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創造與進化看宗教與科學之「衝突」

余創豪 asumain@yahoo.com.hk

 

【米高巴希對進化論之挑戰】一文中,我介紹過生物化學家米高巴希反對進化論的觀點。在這塈皕Q再補充十分重要的一點:雖然米高巴希是天主教徒,他強調自己是以一個科學家的身份分析這個題目,他的結論不是基於聖經,而是基於生化學。換句話說,這不是基督徒與科學家的矛盾,而是科學家之間的的爭論。有趣的是,很多反對巴希學說的學者並非科學家,而是哲學家,有些還是有神論者。也可以說,創造與進化已經演變成關於世界觀、方法論等哲學之辯論。

以《審判達爾文》(Darwin on Trial)一書馳名的法學教授詹菲力(Phillip Johnson)於一九九六年在普林斯頓大學演講時指出:假若將進化論理解為物種長期演變,進化論與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沒有衝突,達爾文在生時,很多英國教會人士都接受進化論,達爾文死後還葬在基督教西敏斯特(Westminister)墳場。可是,由進化論引伸而成的哲學,例如唯物世界觀,生命只是隨機、意外、沒有目的,道德沒有終極基礎……等等,才與基督教信仰對立。

一位名叫烏蘇里(David Ussery)的丹麥科學家,舉出了很多論証反駁巴希,例如他指出每一千個男性當中就有一人多出一個X染色體,每一千個男性當中,也有一人多出一個Y染色體,而每一千個女性之中,則有一人少了一個X染色體,所以由遺傳基因突變而出現新物種是大有可能。烏蘇里是無神論者嗎?非也!烏蘇里只是認為「進化」可以是一種創造生命的方法,他說:「我個人驚嘆創造的奇異,再者,我不認為明白生命如何被創造會阻止我相信神和相信生命有意義……問題是,上帝是否必須在創造方法上受限制?他是否只能選擇科學還未能解釋的方法?有沒有可能上帝運用自然過程創造生命?」

我並不是自然科學家,當然不敢作出非專業性的判斷。我想強調以下所說只是假設性的命題:縱使部分進化論是真確,這並不能否決創造論,更遑論宗教與科學互相排斥。進化與創造之爭,往往是達爾文主義的哲學性解釋,與基督教教義之詮釋的鬥爭。非基督徒也許會說:若果進化論是錯誤,這有利於創造論;假使進化論是正確,則仍然無損於創造論。這種遊戲規則就好像是擲硬幣時向對方說「公我贏,字你輸」。

然而,回顧科學歷史與教會歷史,的而且確,許多科學與宗教之衝突並非源於兩者在本質上有矛盾,而是雙方在詮釋上發生誤解與爭執。伽利略案是著名的例子,伽利略提倡學術「地球繞日說」,而天主教會則認同「太陽環繞地球說」,可是,後者並非源自聖經,而是基於天主教會繼承的希臘哲學。

又如現在我們傳福音時都常以「宇宙無限」來描述創造者的偉大無限,而目前的科學証據,都傾向於宇宙無限,例如WMAP衛星測量到微波背景之波動(fluctuations of microwave background),顯示出宇宙深得無底。可是,曾幾何時,「宇宙無限」卻被看為異端邪說!在一六零零年學者布魯諾 (Giordano Bruno)因為主張「宇宙無限」而被天主教判為異端,並且活生生地燒死,當時天主教認為由於神的恩寵,人在宇宙中有崇高地位,所以人類居住的地球,一定是宇宙中心,天主教接納一個封閉有限的宇宙觀,以為只有少數的天體圍繞著地球旋轉,在最遠那層天體以外,就什麼也沒有,提倡宇宙無限,等於說宇宙沒有中心,人便好像失去了其特殊地位。其實,人受到特殊恩寵,跟宇宙無限沒有必然關係。

現在「宇宙無限」是一個流行觀念,然而,有可能宇宙並非無限,愛因斯坦曾經提出空間「有限而無界」(finite but without boundary),而英國天文物理學家霍金斯(Stephens Hawkins)則認為時間亦是有限無界,簡單地說,時空是折曲的,打個比方說,地球也是另一種有限無界,因為地球是圓的,所以沒有邊界、盡頭,我一直向前走,終歸會回到原處,同樣道理,根據愛恩斯坦的理論,如果一艘太空船向宇宙深處直線邁進,終有一天會返回原地。假若有一日,科學家發現原來宇宙真的並非無限,那是否反證了「上帝偉大無限」這命題呢?甚至是否證明宗教信仰不合科學呢?事實上,「上帝偉大無限」,不一定與「宇宙無限」掛鉤。

印度教與佛教都認為宇宙是一個大循環、大輪迴,無始無終,然而,現代物理學的「大爆炸論」(Big bang theory)則主張宇宙產生於億萬年前的一次大爆炸,巴希認為大爆炸論跟基督信仰十分吻合,因為基督徒相信宇宙有一個起點。另一方面,保守的基督教領袖(例如 Ken Ham)卻反對大爆炸論,堅持神在六天內創造世界。而相信唯物論的科學家,將大爆炸看為宇宙是「自然」產生的証據。那麼,到底大爆炸論是支持還是反對創造論呢?其實,當中牽涉的爭論,是在乎人們怎樣去詮釋「大爆炸論」與《聖經.創世紀》。

在一九九七年巴希亦曾在普林斯頓大學發表演說,巴希說得好:「科學不能証明什麼,科學只能提出証據傾向那一種可能性,下星期可能大爆炸論會被推翻,我的無可約減複雜性理論也會被推翻。」我佩服他沒有將自己的理論看為絕對,更不會將其學說與聖經扯上必然關係。若我們能夠清晰地分辨理論之本質與限制,我相信我們可以消弭很多關於宗教與科學的誤解。

2002.3.2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