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者的權威和誠信問題

余創豪

這是一篇我極不願意撰寫的文章,有幾次準備動筆之前我卻擱置下來,但最後我仍決定探討這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於發言者的權威和誠信,第二是讀者是否有權利查詢發言者的背景。我想強調,在這篇文章我並不是要提出任何斬釘截鐵的指控,我祇是想表達自己的疑團。

【時代論壇】第八八○期刊登了鍾志明博士的〈對梁日華牧師釋經法的肯定〉一文之後,引起了讀者廣泛的回響,包括筆者在內。我在一段題目為〈Psychological research〉的回應中提出:「我搜索過【心理學資訊】(Psych Info),這資料庫包含了自一八八七年以來的學術期刊文章、篇章、書籍、博士論文,可是我無法找到鍾志明博士的任何著作,我並不是要作出『人身攻擊』,或者要破壞他學歷的可信性,作為一名心理學者,我祇是希望閱讀更多鍾志明博士的研究,從而了解他整全的觀點……如果我在搜尋中遺漏了什麼東西,請指教。」不過,我從未得到回覆。這情況實在耐人尋味,因為即使鍾志明博士在畢業後沒有著書立說,但至少應該有一篇博士論文在檔案中。

其後,不少讀者質疑鍾志明博士的學歷,「註冊自然療法醫學會」的網頁,列出副會長鍾志明是美國基頓大學心理學博士,基頓大學可能是Clayton UniversityClayton School of Natural HealthClayton College and State UniversityCreighton University,前二者是不受正統教育機構認可的遙距課程學院,後兩者受到承認,但除了Clayton University之外,其餘三所學院都沒有開辦心理學博士課程。除了讀者在【時代論壇】表示質疑之外,我的朋友亦多次去函錫安教會,查詢鍾志明博士的背景,但至今仍未得到回應。

之後,虞瑋倩分別在兩段評論中指出,這種「專門揭露人陰私」,「走去起人底、希望 discredit 所有錫安教會出來發言既人」,是卑鄙手段,「所謂正教中人﹐手段形同邪徒。」平心而論,有些讀者質疑鍾志明博士的語調,未免過於冷嘲熱諷,但撇開說話的態度,我認為讀者是有權利質詢論者的權威與誠信。

在美國申請專業工作,都要通過「背景查考」(background check),亦即是香港俗語的「起人底」,這種做法是為了防止人們言過其實,有時我在學術會議上演講,觀眾也會舉手查詢我的學術背景;我投稿予學術期刊,亦需要介紹自己的教育和工作資料,雖然我並非自長春藤大學畢業,但如實報道亦無妨。可是,鍾志明博士和錫安教會卻迴避查詢,這種違反學術常規的做法,就難免惹起疑雲陣陣。

事實上,不受認可的學院未必一定是品質不良,例如從前香港政府只承認中文大學、科技大學、香港大學,而沒有認可嶺南學院、浸會學院、樹仁學院、珠海學院,但那些學院的畢業生也有很多一等人才,因為學生仍然需要通過嚴格的訓練和考核,問題之關鍵是:絕大部分不受承認的美國大學,對學生的要求極低,例如Clayton University容許學生將工作經驗轉變為學分,Clayton在其網站中指出:很多學生入學時已經不需要上課,只需寄上論文就可以畢業。

〈對梁日華牧師釋經法的肯定〉是一場關於神學的討論,有沒有心理學、商業管理學博士學位、在那一所研究院畢業,本來是無關痛癢,但既然鍾志明博士在文章中列出兩個博士銜頭,明顯地是要樹立其學術權威,從而增加文章內容的可信性。如是者,讀者就有權利了解這個權威的誠信度。

鍾志明博士是美國另類醫學審委會認證另類醫學醫生、美國無藥物醫生協會審委會認證整全保健醫生,在「註冊自然療法醫學會」中,他是以心理學學位和這些醫生資格推廣醫療保健,而不是單單以此討論釋經學問題,這是值得關注的地方。我的專業是教育心理和心理測量(psychometrics),套用一個英文專業名詞來說,這是一個high stake qualification的問題,有些「專業資格」對社會構成重大影響,而心理測量的使命之一,就是採用測量學、統計學方法,衡量某些專業考試、專業資格,是否能夠作出公平考核,從而令取得執照者具有充分的技能、權威。

