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下凡與道成肉身

余創豪

你能夠猜到筆者在少年時最喜歡那一首詩嗎?是不是杜甫、李白、王維的經典之作呢?不是。答案可能會令你感到意外,當時我最喜愛的詩,是民間傳說【寶蓮燈】堶掉B彥昌對華山聖母的愛慕之辭:「未入高唐夢,先瞻冰雪姿,仙凡如可達,神女莫來遲。」

凡男與仙女結合是神話原型?

【寶蓮燈】已經被無數次被改編成小說、戲劇、電影、電視片集,在這塈琤u是簡述故事情節:每逢春季,華山一帶充滿瘴霧,傳說玉皇大帝的三女兒華山聖母,美麗動人,肌膚若冰雪,每當瘴霧彌漫時,她便手持法力無邊的寶蓮燈漫山遊行,驅散瘴霧,百姓為了歌頌她的功績,於是在山上建立一座名叫「雪映宫」的廟宇。漢朝年間,一位名叫劉彥昌的落泊書生路過雪映宫,他讚嘆三聖母貌若冰雪的美姿,竟然不顧仙境人間的鴻溝,輕薄地希望神女降臨世間,跟自己結合。三聖母被劉彥昌的真情感動,果然來到世間和他結為夫妻,但玉皇大帝反對仙凡通婚,於是派遣二郎神對付三聖母,三聖母不敵二郎神,從此被壓在華山底下。劉彥昌與三聖母的兒子沉香長大成人之後,拿著神斧到華山劈山救母,從此一家團聚。

為什麼那時候筆者會喜歡劉彥昌的詩呢?因為他以凡夫俗子的身分,大膽地「高攀」仙女。但在現實中,少年的我卻十分害羞,往往還未發動追求便打退堂鼓,【寶蓮燈】的神話,成為了自己的心理補償。筆者才疏學淺,以我所知,中國民間傳說的仙凡結合,通常都是凡男與仙女結合,而不是素女與仙男通婚。看來凡男與仙女衝破界限的婚姻,是中國的神話原型之一,而我相信這背後代表了許多男性隱藏在心底的情意結。

巫山雲雨的霧水情緣

劉彥昌詩的頭一句「未入高唐夢」,是一個關於仙凡結合的典故。傳說當年楚懷王出游巫峽,住在一座名叫「高唐」的旅館,入睡後,他夢見神女前來向他示愛,夢醒之後,懷王在巫山南面修建朝雲觀,以紀念神女。「高唐夢」亦即是楚懷王會見神女的美夢。

後來楚懷王的兒子頃襄王與宮廷詩人宋玉遊覽同一地點,頃襄王也發了同樣的美夢,醒來後,頃襄王下令宋玉作【高唐賦】與【神女賦】來敘述這兩段仙凡奇緣。「巫山雲雨」,「神女有心,襄王無夢」這些成語,就是出自這故事。有趣的是,【高唐賦】注說神女是炎帝的第三個女兒,她名叫瑤姬,而華山聖母也是玉皇大帝的三女。不嚴格來說,【柳毅傳書】的女主角龍女也是超凡的女子,湊巧的是,她也是洞庭湖的龍宮三公主。

楚王父子與神女的所謂雲雨情,無非在夢中發生,疑幻疑真,也許在遠古時代,男性還未有膽量真的觸犯天條、超越階級界限。而且,這兩段仙凡奇遇只是霧水情緣,神女沒有繼續與凡人長相厮守,但在後來的仙凡結合神話堶情A仙女卻希望永留在人間,無奈這引出了令人不勝唏噓的悲劇,三聖母被壓在華山底下就是其中一個例子,「牛郎織女」、「董永與七仙女」也是充滿傷感的神話。不少人對「牛郎織女」、「董永與七仙女」這些故事已經滾瓜爛熟,讓我以幾個段落簡單交代吧!

牛郎與董永的悲劇

傳說古時南陽的牛家莊,有一個名叫牛郎的孤兒,他得到神仙金牛星指點迷津,找到了仙女下凡時沐浴的地方,劉彥昌只是題輕薄之詩,牛郎卻作出輕薄之舉,他拿取了其中一名仙女的衣服,那仙女就是織女,但織女不但沒有責怪他,而且以身相許,這種高攀、冒進的成功故事,或者符合了許多男性的幻想。牛郎織女組織家庭之後,便生兒育女,但由於觸犯天規,織女被押回天界,於是乎牛郎上天界尋找織女,王母娘娘竭力制止,以銀簪變成銀河隔開夫婦二人,但好心腸的喜鵲化作「鵲橋」,讓他們每年農曆七月初七可以短暫相聚。

「董永與七仙女」的故事跟「牛郎織女」十分相似,話說窮家子董永在父親死後要賣身葬父,七仙女被董永的孝心感動,於是下凡嫁給他,七仙女亦有織女的本領,她可以一夜之間織出十匹布,提早為董永贖身。然而,天帝不同意這段婚姻,於是派遣天兵天將把七仙女押回天庭。但董永沒有喜鵲為他搭橋鋪路,從此仙凡永別,董永抱憾終身。

劉彥昌、董永、牛郎的遭遇,在開首時一模一樣,但結局卻有點不同,不消說,他們都打動了仙女的芳心,劉彥昌經歷了與三聖母十幾年的闊別,雖然最後仍然可以大團圓,但是沉香無奈地在單親家庭下長大,而三聖母放棄了所有道行,被貶謫為人;牛郎織女更加悽慘,只能維繫「勝卻人間無數」的「金風雨露一相逢」,輕嘆「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而董永呢?他可算是三人中最痛苦一個,今生今世,他要「閱盡天涯離別苦,不道歸來,零落花如許。」

道成肉身令仙凡可達

現在回想起來,少年時羨慕劉彥昌、希冀神仙眷侶,其實是傻氣的想法。若果劉彥昌、董永、牛郎真有其人,也許他們會情願與普通女子結合,無風無浪地度過一生。

中國的「仙女下凡」故事,有點像基督教的「道成肉身」,【聖經】記載: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曾經以血肉之軀出現在人間。雖然「仙女下凡」與「道成肉身」都充滿悲劇性,但兩者痛苦的成因卻完全相反。在「仙女下凡」的神話中,凡人伸開雙手擁抱神女,絕對願意與仙女永遠一起生活,但天帝卻認為這是觸犯天條,要拆散他們。在「道成肉身」堶情A神主動對人表示關懷,搭建出人間通往天國的橋樑,可是,人類卻拒絕耶穌、拒絕上帝。二千年前,劉彥昌不知道「仙凡是否可達」,在中國文化中,仙凡其實不可達,否則會觸犯天規,但在基督教中,仙凡必可達!

2009.3.27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