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創豪

西班牙塞維爾(Seville)的猶太人社區,是一個沒有猶太人居住的地方,我覺得有點啼笑皆非,這好像是參觀一條沒有華人的唐人街。

導遊對我們說:「我要帶你們參觀一個地方,這地方背後有一個淒涼的故事。」十分鐘後,旅行團在一座小樓前停下,小樓牆上有一塊瓷磚,上面印著一個枯顱頭的標誌,並且有「Svsona」幾個字母。導遊開始說故事:「在十四世紀時,天主教徒大舉迫害猶太人,例如在巴塞隆拿,猶太人社區已有四百年歷史,但天主教徒將整個猶太人社區毀滅,殺了大概一萬猶太人;同樣情況發生在西班牙多個城市,所以,現在許多所謂猶太人社區,很早之前猶太人已經絕跡。鑑於西班牙的反猶情緒高漲,塞維爾的猶太人當然要提高戒備,當時,有位名叫桑娜(Svsona)的猶太少女,愛上了一名西班牙的天主教青年。」

一名團友插嘴:「那是羅密歐與茱麗的愛情故事!兩個世仇家族的後人相戀,他們最後在這堮豏“a!」導遊搖搖頭,跟著壓低嗓子說:「其實,那位天主教徒並不是真心愛上桑娜,他祇是利用桑娜探聽塞維爾猶太人社區的防務虛實,獲取情報之後,天主教徒殺入猶太人社區,當時桑娜不在家中,逃過一劫,可是她所有鄉親都被屠殺,在社區中四千名猶太人被殺,二萬五千人被賣為奴隸,十歲以上的猶太人都要被迫懸掛羞恥的記號。桑娜大受打擊,感到十分內疚,為了『贖罪』,她淪為娼妓,過著潦倒的生活,在過世之前,她要求朋友將自己頭顱割下,掛在這小樓上。」導遊指著瓷磚說:「這就是懸掛她頭顱的地方。她說要以這記號警告同胞:『不要信任基督徒!』」










最後這句話,令我震動不已。但是,我不能批評桑娜以偏概全,因為在她以前,天主教徒一直逼害猶太人。例如一零九六年西歐國家發動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本來是針對伊斯蘭,但猶太人亦成為殺戮的對象,倘若猶太人不想死的話,就要改信天主教。在日耳曼有很多猶太人不願意放棄信仰,於是選擇了互相割斷自己人喉嚨的自殺方法。在公元四世紀前基督徒於羅馬暴政下殉道,現今基督徒仍引以自豪,但曾幾何時,天主教卻令猶太人成為殉道士。

以上兩個故事無非是冰山一角,羅馬帝國時代的提多將軍屠城、西班牙十五世紀的排猶法令、二十世紀納粹德國的大屠殺、前蘇聯史太林認為猶太人陰謀殺他而發動反猶,都是比較著名的歷史事件,但事實上,幾千年來,許多歐洲國家都曾經對猶太人進行過殘酷迫害,當中包括英國人、法國人,即使直至今天,很多歐洲人仍有深厚的反猶意識。

其實,若客觀地檢討歷史,猶太人並沒有可恨的理由,在主前幾千年,於中亞、地中海、歐洲造成罄竹難書的殺戮、侵略,是巴比倫、瑪代、波斯、埃及、希臘、羅馬……等帝國,以色列是列強環伺下的受害者,似乎猶太人更有「理由」去仇恨其他人,而不是被仇恨。相反,猶太人卻有「可愛」的理由,在飽受壓迫之下,近代猶太人仍然對世界文化作出鉅大貢獻,例如精神分析學創始者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人文主義心理學家馬斯勞(Abraham. Maslow)、提出相對論的科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研究原子分裂的科學家麗莎蜜娜(Lisa Meitner)、博奕論專家岳文(Robert Aumann)、設計數碼訊號處理(Digital signal processing)晶片的工程師……,都是猶太裔人。

歷史陰影對以色列人造成的不安全感,在許多討論以阿衝突的文章中已經提出過,在這塈琤H另一個角度討論美國人扮演的角色。研究文化比較和國際關係的學者喬治安得臣(George Henderson)教授曾經指出:「在原子彈投下廣島長崎之後,美國人對日本人有隱約的罪咎感,在戰後美國大力幫助日本重建,在科技轉移、雙邊貿易上大開方便之門予日本,除了是出自戰略考慮之外,部分原因是由於贖罪意識。」的確,美國文化有深厚的「原罪意識」,弔詭的是,美國這重視個人主義的社會,卻有一種對整體罪惡的承擔感,例如哲學家和法律學家涂謹(Ronald Dworkin)是白人,卻著書立說為黑人的福利請命,百多年前的黑奴制度與今天的涂謹毫無關係,但涂謹卻將擔子放在自己肩頭上。

為什麼美國一直支持以色列呢?最普遍的分析是為了政治利益,例如爭取美籍猶太人的選票、在冷戰時代於中東地區抗衡蘇聯支持的阿拉伯國家。但是,冷戰已經結束,若只是為了美籍猶太人的選票,而支持沒有石油的以色列,甚至因此而開罪全世界的回教國家,這未免得不償失。要分析這問題,除了從實質利益考量之外,還要顧及心理層面、文化層面、宗教層面。

眾所周知,美國是由移民造成的國家,美國白人都是歐洲人的後裔,除了否定黑奴制度之外,不少美國人亦為歐洲人壓迫猶太人而汗顏,歷史學家比殊諾(Michael R. Beschloss批評前總統羅斯福在二次大戰時沒有盡力挽救猶太人,葛培里牧師曾經為了批評猶太人而道歉。美國人對猶太人有一種源自贖罪意識的承擔感,這心理好像是對黑人、印第安人、日本人一般。在過去幾十年,除了援助以色列此外,美國還在其他方面為猶太人奔走,例如美國接受了大批猶太裔俄羅斯人移民美國,可惜,跟支持以色列一樣,美國因此而吃了不少苦頭,在冷戰後期,前蘇聯大開「方便之門」,讓許多有犯罪紀錄的猶太裔俄羅斯人移民到美國,這嚴重地影響了美國某些城市的治安。

我無意在這篇文章討論美國的中東政策、移民政策是對還是錯,但令我感到納悶的是:秉承著基督教文化的歐洲人,似乎沒有對幾千年來排斥猶太人的態度而悔咎,例外者是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公元二千年為過去的宗教迫害、宗教戰爭而道歉。

「不要信任基督徒!」我覺得:桑娜這句話好像不是單單是針對西班牙天主教徒說的,而且是對我說的!

2004.3.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