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生命:

人的投射、神的啟示

余創豪

舊約聖經對死後的概念模糊

聖經批判與進化論是美國批判基督教的兩股龐大力量,這兩種力量在進化心理學家羅拔萊特(Robert Wright)的作品【神的進化】(Evolution of God)中,卻緊密地溶為一體。聖經批判的主旨是:聖經是人的作品,而不是神的啟示,因為聖經有許多前後矛盾的地方;進化心理學家進一步指出:這些不一致的記載是因時、因地制宜的產物,是宗教適應環境的結果。

舉例說,萊特認為天堂和地獄的概念是【新約】的發明,在【舊約】堶情A古以色列人從來沒有廣泛地談論死後的生命是什麼一回事。以色列人提及「Sheol」,這名詞可以指埋葬的地方,或者是身故之後一個暫時的去處,但到底 Sheol 是怎樣的,卻十分含糊。由於對死後的概念模糊不清,直至到耶穌時代,不同猶太教派對死後會發生什麼事都有不同意見,法利賽人主張在末日審判時死人會復活,但保守的撒都該人則否認這種說法。基本上,猶太人和早期的基督徒都認為死亡狀態好像是睡著了一樣。天堂和地獄的概念逐漸成為主要基督教教義,是與末世論有關。耶穌曾經宣稱自己將會很快重臨地上,但年復一年這許諾卻沒有兌現,那麼睡著了的死者要等到幾時才復活呢?要解決這個問題,於是便出現了「天堂」和「地獄」,在新觀念底下,死者會帶著意識進入來生。簡言之,這是人逐漸創造出「死後生命」,是宗教概念的演化。

雖然聖經批判學者與進化心理學家振振有詞,但筆者認為:古以色列人對死後生命含糊其詞,這不但沒有構成對基督教不利的証據,反而,這更加支持了【舊約】是神的啟示。為什麼呢?

古埃及的亡靈書與舍卜提

許多古代宗教或者民間信仰都有來生的觀念,它們對來生繪聲繪影地詳細描述。古以色列與古埃及在地理上十分接近,就以古埃及為例,眾所周知,古埃及人將死者屍體製造成木乃伊,有錢的埃及人在陪葬品中有大量奢侈品,但在所有的墓葬中,不論其社會地位,都藏有一些帶往來生的東西。在埃及的「新王國」(New Kingdom)開始時,「亡靈書」(Books of the dead)幾乎是必備的陪葬品,亡靈書記載了許多魔法、密碼、咒語,目的是引導死者在幽冥世界中通過各種考驗。

第一王朝時期,所有法老下葬時都以活人和動物殉葬,古埃及人認為殉葬的人與動物會供法老在陰間使喚。第一王朝完結之後,殉葬儀式亦隨之結束,陪葬品變成了「舍卜提」(Shabti)的雕像,他們以為:就好像從前的人畜一樣,舍卜提在來世會為死者從事體力勞動。簡單地說,古埃及人所理解的永生,是今生的投射。根據【舊約聖經】記載,希伯來人曾經有幾百年時間居住在埃及,出奇的是,希伯來人絲毫沒有受到埃及文化影響,完全沒有大費周章地預備迎接死亡。

殷商殉葬、秦皇兵馬俑、漢景帝豬俑

今生投射來生,似乎是跨越文化的普遍現象,跟古埃及一樣,中國商朝奴隸主便以奴隸殉葬,在安陽小屯的殷陵大墓中,發現了殉葬者有數百人之多。有趣的是,古代中國和埃及都走過了類似的文化發展道路,雖然中國漢朝、明朝還零星地有人殉,但在孔子時代,人們已經普遍採用俑人代替活人殉葬,所以孔子曾經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提起俑,幾乎無人不知秦皇兵馬俑,故此筆者毋須花費太多筆墨介紹,秦始皇希望駕崩之後,在地下仍然繼續地上的千秋霸業,於是乎將整隊「軍隊」帶往來生。中國學者陳景元卻認為:兵馬俑真正主人是秦宣太后,而不是秦始皇。但無論兵馬俑屬於秦始皇還是秦宣太后,這顯示了中國古人所想像的永生,無非是今世的延續。

漢景帝陵墓的豬俑沒有兵馬俑那般遐邇馳名,雖然陶製豬俑體積很小,但數量很多,據專家考証,漢景帝生前喜歡吃豬肉,所以埋葬豬俑,期望來世繼續享受美食。這種「來世延續今生」的思想,不僅見於昔日的帝王將相,直至今天這思想在中國民間信仰堶惜斯M十分普遍,例如在很多中國人的葬禮中,死者家屬會燒金銀衣紙、紙紮的汽車、房屋 ……,希望死者靈魂在另一個世界繼續享用人間的東西。

刺客與烈士在永生享受處女

還有,相傳由第八至十四世紀,有一個活躍在黎凡特(Levant)沿海山區的伊斯蘭秘密會社,名叫伊斯瑪儀(Ismailite),伊斯瑪儀經常派出刺客殺死敵對的政治宗教領袖。「刺客」(Assassin)這名詞便是源自阿拉伯語「Hashshashin」。傳說伊斯瑪儀令刺客死心塌地賣命的方法,是以迷幻藥令他們陷入半清醒、半昏迷狀態,然後安排醇酒美人在他們身邊,他們以為若果自己為信仰犧牲,死後便可以無窮地享受處女。

「九一一」事件之前約莫一個月,亦即是二零零一年八月,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播出一段對哈馬斯成員穆罕默德阿布和德(Muhammad Abu Wardeh)的採訪,阿布和德負責招募敢死隊對以色列進行自殺式炸彈攻擊,他說:「如果你成為一名烈士,真主會給你七十個處女、七十個妻子、永遠的幸福。」簡言之,對他們來說,天堂的福樂無非是凡間的延續。

結語

其實,人的想像力會受到自己的眼界所局限,不同文化會把今生所認識的東西投射到來生,這是人之常情,今生享受過駕駛平治汽車、佩戴 LV 手袋的樂趣,自然會希望在永生中有更大馬力的汽車、更加華貴的手袋(不過,筆者絕對不希望將來有七十個太太)。

但厚厚的【舊約聖經】只提過 Sheol 六十五次,而且意義含糊,古希伯來人對死後世界語焉不詳,這正好說明了其信仰並不是人的投射,在沒有啟示的情況下,他們情願絕不胡說。

在【新約聖經】中,雖然天堂的概念十分清晰,但是聖經從來沒有鼓吹永生的東西是今生榮華富貴的翻版,這種超越了許多文化的永生觀點,實在令人耳目一新。或者會有人反駁:【新約聖經】最後一卷書<啟示錄>不是庸俗地提過天上境界是「黃金街、碧玉城」嗎?其實大部分<啟示錄>採取的語言都是象徵,「黃金街、碧玉城」無非是形容天上的燦爛輝煌。在這媯妒怳犍峞梇狴傺>第二十二章一段話作為總結,這段說話充滿詩意的象徵,希望讀者不要按字面理解: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 醫治萬民。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 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 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2009/9/23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