在美國有無數自然療法、營養學、另類醫療等協會、審委會,亦有無數自稱Board Certify的非傳統醫生,但他們都不受政府教育機構和主流教育評審委組織的承認。Stephen Barrett醫生作出詳細研究,列出了不受承認或者極為可疑的醫學組織,例如American Association of Drugless Practitioners(AADP)American Alternative Medical Association (AAMA)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lternative Health Practitioners(AAAHP),以AADP為例,申請會員資格只需付交一次過費用,之後再沒有重新考核,這與很多high stake exams大相逕庭,筆者曾經考取三個專業執照,但有效期只是三至四年,因為現代知識瞬息萬變,所以持牌人有必要不時更新。Barrett醫生的透明度很高,關於Barrett醫生的學術背景和著作,讀者可以查考http://www.firstagency.com/10Bio/biovitae.html Council for High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有一個詳盡的資料庫,涵蓋了受到承認的醫療教育組織,其網站是http://www.chea.orgAADPAAMAAAAHP等組織不在其中。

在【時代論壇】八八三期刊登了楊慶球教授的〈從教義和教制看異端(下)〉一文之後,路加作出回應,他說自己主攻營養學、自然療法與另類療法醫學,亦是美國註冊執業保健醫師(Board Certify American Drugless Practitioner),又正在修讀及考取一個註冊自然療法醫生的執照,在醫學的資歷上算是內行人仕。路加以其專業資歷,批評楊慶球教授對雙氧水療法的認識不足。我希望路加能夠提供多一點關於其自然療法與另類療法學會的執業資料,我想強調:自己並非先下了判斷,以為他的Board Certify就一定是出自AADPAAMAAAAHP。但是,正如上面提過,現在有無數評審委員會、教育協會、醫學組織,因此,我很想知道另類療法的權威如何確立。若鍾志明博士、路加醫生、錫安教會羅列出引用為權威的教育機構、醫療組織,我應允將會以公正的態度檢視其權威性和可信性。

事實上,傳統醫療制度、學院制度並不是一個完全排他的封閉系統,很多另類用法、新角度都受過傳統醫學研究人員以嚴謹的科學方法驗証,例如一度CQ10被視為具有調整心臟機能的功用,但研究人員發現CQ10只對老鼠產生效用,未有証據顯示CQ10對人類有幫助。在實驗研究和統計學堶情A有所謂「第一種錯誤」(Type I error)及「第二種錯誤」(Type II error),第一種錯誤是「治療方法無效、不安全,卻被誤以為有效、安全」;第二種錯誤是「治療方法有效、安全,卻被誤以為無效、不安全」,統計學家LudbrookDudley都主張醫學研究應該注意減少第一種錯誤,用俗語來說,就是「情願放過,不要殺錯。」這是因為第一種錯誤的後果可能十分嚴重,例如在歐洲起初鎮靜劑Thalidmide被誤認為是有效和安全的藥物,後來卻發現這會傷害胎兒。無怪乎統計學的「強性研究」(Robustness study),都是關注怎樣在違反「參量假設」(parametric assumptions)下控制第一種錯誤。

可是,另類療法、自然療法卻傾向於減少第二種錯誤,換句話說,就是「情願殺錯,也不放過。」其理由是:自然療法採用的東西是自然物質、而不是化學品,縱使無益,亦不會有害,即是療法未有肯定結論,仍要給予病人希望。統計學家、傳統醫療研究人員都認為這是錯誤的邏輯,其實,無數有毒物質都是來自大自然。拒絕接受雙氧水療法,並不是出於封閉、排它,而是基於慎重的統計學方法。我不知道有什麼討論另類療法的統計學文章,能夠有說服力地將減少第一種錯誤與第二種錯誤的重點倒轉過來。倘若鍾志明博士、路加醫生、錫安教會能夠提供這類資料,我願意細心閱讀。

