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有金剛不壞之身嗎?

余創豪

兩蔣陵寢弄得滿城風雨

自從陳水扁政府在去年底決定關閉兩蔣陵寢之後,兩蔣遺體將會如何處置這問題,弄得滿城風雨。本來當局打算把兩蔣移靈到五指山軍人公墓,後來因為政治問題而作罷。蔣介石與蔣經國從未「入土為安」,蔣介石生前的意願是希望有天可以歸葬中國大陸,故此兩者之遺體分別厝於慈湖、頭寮陵寢。

一九七五年蔣介石息勞歸主時,當局採用防腐方法保存屍體,要徹底地做好防腐,便需要將內臟全部挖出來,但當時人們認為這樣對死者十分不敬,結果只是做了表面的防腐工作,專家坦然說:這種方法只能保住屍體三個月。一九八八年蔣經國撒手塵寰,十三年之後,防腐技術已經進步很多,蔣經國遺體可以長久保存。

其實,要將遺體保存多久、要安葬在什麼地方,又有什麼打緊呢?筆者這樣說,絕對沒有半點對兩蔣不敬的意思。許多歷史人物都只是剩下衣冠塚,但人們卻不會因為沒有完整的遺體而減少對逝者的憑弔之情。有些歷史人物甚至乎連衣冠塚也沒有,例如屈原投江自盡,屍骨無存,但太史公司馬遷來到長沙屈原沉淵之處,卻情感濃烈地表示:「未嘗不垂涕,想見其為人」。

高僧松柏不凋、金剛不壞

兩蔣陵寢的爭端發生在去年底,湊巧的是,同一時間,內子和我在中國大陸九華山瞻仰了一位高僧的不朽遺容。九華山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唐朝初年,新羅國(現在的朝鮮)王室子弟金喬覺來到九華山修煉佛法,九十九歲時圓寂,奇怪的是他的肉身沒有腐爛。

明代高僧無瑕法師亦來到九華山修道,一百一十歲時圓寂,眾僧徒將其肉身放置缸中,三年後開缸,肉身依然完好。這情況出現了十幾次,後來人們將金箔貼在這些肉身不壞的高僧身上。導遊說:「這就是金剛不壞之身。」台灣當局採用先進科技也只能保存蔣介石遺體三個月,但得道高僧卻能夠松柏不凋、金剛不壞。我們有機會參觀其中一座金剛不壞之身,但卻發現到這並不是人們傳說中那般栩栩如生,坦白說,若不是導遊交代了背景,我們以為只是一尊普通佛像。

除了九華山,中國山西省綿山亦有類似的奇特現象,由唐代至明代,在那堨蝳酗Q多位得道僧人圓寂後肉體沒有腐爛,不過,與九華山不同的是,綿山寺院的僧徒不是在遺體上鋪上金箔,而是鋪上泥。這些塑像稱為「包骨真身」,分別散佈在綿山的雲峰寺、正果寺、朱砂洞。當然,泥的保護作用比不上金箔,經過歲月侵蝕之後,有些泥土剝落,露出了一部分屍體。在抗戰期間,不知道箇中奧妙的日軍曾經破壞一些包骨真身,當一部分人體暴露出來時,便嚇得日軍魂不附體。

客旅去留何所縈?

但無論是保護嚴密的金剛不壞身,還是容易受到破壞的包骨真身,包在堶悸熊L非是一個乾枯的軀殼,再說得難聽一點,就是一個臭皮囊。由金剛不壞之身,我聯想起【金剛經】的說話:「所有一切眾生之類,我(佛陀)皆令入無餘湼槃而滅度之。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我對佛學一竅不通,只能夠望文生義、道聽途說,以我所知,無餘湼槃是修佛者的最高境界,所謂「無餘」,就是什麼也沒有剩餘下來,超脫一切煩惱。既然如此,那又何必留下一個其實已經朽壞的金剛身呢?這只是一個好奇者的問題,而不是什麼批評。

唐代詩人元稹篤信佛教,他曾經寫下這些詩句:「況我早師佛,屋宅此身形,捨彼復就此,去留何所縈?」意思就是:這個軀殼是暫時的屋宅,丟下這個臭皮囊亦不會眷戀牽縈。陳寡言亦有類似詩句:「我本無形暫有形,偶來人世逐營營,輪迴債負今還畢,搔首悠然歸上清。」這和聖經描述人生於世是「客旅」、是「寄居」,有異曲同工之妙。

外體毀壞、內心更新

雖然聖經認為人的肉身無非是世上過客,但是一部分猶太教徒卻反對火葬,因為他們相信在末日神會令教徒的肉身復活。由公元一世紀到二十世紀初,天主教會亦有一百零二位修道士死後肉身不壞,例如法國修女聖貝娜戴特(Bernadette),在天主教傳統中流傳著不少聖人遺骸、遣物。不過,基督教傳統卻沒有強調肉身在今生或者來世的價值,筆者最喜歡的聖經章節之一,是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的幾句話:「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與其追求金剛不壞「身」,何不尋覓金剛不壞「心」

初讀以上這段聖經時,筆者還是少年人,當然不會深刻地體會保羅說什麼。但現在已過了不惑之年,開始感受到「外體毀壞」是什麼意思。無論自己做多少運動,無論攝取多少營養補品,最終之勝利者將會是自然律。或者,先進的防腐技術可以暫時克服了自然律,而超自然的金剛不壞身、包骨真身,都會令人嘖嘖稱奇,不過,在讚嘆之餘,不言不語、不哭不笑的遺體,卻更令人對生命的短暫唏噓不已,甚至乎更令人聯想到物質世界對生命的綑鎖。

小弟不才,所謂作文只不過左抄右襲,最後,我想以一個關於莊子的故事作為總結:莊子在前往楚國途中迷路,他在荒野看見一具骷髏骨頭,便俏皮地敲打骨頭,問他是怎樣死去的,骷髏骨當然沒有回答。夜幕低垂,莊子把骷髏頭當作枕頭,呼呼大睡,在夢中他看見骷髏的主人,那人對他說︰「你問的那些傷心往事,只有活人才會掛在心頭。死後什麼都過去了,沒有一個死人會有興趣回答那些問題。」莊子說︰「我可以請求鬼門關的司命批准你回復人形,重新生長骨肉肌膚,讓你返回故鄉,重新和親朋團聚,你願意嗎?」 骷髏主人眉頭深鎖地回答:「你要我再受罪嗎?」

2008.2.9


Navigation

Essay Menu

Poem Menu

Short Story Menu

On Cultures and Nations

On Study and Education

On Relationship and Psy

On Writing

On Art

Other Essays

Special Topics

Main menu

Other Authors

Simplified Navigation

Table of Contents

Search Engine

Credit/Copyright ©

Contact Dr. Yu