂「終極問題」仍是沒有解決,只是一群小子過過「口癮」而矣。

其實,世界上的問題是永遠解決不了的,我不是主張「沒有終極真理,凡事只是 相對」,我承認有絕對之真理,只是,以有限的人力去尋真,等於妄圖以一部蘋 果電腦去接通超級電腦。

我想像如果有一天蘇格拉底、康德或田立克找到了「終極的真理」,他們會不會 說:「哈哈!我可以收工了」,然後馬上退休食長糧呢?不,他們會說:「這真 是終極嗎?我仍有一些質疑*」「蘇格拉底精神」,是不斷發問而不理會是否 有結論的精神。

筆者有一位知識甚為淵博的朋友,在窮經盡卷、蒸枯思海後,便意志消沉,大嘆 世事無非循環,千絲百結卻苦無答案。如果現在我與他相逢,我會對他說:「何 必執著要有答案,要有成果?發問的過程已經帶來了成果,例如開放的心靈、成 熟的人格和慎密的思維。」

自己在美國過了多年淒冷孤寂的生活,常希望求學時代快點結束,好去過「真正 的人生」。但細想之下,發覺這態度未免與自己的哲學相違。美國教育哲學家杜 威(John Dewey)說:「讀書不是只預備人生,求學本就是人生。」他說得對!如 果我只將現今所承受的看成是求取文憑的代價,那麼若我將來得不到高薪厚職 時,便會埋怨自己「浪費生命」。

不!求學過程就是一個充滿意義和價值的生活!吾愛真理,卻更愛「蘇格拉底精 神」。

(原載於澳門日報1990.3.5)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