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者對創造論的

 大包圍

  • 余創豪


筆者在青年時代於澳門東亞大學讀書,當時很多學生(包括自己在內)都喜歡在考試時採取「有殺錯,沒有放過」的戰略,例如批評某某理論,我們將任何可能的問題都寫在試卷上,希望總會有一點是正確而獲得分數,一位教授坦白地對我們說:「我絕不喜歡這種『大包圍』,我只想你抓住一兩個重點討論。你不可以批評一道菜太鹹,但同時又批評豉油不夠。」

其實,大包圍亦出現在進化論和智慧設計的爭論堶情A倘若讀者一直留意這場爭論的話,你會知道一個普遍被進化論者引用來反對優良設計(good design)的觀點,是人類根本無法知道怎麼樣的設計,算得上是優良或者是糟糕的構造。

相信各位對於培里(William Paley, 1743-1805)「海灘上的袋錶」這比喻已經耳熟能詳,在此我只是簡述:倘若你在海灘上拾到一隻袋錶,你會認為必有人設計和製造這袋錶,它絕不可能自然地產生;同樣道理,這複雜的宇宙必有創造者。索伯(Elliot Sober)等進化論者指出這是一個錯誤的譬喻,我們見過其它鐘錶,我們知道怎樣的鐘錶設計是匠心獨運,套用或然率的術語,當我們知道一名瑞士鐘錶匠能夠製造出時間差誤不超過千分之一秒的鐘錶,而眼前的袋錶又幾乎分秒不差,那麼這隻袋錶出自瑞士鐘錶匠的或然率便十分高。可是,若我們對鐘錶設計一無所知,面對一隻袋錶卻一口咬定這是瑞士名錶,其實這推論的正確或然率是極之低。面對這浩瀚宇宙,我們憑什麼說這宇宙是設計優良呢?我們怎可以知道這背後必有創造者呢?

在本年1月,美國華盛頓大學生物、地球科學、太空科學教授彼得華特(Peter Ward)應邀到普林斯頓大學作出了三場演講,題目是【沒有經過設計的宇宙】(The Undesigned Universe),在演講開始時,華特展示了自己一張 X 光片,在上面觀眾可以清楚地見到華特身體內植入了金屬片,華特說:這外科手術十分困難,因為人的身體構造是一個糟糕的設計(bad design),華特的醫生說由他們來設計生命,他必定會重新調配某些器官。華特進而指出:創造論者經常用自然界的奇妙構造來支持其論點,其實宇宙並沒有經過精心設計。

坦白說,筆者對於醫學一無所知,我不知道華特的醫生憑什麼認為人體的構造十分糟糕,外科手術並不是日常生活的活動,假設我是創造者,我會盡量令人類身體有效地過日常生活,而不會調配器官來遷就外科手術。有趣的是,索伯反駁創造秩序的論據,完全可以適用於華特:既然我們無法分辨出什麼是好或者壞的設計、甚至怎樣的結構才算是設計,那麼「糟糕設計」這論証又從何說起呢?

英國科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其近作【上帝的幻覺】(God delusion)指出:一九六七年英國天文學家發現脈衝星(pulsar)的時候,它被命名為「綠色小矮人」(Little Green Man),綠色小矮人是流行科幻小說電影中外星人的形象,由於脈衝星散發出的脈衝波很有規律,科學家一度以為這是外星文明發出的訊號,後來經過長期觀測及研究,才發現脈衝波是來自具有強磁場且快速自轉的中子星。道金斯以這個故事來說明:我們很容易混淆什麼東西是精心設計的產品,什麼是自然現象。

可是,細心一想,以上的反駁豈不是大包圍嗎?

「創造論者不可以從宇宙秩序而推論出創造者存在,因為我們無法分辨出什麼是優良或者糟糕的構造、什麼是經過設計的產品或者是自然現象。」

「創造論者不可以從宇宙秩序而推論出造物主存在,因為這個宇宙有很多糟糕的設計,例如人體構造不利於外科手術。」

「基督徒不可以從宇宙秩序而推論出上帝存在,因為我們能夠探測到一些表面上好像是充滿規律的東西,其實是沒有經過設計的自然現象,例如脈衝星。」

我樂意跟進化論者對話,不過,我會採取那位澳門東亞大學教授的立場:大包圍會令到任何討論難以獲得成果。

2006.4.16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