有人提出對另類療法保持尊重態度,回顧歷史,類似非主流醫學的認可資格問題,也曾發生在心理學圈子中。在普及文化中最流行的心理學者,是教導人怎樣改善兩性關係的專家,著名者如約翰.基里(John Gray)和巴巴拉.狄.安吉麗斯(Barbara De Angelis),他們的著作均有中文譯本,前者的代表作有【男性由火星來,女性由水星來】(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後者的代表作有【活在當下】(Real moments)。基里和安吉麗斯的博士學位都由Columbia Pacific University頒發,那研究院不受美國一般大學和學術團體承認。亞歷桑拿大學心理學教授米高.巴拿(Michael Palmer)在一次書評會上不客氣地批評基里:「我不能接受一些郵購博士的說話。」

不過,大致上來說,流行心理學與學院派心理學一直相安無事,一來,基里和安吉麗斯等作者從來不敢挑戰學院派心理學的研究,或者宣稱其輔導方法比起傳統心理治療更加有效,或者指責耶魯、哈佛、史丹福是壓迫流行心理學的霸權;二來,基里和安吉麗斯等人坦然地公開自己的學歷出處,即使人家懷疑他們的權威,卻不會批評他們的誠實。不消說,現在錫安教會事件的情況大不相同,首先,以我自己所見所聞,另類療法被渲染成勝過主流醫學;其次,一些看來是具有專業權威的人仕,卻對自己的背景語焉不詳。發表言論、要求人家尊重自己發言權是一回事,但根據某博士、某醫學協會而作出宣告,並且要求二千多人跟隨,這又是另一回事。面對high stake qualification的問題時,作為一位教育心理學和心理測量學的工作者,我認為自己有權利追問論者的權威和誠信。

這做法並不是只針對錫安教會,自稱有兩個博士學位的葉陳淑淑女士,曾經在正統教會中述說見証,但也被自己人質疑學歷,難道追查葉太學歷的基督徒也是手段卑鄙、揭人私隱嗎?我再強調:我無意在這塈@出任何指控,可是,如今疑團有如烏雲蓋頂,但在不同人追問之下,所得的只是「沉默是金」,故此不得不再次要求澄清。傳統教會對錫安教會的指控可能有武斷的地方,若錫安教會認為那是誣衊、誤解,便需要清楚交代如何確立其言論的權威性和可信性。

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我沒有討論釋經學的問題,卻將注意力放在權威、誠信、背景方面。鍾志明博士的文章只舉出Dr. Grant R. Osborne的釋經法,卻沒有詳細探索梁日華牧師的進路怎樣符合Dr. Grant R. Osborne,要討論下去實在有點困難。

我並不認識蘇睿智牧師、楊慶球教授、梁日華牧師,但閱讀蘇牧師和楊教授的著作、聽他們的講話,我從來沒有任何困惑、懷疑的地方,有時即使是讀了、聽了一段,也從未因「斷章取義」而構成重大誤會。可是,梁日華牧師的言論卻令我大惑不解,他曾經表示有些人離開錫安教會之後失去救恩,他好像暗示跟離開教會的配偶離婚,也勝過失掉救恩;在評論謝醫生因非典型肺炎而殉職,梁牧師指出參加一所錯誤的教會也會受到神的懲罰,雖然那教會的領導人沒有死去,但是神將會有更加嚴厲的刑罰……。我不知道怎樣採用Dr. Grant R. Osborne的釋經學詮釋這些說話。

最後,我想交代自己的背景,自己年少時也曾參加過「另類教會」,故此很明白「另類言論」的魅力和被此吸引的心理過程。因著自身經歷,所以我對「另類言論」的觸覺有點敏銳和抱著懷疑精神。關於我的教育背景,讀者可以參考http://www.creative-wisdom.com/education/education.html,關於我的著作,請參考http://www.creative-wisdom.com/pub/pub.html。本文引述的論據均有出處,如有興趣之讀者請來電郵索取。

August 2, 2004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